看齐中文网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九十四章 羽燃入魔,服用魔药

第四百九十四章 羽燃入魔,服用魔药

<><>最駃
  
      羽燃说完话,举刀就像铁君义劈砍而去。刀未至,寒气逼人。铁君义横刀阻挡,战天之上,一丝黄芒闪现......
  
      羽燃誓要杀死铁君义,刀刀攻向铁君义的要害,只要铁君义一个疏忽,那么他的结果就是死,只是铁君义是谁,经历了无数战斗的战斗狂人,敌越强,他的斗志更甚。
  
      “这就是最后的保命手段?那不好意思可以结束了,没时间和你玩!”铁君义战天之上,一丝淡金黄的火苗燃起,虚天炎苗出,天火战技。
  
      “虚天之刀斩!”
  
      铁君义心中一阵冷喝,最先开始是炙热从铁君义的战天之上传递出来,其后是一股狂野的气势之浪波动散开,超越战魂,堪比战宗三重。
  
      “来了,来了!”在场的记得最清楚的摸过与褚悠然和拓跋衍,万林之谷,铁君义不止一次使用这样的战技,凶残狠辣。
  
      “胜负已分,终于拿出他的战力来了!”拓跋衍咋了咋嘴,对于铁君义这招强悍的战技,他拓跋衍也是心有余悸,强悍的一塌糊涂的存在。
  
      “你们什么意思?难道这才是铁君义真正的战力?”褚天成有些不服,他想这应该是铁君义的最为强悍的战技了。
  
      “想多了吧,这只是他一招很厉害的战技而已,他真正的战力在这里的人恐怕没有人知道,而且我想绝对不简单!”拓跋衍撇了撇嘴说道,他能感觉出铁君义绝对很强,但是他也不弱,铁君义战力未出,但是他亦是如此。
  
      褚悠然点了点头,铁君义在万林之谷的时候,和战宗战斗都是那么的轻松,
  
      “哎......”褚天成很是无奈,想起自己以前的狂傲,那是多么的可笑,随即看向拓拔衍:“那你和他谁更强一点?”
  
      “这个还真不知道,如果我俩实力相等的话,他应该要强上一些,现在吗?不好说,不好说!”拓跋衍很严肃的说道,说实话,他真的想和铁君义真正的战上一场,全力战上一场,但是铁君义是他的朋友,有些东西用在他的身上不合适。
  
      褚悠然没有说话,因为她觉得铁君义比拓跋衍要强上几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这样的信心,一方面可能是心里作用,另外一方面则是铁君义的淡然,面对一切事情的那份淡然,从遇到他都没有变过。
  
      ......
  
      “这是....这是....”呈熵有些结巴的说道,神色十分的激动。
  
      “嗯?呈老头,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佣兵团团长看着呈熵激动的样子,忍不住的问道。
  
      呈熵没有回答他的话,把头转向炼器阁阁主:“老暨,这是不是那种东西?”老暨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是。”呈熵道:“我就说吗?怪不得,怪不得!”暨申,旭阳城炼器阁阁主,拥有战皇五重的实力。
  
      “喂,你们在说什么?”佣兵团团长有些火冒的问道,这两个老不死的打什么哑谜。
  
      “老禺,没有想到神话竟然拥有天火这种传说中的东西!”呈熵羡慕的说道。禺利,旭阳城佣兵团团长,实力战皇六重巅峰!
  
      “哦,原来是这中东西,怪不得你们两个老不死的这样!”禺利脸上也是露出惊容,这样的东西都被他掌握了,他到底要逆天到什么程度。
  
      ......
  
      “不是只有你后招,我也有:血魔人间!”羽燃眼里闪现几丝黑线,元力从丹田中出来覆盖在魔刀之上,变成了灰黑色的了,幽冷的煞气抵抗着铁君义浩然正气。
  
      “杀!”
  
      “来吧!”
  
      一柄黝黑的巨芒,条条如蜈蚣一般的血色之纹在上面蜿蜒爬动,看得人一阵酥骨,面无血色...
  
      “砰!”
  
      金黄之刀和黑血刀芒相撞,强烈的劲气击撞开来,撞打在禁制之罩上,这擂台上的禁制之罩刚刚才被修好,但是此时直接被击碎了。
  
      “咻!”“咻!”
  
      两道身影落下,佣兵团团长禺利和丹药会会长呈熵出手,在外围设立了一个较大的禁制之罩,不让那些散碎的能量散溢出去。
  
      金黄和暗血两道光芒相互吞噬,相互击撞,但是最后还是金黄之刀相对于强悍一点,直接轰碎了黑血之刀,装入了羽燃的神体之中。
  
      “啊......”
  
      凄惨的叫声从羽燃的嘴中吼出来,那蚀骨的炙热,凶狠的刀劲在摧残着他,仿佛要把他的肉从骨头上剃下来一样,疼,真的很疼;痛,非常之痛。
  
      此时的武台已经被强烈的劲气夷为平地。
  
      ......
  
      “好强!”在武台周围的人现在心有余悸,如果不是两个强者相救,他们现在恐怕不死也是重伤,甚至更重,那凶狠的劲气直扑他们而去,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神话之战力果然无双!”
  
      “我以后再也不坐在如此距离看比赛了,我感觉像是死了一回。”
  
      “我也是!”
  
      ......
  
      “赢了!”褚悠然露出淡淡的笑意,但是心中难免有几分苦涩,他要离开了。
  
      “这家伙有些邪恶,怎么感觉有些熟悉啊?”拓跋衍看着那飘散的黑气,皱着眉头说道。
  
      “果然够强!”褚奇露出开心的笑容,他们再可以统治旭阳城十年,这之间的东西那可是非常多的。
  
      ......
  
      “噗嗤!”羽燃很是狼狈的站了起来,脸上一片苍白,他败了,很惨!
  
      我不甘心,这仗我一定要赢,铁君义,别怪我,要怪只怪你自己命不好,本来不想再你的身上浪费,但是现在也别无他法。
  
      此时所有人的以为铁君义赢,战斗结束,就连呈熵都打算宣布,可是羽燃的动作让他停了下来。
  
      一团黑黝黝的能量团从羽燃的戒指中探出,一股至邪至恶,而且更强的气息散发。铁君义心底的那种厌恶更甚,战天开始传给他嘶鸣,它想要那个东西。
  
      “这是魔,难道这羽燃和魔有染?”禺利露出刺骨的杀意,身体中的气势欲要迸发而出。
  
      “不错,这一定是魔的味道,而且是那么纯正的魔源,该死!”呈熵十分的愤怒,竟然和魔族有染,该杀!
  
      “我们怎么办?”暨申亦是露出凶残的神芒,魔族给人类带来的伤害他们是永远忘不了的,只要遇见魔族,无论是谁,杀!
  
      呈熵道:“等等看,但是绝对不能让这人走出这会场!”
  
      禺利伸出鲜红的舌头:“他跑不掉!”现在羽燃也成为了他的猎物。
  
      “魔?为什么燃儿会染上这类东西?”羽钰十分的焦急,这要出现这样的事情,天羽宗难辞其咎,名声大滑,而且严重的话,判和魔族勾结,那将是一场灾难。
  
      ......
  
      “那是什么东西?好邪恶,比刚才的那把刀还邪恶!”
  
      “这羽燃到底从哪里得到如此邪恶的东西?难道是那些畜生....”
  
      议论之声一声盖过一声,其中不乏知道韵味的人,眼神凶狠的看着羽燃,看样子他是无法逃脱今天之局。
  
      “原来真的是它们,有些意思,羽燃谁也救不了你!”拓跋衍终于知道刚才的疑惑是什么,原来这股气息和魔族的那样相仿,原来它就是魔气吗?在他的眼中羽燃已经是一个死人。
  
      “成儿,去把卫队招进来,不要放走羽燃,全力抓住他!”褚奇对魔族的痛恨不比任何人少。
  
      “父亲,可以吗?”褚天成和褚悠然很单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嗯,就算褚家完了都不怕!”褚奇非常坚定的说道。
  
      “好的,父亲!”看着自己老爹如此的坚决,褚天成不问是由,只要执行就可以。
  
      羽燃张开嘴,把正团魔源吞了下去......
  
  【>㈢㈢】`小《`说`网м.彡\彡\x\s.c/ó—M手机端《阅读ろろ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