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涅槃重生:绝世毒医谋天下 > 第四百九十四章 沐夫人

第四百九十四章 沐夫人


  不过,沐宫穆却早已经禀明了楚皇。
  “此事臣已经向皇上禀明,皇上洪恩,准许臣斗胆邀请皇后娘娘回府一日。”
  “......”皇上居然答应了?!沐婉萱微微皱眉:“既然如此,那还请父亲稍等片刻。”
  那本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理应不该如此犹豫,然而,那里的一草一木都充斥着沐婉清的影子,让她觉得十分不舒服。
  更重要的是,母亲是个精明的人,若不是她病了,旁人并不会将她的话语当真,否则万一她在众人面前认出自己,婉萱觉得那将是十分棘手的事情。
  沐家府邸。
  庭院之中的草木非常旺盛,主院之内的参天大树仿佛要将整片大地覆盖,阳光透过那茂密的树叶,在草地上投下点点星光,洁白的大理石之上一片落叶都没有,空气中飘着令人舒适的淡淡草药香。
  一丝不苟,是这里每一位仆人的准则,他们衣着清一色的服饰,女子同样长发挽起,不佩戴任何的首饰,素雅又落落大方。
  一阵轻微的咳嗽声从里屋传来,守在外头的婢女立刻捧着茶水进去:“夫人......”
  榻上,那端庄的妇人哪怕苍白着脸色,都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亲近之感,让人忍不住为她的身子担忧。
  “老爷呢?”沐夫人的声音有些沙哑,目光不似从前那般明亮清透。
  “老爷进宫了。”
  听着婢女的话,沐夫人却是闭上了双眼重新躺下,她深吸着气,四肢的无力令她连翻身都觉得困难。
  不久之后,外面传来了声响。
  “参见皇后娘娘。”
  紧闭的屋门再次打开,没有人注意到,榻上的沐夫人那渐渐拧紧的眉头。
  换去了一身华丽的宫服,此刻的婉萱梳着端庄的发髻,那清冷的模样不似从前那般亲和,却令人有种难以接近之感。
  更准确的说,是不愿意接近。
  一踏入这间屋子,看着那消瘦的背影,婉萱便觉得心中十分压抑。身后跟着宫穆,高大的男子仅仅安静的站着,直到接近榻旁:“慧卿,皇后娘娘来看你了。”
  宫穆出了声,榻上的女子好似没有听见,婉萱只觉得嘴角有些僵硬,随后放柔了语气:“母亲,清儿来看您了。”
  这个声音,让榻上的沐夫人微微睁开了眼,她略显艰难的转过身去,婉萱当即上前,伸手扶住了她。
  冰冷的肌肤让沐夫人不由得眉头一蹙,这样略显排斥的反应让婉萱心中升起一丝不悦。
  自己和婉清,就差那么多吗?为何母亲对婉清总是那般慈爱,对自己却是不冷不热的模样?
  宫穆将一切看在眼里:“慧倾,皇后娘娘好不容易从宫里出来,你好好与她说说话,我在外头等着。”
  婉萱直起身来:“父亲,这里就由我来照顾母亲吧。”
  然而,背后那敏锐深沉的目光让婉萱的身子有些僵硬,她随后径直走向一旁,为沐夫人倒了杯茶水。
  “母亲,这种天气该多喝点儿水。”
  沐家的人鲜少得病,而沐夫人这病却是心病,就算是药物也只能起到控制的作用,无法根除。
  心病还需心药医。
  她没有去接婉萱手中的茶水,美丽的女子脸上淡淡的浅笑渐渐消失,就那么任由沐夫人看着,好像在等着她将心中的疑虑说出来。
  婉萱心中不屑,却又隐隐作痛,母亲是发现自己不是婉清了吗?可是,她又有什么证据呢?
  “她,在哪儿?”
  沐夫人的声音,却是让婉萱心中一惊。
  “母亲说的是谁?”她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沐夫人靠着身子,目光落在婉萱眼角上的美人痣,随后抬起手来。
  婉萱就那么安静的看着那渐渐接近的手指,嘴角挂着深沉的笑意,没有阻拦。
  然而,沐夫人的手僵在了那儿,她的手指有些颤抖,随后好似挣扎一般,慢慢垂下。
  婉萱的笑意更甚,她为沐夫人拉拢了下被褥:“母亲,既然生病了就好好歇息,不要再涂添烦恼。近来皇上国事繁重,女儿身为一国之母,自然要以大局为重,若是忽略了母亲和父亲,还请母亲不要责怪。”
  沐夫人安静的看着对方眼眸,苍白的脸上却没有过多的表情。
  婉萱笑了笑:“皇上对我们沐家恩重如山,女儿只想尽自己的全力辅佐陛下,还希望母亲能够支持女儿,如此一来,我们沐家的百年荣耀,才能得以延续。”
  如今,沐家与楚皇已经是栓在一条船上的人,离了谁都不行。而朝中不少要职皆是由沐家人担任,沐家如今的殊荣,都是楚皇给的。
  而婉皇后,就是连接楚皇与沐家的关键所在,两者一荣共荣。
  婉萱似乎是在提醒着沐夫人,如今她可不仅仅是一个人,她的身上肩负着整个沐家,如果她倒了,那么沐家的百年荣耀,便会一同消失。
  果真,沐夫人缓缓闭上了双眼,她挣扎着躺下,撇开脸去没有再看婉萱一眼。
  不论她究竟有没有发现,自己是不是婉清,婉萱却知道,最终还是自己赢了。
  母亲绝对会以大局为重,以沐家为首。他们那么辛苦栽培婉清是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让她光耀门楣,将沐家发扬光大,而如今,自己也可以。
  同样都是沐家的人,婉萱相信,母亲绝对不会与她过不去的。
  想到这,婉萱心中似乎轻松了不少,她缓缓站起身来:“母亲,女儿还是先行回宫,就不打搅母亲休息了。”
  而沐夫人的眼角,悄然落下了一行灼泪。
  齐国宫中。
  “太子这一次,真是令父皇刮目相看啊!”齐皇收到了齐国战胜的消息,自然是龙颜大悦。
  而眼前的年轻男子脸上却是没有太多喜悦的神情,他只记得自己差一点就害得齐国落入无法挽回的境地。
  若不是沐婉清,自己就要吃了那个耶律鸿的大亏。
  此刻的欧阳旭深深的感觉到自己处事不够谨慎,否则也不会被人钻了空子。
  他命人去楚国打探,没想到根本查不到耶律鸿此人,他不是楚国的商人,却蒙骗自己买他的兵器,为的,只怕就是让自己这一次在与格哈大军对抗中大败吧?
  究竟此人是何身份?又是谁派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