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谍海猎影 > 第四三九章 思路

第四三九章 思路

只是栽赃的话,青帮的产业那么多,为什么光烧的烟馆?”方不为又问道。
  
  “日本人也做烟土生意,栽赃的同时,打击一下竟争对手也只是顺手的事情……”陈浩秋回道。
  
  “在上海贩毒的,不止青帮和日本人……”说到一半,方不为突然一愣,定定的看着陈浩秋,许久之后才懊恼的说道,“灯下黑,灯下黑……”
  
  “快……”
  
  看着一辆辆载满大汉的汽车驶出院子,杜月生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终于查到仇家的踪迹了。
  
  “月生,我总觉的有蹊跷!”杨虎皱着眉着说道,“七八天了,一直没查到对方的一点底细,怎么突然在一夜之间,阿七就找了对方的老巢?”
  
  “大哥,杨定安死了,花鬼跑了……咱们中间没了内鬼,没人替他们遮掩,更没人给他们通风报信了,阿七能查出他们的底细也不出奇……”
  
  杜月生冷笑道:“再一个,阿七之前并不是一点头绪都没查出来……我们的烟馆被扫,烟厂被烧,但市面上不但不缺货,价格还低了两成?这些货是哪来的?”
  
  “大哥,你就等好消息吧……走!”杜月生坐进了小车里,呼啸而去。
  
  杨虎沉吟不语,他总觉得哪里有问题。
  
  “你怎么看?”杨虎又转过头来,看着旁边的季云清。
  
  “月生就差把枪顶在我的脑门上,问我是不是也是内奸了,我能怎么看?”季云清苦笑道。
  
  青帮的产业被扫,但三大享之下,势力排名第四的季云清却一点损失都没有。
  
  杜月生一直怀疑他有问题,但在季云清的天父楼被炸之后才查出,不是季云清有问题,而是季云清的大弟子花鬼有问题。
  
  可惜,迟了一步,花鬼也跑了。
  
  “杜月生此人自识甚高,不一定就会信了你的话……”陈浩秋提醒着方不为。
  
  他们正坐在车里,准备云找杨虎和杜月生。
  
  陈浩秋一提醒,才让方不为惊醒过来,除了日本人,上海还真有其他组织,不但同样在贩毒,更能源源不断的派出精锐扫荡青帮的烟馆,而且论动机,比特务处更能站住脚。
  
  幕后的人物不但把杨虎和青帮拉下水,更给马春风找了一个更为难缠的对手:复兴社。
  
  确实是灯下黑。
  
  当时在南京,马春风断言幕后主使不可能是复兴社,方不为也这样认为。
  
  但那是马春风闷声发大财,再不挑起事端的前提下。
  
  如果让复兴社认为马春风蹬鼻子上脸,吞了邓有仪的人马不说,竟然还想着联合青帮和杨虎,连他们最大的财路:烟土生意也想吞并呢?
  
  比起青帮和杨虎,复兴社才是庞然大物,太保们也更难惹。
  
  “只要吃上一次亏,青帮就信了!”方不为回道,“但首先别让复兴社以为,是我特务处在中间捣鬼就行……”
  
  方不为想通其中关键的第一时间,就给马春风发了电报,马春风甚至扔下了调查李无病的要务,连夜去了朝天宫解释。
  
  方不为连连叹着气:“我之前一直以为是内斗,刚开始认为是你想拉处长下马……后来查到杨定安,又认为是杨定安想拉你和处长一起下马,包括刚才查到李无病,我还是这样的想法……
  
  但想到复兴社,我才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方不为使劲的咬着牙:“这次事件要不是日本人设计的,我把头割下来送给你……”
  
  “为什么会是复兴社?”陈浩秋问道。
  
  “因为只凭特务处,还抢不下上海的烟土市场,但加上一个复兴社,就完全够了……对复兴社同样如此,太保们不信咱们处长敢捋他们这些师兄的虎须,但要是背后再有杨虎和青帮支持,特务处就成了如虎添翼,有了和复兴社争斗的资本……”
  
  一想到复兴社,方不为脑中豁然开朗,甚至理出了日本人的整个计划思路。
  
  设计杨虎和马春风内斗,只是第一步。
  
  让杨虎误以为,马春风和陈浩秋想要谋害他,也让马春风误以为,陈浩秋找了杨虎做后台,想让将他拉下马。
  
  陈浩秋里外不是人,只有死路一条。
  
  接下来,便是杨虎与马春风两虎相斗,必然也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杨虎势强,肯定会利用各种手段打击马春风,马春风就算不会黯然退场,也会蛰伏一段时间。
  
  这样一来,就给了其他人可乘之机。
  
  这个其他人,就是复兴社。
  
  吃了这么大的亏,邓有仪不可能不想着找回来,见有机可乘,肯定会想着混水摸鱼。
  
  要知道,邓有仪的亲信,刚刚才被收编进特务处,邓有仪若是暗中鼓动,特务处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乱,肯定不是一般的乱。
  
  乱了才有机会,杨定安会乘势上位,取代陈浩秋。
  
  李无病也一样。
  
  好好谋划一下,说不定会坐上马春风这个位置,至不济,等林双龙高升一步,李无病乘机掌控情报科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
  
  这样一来,日本人就等于掌控了特务处本部,以及上海站的情报网络,什么样的情报和信息得不到?
  
  这一计若不成,还有第二计。
  
  日本人知道马春风不可能是杨虎和青帮的对手,所以不惜暗中派遣精锐,暗助一把,砸了青帮那么多的产业。
  
  不是青帮查不出仇家和底细,而是日本人买通了青帮的高层,故意压着,等到合适的时候,再诱导杨虎和青帮,查到所谓的仇家是谁。
  
  这个仇家不可能是别人,只会是特务处加复兴社。
  
  同样的道理,日本人想让杨虎和青帮,与特务处,还有复兴社之间也斗起来。
  
  计谋一样,不过是将其中的关键部分替换掉了。
  
  将陈浩秋换成了马春风。
  
  让杨虎误以为马春风联合复兴社,想要吞并上海的烟土市场,也会让复兴社以为,马春风和杨虎联合,要将复兴社赶出上海。
  
  如果这一计成功,引起的后果,比之前的严重无数倍。
  
  马春风被斗下台,特务处的下场与之前不会有两样。
  
  李定安和李无病上位,说不定位置会更高。
  
  而青帮和杨虎再厉害,也不是太保们的对手,斗到最后就算不死,也只会是苟延残喘,到了这种程度,上海算是彻底乱了。
  
  最高兴的,自然是以上海为大本营的各日谍机构,还有想在上海商界,文化界,政界纷纷都想掺一手而苦于没有机会的日本军方。
  
  而国民政府至今还能苦苦维持而没有破产,有三分之一的财源,就来自于上海……
  
  一想到这里,方不为就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与这种后果相比,自己和陈浩秋的安危算个屁。
  
  也幸亏自己留了个心眼,相信陈浩秋的人品,相信他就算想拉马春风下马,自己想上位,也应该不会投靠日本人,所以才起了先查一查的心思。
  
  陈浩秋没死,结果彻底打乱了日本人的节奏……
  
  万幸,万幸……
  
  方不为连呼运气。
  
  “复兴社就那么听话,会乖乖的按照日本人的设计走?”陈浩秋惊讶的问道,“另外,日本人又怎么可能清楚的了解到,处长和邓有仪之间的矛盾,并能没一丝错差的利用?”
  
  “呵呵呵……”方不为发出一连串的冷笑,“前段时间的国际时报你没看?”
  
  陈浩秋猛的一惊:“你是说陈祖燕利用机场失火案,设计复兴社的传闻?”
  
  方不为点了点头。
  
  至今为止,陈祖燕身边的那个内奸都没查出来,日本人既然能知道陈祖燕设计复兴社的细节,再知道马春风乘机坑了一把邓有仪的内情也不出奇。
  
  “放心,你不但没死,更是因此挖出了杨定安和李无病,日本人此次的计谋,基本已算是功亏一篑了……”方不为兴奋的说道,“现在只要防着,别让青帮和复兴社打起来就行……”
  
  杜月生不在,方不为先见到的是杨虎。
  
  杨虎浑身上下都透着江湖气,出口必称兄弟,把方不为快要夸到天上去了。
  
  方不为能看出来,杨虎确实对自己很好奇,也带着几分赞赏之意。
  
  但越是这样,他戒心越重。
  
  杨虎略施小计,就断了陈浩秋的后路。
  
  方不为猜测,既便最后尘埃落定,万事大吉,陈浩秋这个站长也当不下去了。
  
  这种名声在外的人物,就没有一个简单的。
  
  还没寒喧几句,外面又传来几声车笛声,几辆小车的卡车排成长队,浩浩荡荡的进了警备司令部的院子。
  
  成排的机器,成堆的烟土……
  
  一个大汉指挥着手下,小心翼翼的搬下了两口箱子下来,又当场打开,取出两个透明的玻璃瓶,献宝一样的递到了杨虎面前。
  
  “司令,你看……”
  
  玻璃瓶中装的是粉状的晶体,白里透黄,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一层油光。
  
  上一辈子没少打交道,方不为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四号。
  
  “哪来的?”杨虎和方不为不约而同的一声惊呼。
  
  方不为是又惊又怒。
  
  自己的嘴是什么时候被开过光的?
  
  刚刚才给陈浩秋念叨完,事情就朝着自己最担心的方向发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