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仙君,你家小狐狸掉了! > 一百六十七章 我喜欢不男不女的

一百六十七章 我喜欢不男不女的


  段琴追问宋灼:“可还有别的心愿?”
  宋灼笑道:“仔细一想,倒真的还有一个。”
  于是他们又站到万绿坊门口。
  万绿坊,顾名思义,是另一种“怡红院”,只是里面拉客的不是女子而是男子。
  段琴啧啧舌,想不到啊想不到,平日看得洁身自好的宋奸人居然有如此开放猥琐的一面。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哪。
  段琴打趣:“你当真要进去?”
  因邵遐举养luan童的事,皇上大怒,百官人人自危,自是不愿惹祸上身,因而,万绿坊生意一落千丈。
  宋灼十分淡定,身姿挺拔抬腿就走:“死前哪管死后名,快哉人生是正经。”
  好在万绿坊有个规定,客人需得佩戴面具。毕竟,出入的人非富即贵,被人认出来了可就麻烦了。
  宋灼叫了几个少年作陪,坐在段琴身边的少年是万绿坊的头牌。
  少年的脸上抹了很多胭脂,像个猴子屁股,凑近了,味道格外冲,少年话很多:“爷你猜猜奴叫什么?提示一句,奴的名字是从‘玉树临风’中化出来的。”
  段琴呛都快被呛死了,微微偏过身:“玉树?树临?临风?”
  少年娇羞的锤了锤段琴胸口:“爷你真坏,奴叫玉风啦!”
  段琴干巴巴的笑了笑:“好名字!”
  段琴实在应付不来玉风,大男子,娘们兮兮的,实在有违伦常。
  当即求助的眼神看向宋灼,宋灼颇为善解人意:“玉风,你去唤人上些好吃的来。”
  玉风依依不舍的看了段琴一眼,下去了。
  段琴忙深吸了几口气:“小爷我快憋死了。”
  “怎么?”宋灼像是闻不到胭脂味似的:“不喜欢玉风?他可是这里的头牌。”
  段琴道:“也不是不喜欢,就是味道忒冲了点,我鼻子受不住。”
  宋灼听言不说话了,自酌了一杯后问:“要不,我赎了他,送给你。”
  段琴问:“你为何拼命的往我身边塞人?”
  宋灼语气漫不经心:“因为我快死了,想要找个人陪在你身边。”
  段琴闻言,鼻子忽然一酸,宋奸人真的很好...
  紧接着那人又道:“你觉得我会说那样的话吗?当然不可能。我只是很好奇,身为狐狸的你到底喜男喜女。”
  ....个屁。
  段琴被玩弄了,心里极度不痛快:“我喜欢不男不女的。”
  宋灼:“听闻皇上宠妃诗贵妃身边的刘公公相貌绝佳,我定尽力将他弄出来送给你。”
  他很固执,执意要做的就会有前所未有的坚持。
  不达成誓不罢休。
  段琴皱眉:“你能安安心心什么也别操心的去死吗?”
  宋灼不怒反笑:“不能。”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万绿坊,一路无言。
  回到宋府,段琴心里膈应的紧:“说说,还有什么心愿?要没有的话,就取内丹了。”
  月挂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陪我举杯邀明月吧。”宋灼眼神平静而深沉。
  段琴扯扯嘴,又开始说从别的妖怪那里听来的八卦:“我同你说,广寒宫可凄凉了,上面只住着嫦娥仙子和伐桂的吴刚。就是九重天有了喜事,这二人都不在邀请之列。”
  宋灼:“这么说来,更要举杯邀明月了。”
  二人来到亭中,月色迷离。
  宋灼给段琴斟了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
  夜晚很静,适合吐露心事。
  段琴问:“宋灼,你当真舍得去死?你是不是打算想把我灌醉,好携丹潜逃?”
  宋灼言简意赅:“不会。”
  段琴又问:“难道除了宋释,这世间就真的没有什么值得你有一丢丢,一丝丝,一缕缕留恋的吗?”
  宋灼看过来:“如果我说有,内丹可以不还你吗?”
  段琴闻言一噎,他从未想过,宋灼如果不还他内丹会怎么样?
  似乎也没怎么样。
  他照样可以吸收宋灼身体里的灵气,只是稍微麻烦些,毕竟,带着一个凡人,还要时刻防着别的妖怪来盗取内丹。
  段琴原本想着,拿了内丹,去佘山瞧瞧。
  师父法力高强,但终究他放心不下,可如果带着宋灼...
  且不说宋灼愿不愿意放弃这终生的功名利禄,就是沿途的妖怪也会将宋灼生吞活剥。
  要怪就怪自己是个小妖,没有通天的法术。。
  若将宋灼还留在京城,偏偏这里还有一个季道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