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谍海猎影 > 第七零七章 故人 二

第七零七章 故人 二

说完了话,张永和与老人互相抱了抱拳,张永和还亲自给老人开了车门。
  
  老人和女子都坐到了后排,上车的一瞬间,方不为看到了女子的半张脸,心里猛的一跳。
  
  安知容?
  
  她怎么也在美国?
  
  看到安知容有抬头的意思,方不为飞快的低下头,又往路边挪了两步,同时转过身,背对着小车的前窗。
  
  听到小车开动后,方不为哈了一口气,双手捂住耳朵,装做非常冷的样子,遮住了自己的脸。
  
  小车飞快驶过,方不为看着小车的后窗,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陈心然的嘴是不是被开过光?
  
  提到安知容之后才过了几天,安知容就出现了?
  
  还好自己反应快,运气也不差,要是让安知容看到自己的样子,方不为除了灭口,再想不出还有什么其它的办法。
  
  除了家人和亲信,所有人都以为方不为已经死了。
  
  不行,必须要查清楚,安知容为什么出现在安良总堂。
  
  看张永和要进去,方不为快走了两步,高声喊了一句:“张师兄!”
  
  “齐师弟!”张永和应道,“宅子的事办好了?”
  
  “刚刚搬过去,特来向张师兄道声谢!”方不为笑道,“不知师兄有空,还请赏个薄面!”
  
  张永和也没推辞:“这几日没什么事,哪是都行!”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张永和对这位齐师弟的印像很不错。
  
  为人周正,出手也不小气,虽然年纪不大,但处事很是有些手段。
  
  而且他也知道等山主回后,会专门为齐师弟开香堂,收他入山门,迟早都是自己人。
  
  两个人边说着话,边往里走。方不为很是随意的问道:“这么冷的天,师兄怎么在门外站着?”
  
  纽约纬度低,属于温冷地带,冬天气温不但低,而且雪还多,和国内的东北差不多。
  
  有多冷可想而知。
  
  “刚刚来了位门内的前辈,陪着说了几句话!”张永和随口回道。
  
  门内的前辈?
  
  方不为下意识的顿了一下。
  
  张永和说的那位老人。
  
  既然是门内的前辈,不是堂内的师叔,那就说明老人不是安良堂的人,而是洪门前辈。
  
  但这人和安知容是什么关系?
  
  看安知容的样子,肯定和老人的关系很亲密,九成九是家中的长辈。
  
  年经虽然不小,但还是能看出来,老人的模样很是方正,依稀之间和安知容有几分相似。
  
  刚刚想到这里,方不为脑中灵光一闪。
  
  那个老人八成是安良的父亲,安知容的祖父安勤。
  
  方不为暗暗的吐了一口气。
  
  自己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
  
  安勤不但是康有为的得意弟子,也是洪门门徒,和梁启超,国父一样,入的都是洪门致公堂,说起来也有趣,虽然前后时间相差五年,但他们三人的入门介绍人都是同一位,三人是铁铁的师兄弟。
  
  当时以康有为为首的保皇党和国父为首的革命党是天然的死敌,两者都在求寻求洪门的支持,所以前后加入洪门并不奇怪。
  
  后来变法失败,清朝倒台,到了北洋时期,大部分的保皇党看复国无望,纷纷脱离。
  
  有的支持袁世凯,投靠了北洋政府,比如梁启超。
  
  有的支持革命党反袁,尽心费力,不计得失四处奔走,比如安勤。
  
  安勤虽然没有加入过同盟会,但革命党反袁时期,他在美洲,日本及南洋各地奔走,既宣传革命理念,又费尽心力的筹集军费,在革民党人内部威望极高。
  
  在美洲洪门,安勤的声望和名气比起国父,差的也不是太多。
  
  安良本无大才,也只是靠着安勤的余荫,在国民政府和汪伪政府混的风生水起,哪怕叛国这样的重罪,也只判了三年。
  
  方不为记得安知容说过,国民政府成立之后,他拒绝了国民政府的邀请,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香港养伤,也时常会来美国会访亲友,此时出现在纽约也不算意外。
  
  看来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
  
  旁敲侧击了几句,方不为大致猜到安勤此次到纽约应该是来看病的。
  
  安良新任天津中原银行行长不久,脱不开身,只能由安知容陪同。
  
  过几日,等司徒老先生从美国回来之后,两人肯定要见一面。
  
  除此之外,安勤一般都不会来安良总堂。
  
  不来就好!
  
  为了保密,这次来美国,方不为一个亲信都没带,不然至少可以派个人盯着一点。
  
  只能绕着走了。
  
  定好了摆酒的地点和时间,方不为又开始套着张永和的话。
  
  看在于二君的面子上,司徒老先生固然看重他,但事情肯定还得交给手下的人来办。
  
  而堂内对外的事宜,大都由张永和这个东阁大爷负责,所以方不为才想着方儿的结交。
  
  张永和的双亲妻子都在纽约,但国内还是有不少的至亲,少不得要帮趁一二,方不为也是看中了这一点。
  
  没有提及官方的身份,方不为只称自己是生意人,主要做进出口生意。
  
  张永和也不疑有它,只是从山主耗费心思,多方托请给方不这购置宅院这一点,他就能猜出方不为的身份不简单。
  
  张永和性格圆润,也重义气,再加上他对方不为的感观不错,两人颇有些惺惺相惜的意味。
  
  也就是相识不久,时间再长一些,说不定二人就能烧黄纸拜把子了。
  
  聊到天色将暗,方不为才离开安良总堂。
  
  回到家里,方不为又把家人集中起来,郑重其事的交待了一番。
  
  安知容突然出现,也给方不为敲了一记警钟。
  
  别以为躲到地球的对面就万事大吉了。
  
  肖在明和陈江在国内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就连方世齐和肖在和,在上海也小有名声,说不定哪天出门,就会碰到个熟人。
  
  方不为要求家人尽量深居简出。
  
  好在时间不用过长,最多一年,他就可以正式恢复身份,就不用如现在一般藏头露尾了。
  
  知道安知容也到了美国,陈心然担心之余,也好笑不已,戏称方不为命犯桃花,走到哪里都有红颜知己。
  
  方不为没心思开玩笑,他满脑子都想着,如何才能无惊无险的混过这一年?ntent
  
  p谍海猎影57635dexht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