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汉末有武名吕布 > 第一百七十三章:戏忠赴并州

第一百七十三章:戏忠赴并州

    尽管之前的吕布已经拨给曹操一些粮食和马匹,但这些粮食仅仅勉强支撑曹操在明年入春时。但是曹操占据的地方基本不产粮,更不要说还有明年入夏到秋收这段时间。故此,戏忠会有亲自去出使的打算。
  
      曹操却是有些担忧:“志才,你的身体……”
  
      便是在去岁之时,戏忠的身体便愈发不好,每况日下。然而他却是坚持着跟随曹操出征。而到了今日,戏忠的脸色苍白,人也逐渐消瘦,让他出使并州曹操也不放心。
  
      戏忠却笑言:“些许小碍,无妨。”
  
      曹操还是有些担忧,他更担心吕布见到戏忠,会直接扣了人。谁都知晓,戏忠早年在吕布身边出谋划策,是因为灵帝一道旨意才留在洛阳。曹操虽说对吕布还算熟悉,但也难料他心中对吕布有怨愤之心。
  
      他试探的问:“不若换人出使?”
  
      戏忠摇摇头,说:“此事非忠不可成事。”
  
      曹操终究还是理智战胜了情感,此时的他最缺的确实是一批能够撑到秋日的粮草。而他此前和袁术交恶,拒了袁绍,能有条件提供的,便也就是吕布了。他安排让曹洪去跟随戏忠,要求一路上对其多加照顾。戏忠并未准备多久,在第二日便是乔装带人出鄄城,往并州而去。
  
      从东郡到并州,中间需要经过河内,当吕布收到戏忠来访的消息时,他便命令高顺在河内迎接。
  
      曹洪护送在戏忠左右,却是见戏忠下马车,对着高顺笑道:“高将军,许久不见。”
  
      高顺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文弱书生,便是他在十几年前,与吕布一同度过了最艰苦的一段日子。那时候的五原,人口不及如今的一半,鲜卑却虎视眈眈,许多人都没有信心活到第二天的清晨。
  
      戏忠的模样已经不再年轻,他的鬓发已经花白,身体更加消瘦,撑着宽大的儒衫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唯独一双眼,依旧炯炯有神,让人无法忽视。
  
      高顺难得开口:“先生,汝更瘦了。”
  
      戏忠轻笑:“是么,吾最近还重了几分。”
  
      他和高顺的交集并不深,确切地说,在并州军中,戏忠和任何人的交集都不深。几年的时间过去,除了曹性偶尔会叹气,想着那个瘦弱书生之外,其余人早已将这位曾经的军师缄默于口,抛之脑后。
  
      高顺说:“将军娶了妻,已育一儿一女,若是有先生教导,公子和小姐皆可成才。”
  
      “将军聪慧,此事无须操心。”
  
      两人一路商谈,多是高顺在说,戏忠在听。高顺并不是话多的人,也只是讲着此前曹性如何,侯成如何,军中又来了几个他看好的小将等等。当然,对于如今并州的政策,人口,粮食等等,高顺都一概没提。
  
      曹洪则是借机打量着河内,诧异的发现河内百姓的精神面貌不同于其它地方,路上的行人皆是昂头走路,便是对他们一群兵士,也毫无畏惧之色。若是在兖州,有军士在侧,周围的百姓几乎都会离得远远的。
  
      高顺忽然看向曹洪,道:“还未请教这位将军之名?”
  
      他连忙回答道:“某家乃曹洪,字子廉。沛国谯人。”
  
      两人跟随高顺到了一处酒楼,此处已经有设下好的酒宴,高顺说:“吾在军中还有要务,不便喝酒,两位莫怪。”
  
      曹洪正要端起酒,品一品传闻中的并州佳酿,闻言却只能是灿灿一笑,欲要放下。却是见戏忠轻笑:“高将军不沾酒,这是并州人尽皆知的事实,子廉大可不必介怀。”说罢,他轻抿一口,大喊一声:“好酒,并州佳酿果然不虚。”
  
      高顺僵硬的脸盘上有了些许的笑意,道:“先生若是喜欢,回去时可多带几坛在路上。”
  
      “也好,也好。”
  
      戏忠的脸上看起来是真的高兴,说:“有此佳酿,已无忧矣。”
  
      曹洪自斟自饮了一杯,眉头轻轻一皱,这酒太烈,太过于辛辣,不知道戏忠为何会如此推崇这样的酒。
  
      一行人并没有吃多久,戏忠谢绝了高顺让其留宿休整一晚的好意,执意要前往晋阳,高顺没有强留,只是让一支骑兵将其送上。
  
      曹洪微微诧异:“军师,那位高顺将军似乎很敬重您,可为何您要早些离开,不留宿一晚呢?”
  
      却是见戏忠的双眼微微有些冷厉,他说:“子廉,汝要记住,日后主公和吕布在战场上交锋,高顺当乃一大敌。”
  
      曹洪却是不能理解,戏忠却是眯着眼,回想起在酒楼中屏风后的刀光,那绝对是他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与此同时,高顺目送着戏忠远去,却是愣神了好久。
  
      他麾下司马有些不解,忍不住问:“将军,在酒楼中为何不动手?”
  
      在高顺宴请戏忠之前,那处酒楼早已布置了五百刀斧手。盖因为吕布麾下文武,都不愿意戏忠再来并州。没有人会原因将本就不多的粮草拨给曹操,但是若戏忠来太原,几乎没有人会拒绝他的请求。只因为,戏忠为了五原,为了吕布操心了太多。
  
      杀死戏忠,是高顺自作主张的主意。但是他却是因为戏忠饮酒改变了主意。
  
      他说:“吾,心软了。”
  
      那位司马有些不可置信,他是前不久才被高顺所提拔,素来知晓高顺有冷面阎王之称,为人僵硬。而如今,却是说心软了。
  
      高顺闭着眼,轻叹:“也不知此举是对是错。”
  
      行至傍晚,戏忠等人来到上党,只见曹性就等候在壶关前,大笑:“驴日的,我就说过先生今日就会到,你们几个输了记得给钱。”
  
      在一边的侯成憨笑,道了句先生,雷铜更是下马起迎。戏忠下了马,只见曹性夸张道:“先生,汝怎么这么瘦了,是不是被虐待了。”
  
      戏忠:“有劳挂心,吾一切都好。”
  
      却是见曹性对戏忠勾肩搭背,说:“走走走,晚上带汝去吃烤肉,先生太瘦,要多吃点。”
  
      戏忠颇为无奈,对曹性介绍道:“这位乃是曹洪曹子廉将军,一路护送吾而来。”
  
      曹性不由惊呼一声:“哟,本家啊,某也姓曹,不过没有表字,唤我曹性就好。”
  
      曹洪显然还没有适应曹性的热情,却见戏忠轻笑:“曹性将军乃是沙场宿将,虽说武艺平平,但论起保命的本事,子廉恐还差几分。”
  
      曹性不由幽怨的撇了戏忠一眼。
  
      他拉着戏忠的衣袖,直接到太守府上。吕布原本是想让别人担任上党太守,但一时间没有可以信任的,只能矮个子拔将军,让曹性上任。却没有想到曹性在上党也算是中规中矩,虽说比不上陈逸、崔绪、张扬等辈,但也算是百姓安居乐业,老有所依了。
  
      吕布见曹性还算不错,便也没有换了上党太守的打算。
  
      曹洪却是暗中打量着上党,他此前听闻并州在吕布的治理下已经变得富庶,亲眼所见,才知道此言果然不虚。并州此前太过于贫瘠,然而如今却成为天下少有的安稳之地,又鼓励商业贸易,无数人便来此为了谋生,然后为并州的建设添砖加瓦。
  
      他看向曹性,心中暗暗思付:此人虽说武艺平平,却没想到能将上党治理此等模样,不能小觑。
  
      只听曹性对忽然戏忠问道:“先生,你来并州所为何事?”
  
      戏忠轻笑:“乃为求粮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