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我的初恋很不幸 > 第285章 墓前发誓

第285章 墓前发誓


  “怎么可以这样。”
  知道这个的结果,聂飞气得从床上跳起来,不顾父母的劝阻,硬是向护士要了根拐杖,一瘸一拐的打了辆车跑到警察局去找相关领导对质。
  明明安杰自己都承认了,可就是无法定他的罪,这样的事情搁在哪个受害者的身上,谁能接受得了。
  只是这样的事情,它偏偏就在你眼皮底下发生了。
  相关领导也跟聂飞说明了情况,法律以事实为准绳,没有人证物证,他们即便有心将罪犯绳之以法,但苦于证据不全,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对方逍遥法外。
  在办公室听完案情最新进展之后,聂飞仰天长叹,一时之间悲愤万千。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拖着个病腿干嚎。
  “这也太没天理了,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是好人不长命,坏人祸千年吗。”
  聂飞找不到答案。
  而这个时候,已临近期末,学校那边也开始紧张起来。
  从医院出来后,聂飞又在家里呆了半个多月。等伤势稍微好点过来拆石膏的时候,学校的期末考试已经结束。
  过后不久,同班的同学已经升到了高三。
  这天周末,终于可以下地的聂飞,出门第一件事就是去拜祭王晓云。
  公墓园里,松柏长青碑林如海,沿着陡峭的高山排列的密密麻麻。
  不是清明重阳,墓园里前来拜祭的人寥寥无几,倒是有几辆殡葬车在门口来来回回。
  在墓园中央的灵堂,送葬者披麻戴孝,看着火葬场的烟囱冒出滚滚青烟,在一阵鞭炮声中哭得惊天动地,仿佛一个离世者的悲鸣,听起来格外刺耳。
  绕过焚化区,聂飞迎石阶而上,好不容易来到王晓云的坟前,望着照片上的那张熟悉的面孔,整个人黯然神伤。
  聂王两家早年就有交情,所以要到地址并不难,再说王叔叔也是看着自己长大的,如今王晓云突然香消玉殒,身为目击证人的聂飞,出殡那天,王叔叔也曾告诉过他。
  当时聂飞就想来了,无奈伤重无法出院,一直拖到了现在。
  将刚刚在路边买来的一束白菊摆到墓碑前面,凝视着碑上那张黑白照片,聂飞久久不能言语。
  良久之后,他轻轻地蹲了下来,拿了条毛巾小心翼翼的将墓碑上的灰尘擦拭干净,然后用手摸了摸那张陶瓷做的照片。
  照片选的是一张从背后拍摄的自拍照,背景是图书馆门口的那条小河边小径。
  聂飞还记得这张照片是王晓云让自己帮忙拍的,当时他们刚从图书馆出来,走到河边凑巧见到傍晚的夕阳正红。于是王晓云兴奋的从自行车跳下来,然后指着一排光影斑驳的树影叫聂飞给自己拍这了一张。
  其实也不止拍了一张,因为当时王晓云摆了好多姿势,所以按了好多次快门。最后王晓云千挑万选找到了一张自己最满意的照片。
  刚照好她还特意发了一张给自己,说一定要存到电话簿里去,这样每次通电话,你就可以看到我最美的样子了。
  那张照片很美,是那种在人群中蓦然回首,仿佛看到春天来了,于是嫣然一笑的表情,很阳光很灿烂,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那个时候,可能就是她对自己慢慢开始动心的时候吧。
  不然怎么会那么主动?
  提那样奇怪的要求?
  女孩子不都是希望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示给心爱的人看吗?
  可能这就少女的青春见证了。
  只是原本那么鲜活的样子,此刻却了无生机静静的躺在了墓地里,就如失去了色彩的陶瓷照片,有的只是如铅般的厚重。
  在这样的场地,在这样的环境,此时此刻,望着墓碑上的照片,聂飞心中那股无法言喻的巨大悲伤随着对逝者的怀念越积越厚,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乌云一层一层的往上压,有种窒息般的感觉,让人透不过气来。
  轻轻的摩挲那张照片,聂飞很想装出坚强的样子,假装自己一切都承受得了,可是心中的悲伤却随着手上传来那冰冷的温度而愈发不能自拔。
  “晓云,我来看你了,很对不起,连你最后一面,我都没有见上。”
  说着说着,泪水就模糊了双眼,聂飞声音渐渐变得嘶哑,最后还带着哭腔:“我没用,我真的好没用。”
  泣不成声的他抱着墓碑嚎啕大哭。
  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当那些你身边很重要的人从此和你天人永隔之时,再坚强的人也忍不住会落泪吧。
  “你觉得你这样哭有用吗。”
  就在聂飞哭的不能自己时,突然背后传出了一个女孩的声音,聂飞回过头来一看,就见到王丽站在跟前。
  她手捧一束鲜花,看样子也是来拜祭自己的好闺蜜,恰好跟自己撞到了一块。
  只是脸上没什么表情,冷冷的样子似乎对现在的聂飞很是不齿,走过来将鲜花放到了王晓云的墓碑前,先鞠了三个躬,随后回过头来,冷冷的盯着聂飞。
  “你觉得你有资格站在这里吗?你不觉得愧疚吗?”
  面对这个王晓云曾经喜欢的男孩,王丽不留情面将一连串问题抛了出来,将聂飞打击的体无完肤。
  “我没有!”聂飞深深吸了口气,心里痛楚无比。
  他当然知道王丽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作为王晓云的闺蜜,出事之前她一直跟她在一起,这中间的前因后果,王丽再清楚不过。
  “要不是你,晓云根本就不会去喝酒,更不会惨遭金毛的毒手。”
  一手指着聂飞,王丽高亢的声音充满了怨怒:“都是你,是你害死了晓云,聂飞,你混蛋。”
  说着王丽不管不顾扑向聂飞,扯住他的衣服,在他肩膀又扯又打,状若疯狂。
  “为什么你要那样对晓云,为什么,你不喜欢她,为什么要为她做那么多的事,为什么叫晓云喜欢上你之后,你又如此狠心拒绝,晓云有什么不好,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自己最好的朋友,年纪轻轻就遭此横祸,身为闺蜜的王丽此时情绪已然失控,把王晓云的死统统归结于聂飞身上。
  “如果这样感觉舒服一点,你就打吧。”
  聂飞也不还手,任由王丽宣泄着自己的情绪,直到对方打累之后,停下手来,这才反手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她。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王晓云已经不在了,即便你有心想改变,但是时光却无法倒流,世上也没有后悔药吃。
  “都是我的错。”聂飞满面哀伤的说。
  “如果你真的是个男人,你就应该为晓云报仇。”
  心里有怨气,通通发泄出来之后,王丽整个人显得很激动,说话也很偏激,不断怂恿着想让聂飞站出来做点事。
  “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你知道吗?那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聂飞沉默了,这句话自己没办法回答,毕竟现在伤成这样,连走路都困难。
  “将来有一天你一定会看到的。”
  “但愿你说得出做得到。”
  可能觉得自己的要求也有点过分,看着还驻着拐杖的聂飞,王丽口气终于缓了下来。
  “你放心,我说到做到。”
  为了向对方表示出决心,聂飞随即转过身来,凝视王晓云的墓碑,目光变得异常坚定:“晓云,你就在天上看着吧,我聂飞一定为你报仇,如有半句假话,甘愿天打雷劈。”
  “好,我姑且就信你一次,希望你能为晓云讨回公道。”看见聂飞一脸肃容指天发誓。王丽面容稍霁,这才感觉到舒服一些。
  气氛到了这会有些尴尬,两人就这么站着,一时也找不到其他话说。。
  山边的风吹了起来,掠过墓碑的时卷起来一朵花瓣,白色的雏菊在墓碑上绕了一圈,随后又落在了过道边,尘埃四起,整个墓园顿显得有点荒凉。
  火葬场那边又有人点起了鞭炮,随着浓烟滚滚,鞭炮爆炸的声响回荡整个山谷,随后又寂静下来,逝者如音,这世上又有人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