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历史粉碎机 > 第七九七章 天使也来凑热闹

第七九七章 天使也来凑热闹


  跨越英吉利海峡的杨丰紧接着降临到了巴黎,然后给内忧外患中的法国人民又增加了一份苦难……
  
  他们的确内忧外患。
  
  话说这时候就连法国国王约翰二世都在英国当俘虏,而实际上法国的统治者是负责给他筹集赎金的儿子查理,估计查理也没兴趣真得把他爹从英国人手中赎回,而且他也没有这能力。为了收税他连三级会议都开了,结果却是他被造反的巴黎市民给打出了自己的都城,好在他又夺回来了,于是哪怕和英国人签了屈辱的和约,最终约翰二世依然在两年后终老于伦敦,然后查理顺理成章地继位成为差一点扭转战局的查理五世……
  
  主要是英国人在黑死病的肆虐中损失太大了。
  
  毕竟英国也没多少人。
  
  而法国的人口远远超过英国,所以哪怕两国在黑死病中死亡的比例都差不多,结果也是对法国有利,一百人死三分之一和一千人死三分之一的意义完全不同,同样原本只有几百万人口的英国死三分之一,和一千多万人口的法国各自死三分之一,那么对于实力的影响也是完全不同的。
  
  但黑死病最凶猛的阶段过去后恢复了实力的英国,在查理五世死后又一次暴打法国,而这一次拯救法兰西的就是女汉子了,当然,杨丰对圣女什么的不会感兴趣,这个以肮脏为荣的时代里,圣女和狂信徒都代表着肮脏的极限。一辈子不洗澡是令人尊敬的美德,蛆虫在身上的污垢里蠕动虱子在板结的头发里狂欢,这代表的是灵魂的纯洁,是足以被封圣徒的,所以不要因为电影和漫画而对真正的贞德产生幻想,一个现代人面对真正的贞德时候还能硬起来那绝对是条汉子!
  
  cos一把魔鬼降临的杨丰在巴黎人民的尖叫声中,狂笑着掠过残阳如血的背景,顺便抖落更多的病毒。
  
  他在英国也是这么干的。
  
  这个无耻混蛋认为死了超过三分之一人口的欧洲还不够苦难深重,所以他又给这片大陆撒下了更多他能够制造出来的病毒,比如说炭疽,霍乱还有流感之类,然后他就像个真正的灭世恶魔般一边往下抖着小生物一边继续向东方。他对神罗的诸侯们就没什么兴趣了,维也纳同样在黑死病的浓雾中,最多的时候一天就能死上千人,既然这样随随便便在天空中给他们抖落些小虫子就可以,反正他对这个时代的欧洲美女实在提不起兴趣,也就不用下去猎个艳了。
  
  很快他就到达了君士坦丁堡。
  
  君士坦丁堡。
  
  “陛下,奥斯曼人的使者到了!”
  
  大皇宫一名大臣小心翼翼地对东罗马帝国皇帝约翰五世说道。
  
  “知道了!”
  
  后者看着窗外黯然说道。
  
  罗马帝国的辉煌早已经成为了遥远的故事,尽管罗马帝国的旗帜依然飘扬在君士坦丁堡,甚至单头的鹰徽还变成了双头的,但代表着中世纪堡垒防御巅峰的壮观城墙保护下的,只不过是一具垂死的躯体。同样曾经人口多达百万的宏伟城市,如今也只剩下最多十几万人口,高耸的城墙保护下,其实是一片被菜园和野玫瑰分隔出的一座座小村庄,就连曾经辉煌的宫殿也多半变成年久失修的危房……
  
  君士坦丁大牧首就因为害怕哪天塌了而不敢住在他的宫殿里。
  
  东罗马帝国的末日已经不远。
  
  他们的那噩梦一样的敌人已经踏上了他们的家园……
  
  呃,奥斯曼人攻陷阿德里安堡。
  
  事实上东罗马帝国皇帝陛下真正能够统治的土地,目前也就只剩下了这座不复往日辉煌的城市,他是一个帝国皇帝,一个曾经以地中海为内湖的强大帝国皇帝,但这顶皇冠带在他头顶的时候只剩下了两座城市。准确说只有现代土耳其的欧洲部分的一部分,真要算的话不一定有台湾岛大,而且绝大多数土地还不是他的,他的土地还没有康塔库尊家族多呢,虽然这里是东西方贸易枢纽,但可惜港口也不是他的,威尼斯人早就在这里建立租界,然后控制了君士坦丁堡的贸易权。
  
  现在这位可怜的皇帝陛下连仅有的两座城市之一都没了。
  
  失去了阿德里安堡以后他剩下的地盘恐怕连海南岛都比不上了,考虑到双方军事实力的差距,还有西边完全洞开大门的地形,他的真正控制区恐怕也就只有君士坦丁堡的城墙以内了。
  
  而且马上就要被敌人兵临城下。
  
  奥斯曼人之前就已经占领了南边的加利波利半岛,现在又占领阿德里安堡,君士坦丁堡这个东罗马帝国都城通基督世界的陆上联系彻底被切断了,而且奥斯曼帝国皇帝穆拉德一世的大军即将兵临城下。
  
  只给他留下了称臣纳贡一条路。
  
  原本历史上他接受了,只不过后来还想摆脱穆拉德一世,然后不顾君士坦丁大牧首的反对偷偷溜到罗马去以向教皇屈膝希望换取梵蒂冈的支持,但可惜黑死病肆虐的欧洲自顾不暇。而他因为欠威尼斯人的债太多,居然被威尼斯人扣押,后来才被他儿子赎回,然后老老实实地继续给奥斯曼帝国苏丹当附庸,而且当得很令穆拉德一世满意,后来他被另一个儿子篡位后,还是穆拉德一世为他主持公道……
  
  都混到这种地步了居然还有内斗,不得不说他们的脑洞也很清奇。
  
  “主啊,饶恕我的罪孽吧!”
  
  他站在窗口看着城墙上的天空默默祈祷着,紧接着他就要转身去向异教徒投降。
  
  蓦然间他惊叫一声。
  
  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视野,白色长袍,背后白色羽翼展开,一头金发,手持一个巨大的,更像是长矛的红色十字架,带着圣洁的光芒和耀眼的阳光悬浮在蔚蓝色的天空,在不足百米外用威严地目光俯瞰着他,就像俯瞰一只卑微的蝼蚁。
  
  “天使,天使降临了!”
  
  约翰五世疯狂地尖叫着……
  
  呃,在这里杨丰就不再cos撒旦了,更不会抖小虫子了,毕竟拜占庭人已经够凄惨了,倒是力挺一下他们,让他们继续和奥斯曼人战斗下去更符合杨丰的审美,此时距离君士坦丁堡的陷落还有不足百年,准确说是九十年,无论从利益上还是个人审美上,杨丰都要拉一把拜占庭人,然后让他们和奥斯曼人的战争持续下去。
  
  反正他们也没本事翻盘。
  
  事实上毁灭东罗马帝国的不是奥斯曼人而是基督徒,使这个帝国一蹶不振的那次重击是十字军干的,洗劫君士坦丁堡是十字军在东征过程中,最大的单笔收获,然后东罗马帝国就彻底废了。而使帝国沦落到就剩下一个首都的主要责任人是那些大小诸侯,还有周围的兄弟们,约翰五世真要想翻盘的话威尼斯人也好,保加利亚人也罢,神罗的诸侯们也罢,就连东罗马帝国的那些割据诸侯们统统不答应。
  
  他们在毁掉这个帝国的问题上甚至比奥斯曼人更热衷。
  
  东罗马帝国复兴?
  
  金角湾对面的威尼斯殖民地上的威尼斯人第一个不答应。
  
  除非杨丰亲自带领他们。
  
  “罗马人!”
  
  半个小时后宏伟的圣索菲亚大教堂背景前,降临的天使米迦勒威严地高喊着。
  
  在他脚下一片膜拜。
  
  无论东罗马帝国皇帝还是君士坦丁大牧首,统统虔诚地跪倒在地向着他低下了头,而在他们身后是无数同样跪倒的信徒,所有人都带着激动默默聆听天使的圣训。
  
  “你们为何让异端玷污这片神圣的土地?”
  
  杨丰一指几个奥斯曼人说道。
  
  后者正惊愕地站在一处角落,这是穆拉德一世派来的使者,他们是来要求约翰五世投降并且向他们称臣纳贡的,没想到却赶上了天使降临,这样他们就很尴尬了,他们原本其实也准备一起跪拜,米迦勒同样也是他们的天使,闪米特三教之间本来就关系混乱,耶稣还是他们的先知呢,可现在杨丰一开口他们就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跪了……
  
  都成异端了还跪个屁!
  
  几个奥斯曼人互相看了看,在四周东罗马人不友好的目光中,以最快速度上马企图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候,杨丰背后那对闪耀着光芒的羽翼一扇,下一刻数十片羽毛如利剑般射出,瞬间打在这些奥斯曼人身上,紧接着击穿他们的身体带着他们的鲜血飞出,甚至继续向前钉在了坚固的墙壁上。
  
  “异端!”
  
  杨丰在天空鄙夷地说道。
  
  约翰五世和君士坦丁大牧首下意识地抹了把冷汗。
  
  这天使长就是嫉恶如仇,容不得异端的存在,幸好他们还没答应投降。
  
  “罗马人,像你们的祖先一样,拿起你们的武器,举起你们鹰徽,吹响你们的号角,向异端宣战,捍卫主的荣耀,我将带领你们夺回你们的土地,将那些异端打入地狱!”
  
  杨丰高举十字架吼叫着。
  
  然后下面立刻一片亢奋的吼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