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史上最无耻炼金术士 > 936 深渊恶魔

936 深渊恶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所掌握的这股力量和老夫一样,是来自于虚渊的!”老黑肯定的说道。
  
      “什么老黑,你的意思是她也是来自于虚渊的生物吗?”杜雷对此大吃一惊。
  
      “不小哥她并不是虚渊生物,但是她掌握的这股力量却的的确确是来自于虚渊。”老黑严肃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她使用的这股金色的闪电是来自于虚渊的力量吗?”杜雷刚才正是被金闪的金色闪电给伤得不轻,尤其是金色闪电所具有的分解的特性让他苦不堪言。
  
      这让他一时间根本就没办法组织魔力进行有效的战斗,这种情况像极了他之前对付红闪时候的状况。
  
      红闪原本实力远在他之上的,但是因为中了他的黑炎,在黑炎的焚烧下导致红闪的魔力不断下降,最终下降到与杜雷持平的水准。
  
      而杜雷在凭借着丰富的这样的经验以及强悍的攻击力,一举将红闪给拿下。
  
      “不会有错的,只有来自于虚渊的力量才能伤到老夫。”老黑肯定的说道。
  
      “老黑她有没有可能是像我一样,与来自于虚渊的生物缔结的契约从而拥有着虚渊的力量,就像我们之前在山之国遇到的塔玛一样。”杜雷忽然想起了他在多年前曾经在山之国遇到的财务大臣塔玛。
  
      彼时的塔玛也正是因为得到了虚渊之力,在一个虚渊生物的帮助下,试图得到山之国的最高权力。
  
      只不过杜雷和老黑的出现,挫败了他的阴谋,在仔细回忆之下,杜雷想起早在9年前就出现了炼狱的痕迹,因为彼时在塔玛的背后就有着炼狱的支持。
  
      只不过那个时候塔玛背后的虚渊生物被老黑给击败并且吞噬掉了。
  
      “不,小哥在她的身后并没有老夫同伴的气息,也就是说她的情况和老夫与小哥你是不同的,她只是纯粹的攫取了虚渊的力量,化为己用而已,但是这种情况是很不正常的。”老黑严肃说道。
  
      “不正常吗?怎么不正常了?”杜雷立刻追问道。
  
      “小哥呀,人类同虚渊生物是不一样的,就像小哥你之前在封印之门对付上位恶魔的时候,也需要老夫寄宿在小哥你的身上才能使用虚渊之力,正常人类的血肉之躯使用虚渊之力的话,在瞬间就会被吞噬掉的,人类的体魄根本就承受不住虚渊之力。”老黑郑重说道。
  
      “可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她为什么能够凭借血肉之躯使用虚渊之力呢?”杜雷疑虑重重。
  
      “小哥,这正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你忘了之前对付的那只蜘蛛了吗?”老黑提醒说道。
  
      “你的意思是她现在的体魄已经不是正常的人类而是怪物,所以才能承受着虚渊之力吗?”杜雷询问道。
  
      “怪物?说她是怪物,恐怕都抬举她了,她根本就是恶魔吧。”老黑嗤之以鼻说道。
  
      “恶魔?”杜雷皱起眉头。
  
      “不错,小哥,这恶魔就是人类,怪物之外的存在,就像是之前小哥你见到的那扇封印之门,在封印之门的背后就是炼狱,炼狱是生存环境极度恶劣的地方,正常的生物根本就没办法在那里存活下来,但凡是能够存活下来的,必定都是怪物中的怪物。”老黑解释说道。
  
      “怪物中的怪物?就是恶魔吗?”
  
      “小哥,你知道那些地方的环境为什么会如此恶劣吗?”老黑又问道。
  
      “为什么?”
  
      “因为那些地方的魔力实在是太过于庞大的!”老黑郑重说道。
  
      “什么?魔力庞大?”
  
      “没错,就像是熔岩炼狱,那种地方就蕴含着极其丰富的火属性的魔力,小哥,老夫这么跟你说吧,如果一只普通的耗子能够在熔岩炼狱里生存下来,那么,它就拥有着相当于人类王阶的力量。”老黑解释说道。
  
      “也就是说在那种环境,这些苛刻其实是蕴含着充沛魔力的地方,只要能够生存下来最卑微的存在,一旦离开了熔岩炼狱都会变成极其危险的存在,对吗?”杜雷仔细思考以后询问道。
  
      “小哥你说的没错,但是正常情况下没有耗子可以在那生存,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就比如在100个普通人里,总有一个人非常聪明,而有一个人则很愚蠢一样,都是有着特例的,耗子也是同样的,大概一百万只耗子里面就有一只可以忍受熔岩地狱里边的苛刻环境,并且利用炎属性的魔力生存下来,最终成长为至少王阶魔力的存在。”老黑继续解释道。
  
      “那么老黑,你的意思是……”杜雷看向金闪,脑子里浮现出来一个大胆的猜测。
  
      “小哥,你猜得没错,那个女人就是在类似的环境中活下来的,她的真实年龄恐怕已经超过一百岁了,在魔力非常充裕,并且环境极其恶劣的地方,她的身体构造早就被改变了,不再是正常的人类,在这种情况下,她又在偶然的情况下得到了虚渊中的力量,融合成为了金色雷电。”老黑看穿了金闪实力的真相。
  
      “怎么会这样……超过了一百岁吗?”杜雷对此十分吃惊。
  
      “哎呀哎呀,你们在那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在私底下议论淑女,尤其是提到年龄,这种敏感的问题可是十分的无礼呢。”金闪缓缓走过来。
  
      她眉头一挑,朝着杜雷和老黑说道。
  
      “你这老女人一把年纪了还装嫩呢,就算你有虚渊之力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别以为这样就天下无敌了!”老黑恨恨的说道。
  
      “居然能够认出我金色闪电的真相是虚渊之力,看起来你们也和虚渊有所关联的嘛。”金闪笑眯眯问道。
  
      对于杜雷和老黑的对话,她是没办法听到的。
  
      但是金闪也从杜雷和那道黑影之间的反应有所揣测。
  
      “嘿嘿,女人老夫就实话告诉你吧,老夫就是虚渊来的。”老黑有没有隐瞒,大大方方的说道。
  
      “哦?来自于虚渊的生物吗?在很久以前我倒是听说过在山之国出现过虚渊生物的痕迹,只不过没有亲眼见识了,那个就是你吗?”金闪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若有所思地询问道。
  
      “你说的之前那个不过是个小角色,已经被我们给解决到了,千万别把老夫和那种小角色混为一谈啊。”老黑笑着说道。
  
      “哦?也就是说之前在山之国突然消失的那个虚渊生物其实是被你们杀掉的,对吧?”金闪越发的感兴趣了。
  
      “没错,就是这样的,怎么,难道你有什么想法吗?”老黑挑衅的询问道。
  
      “我一直在寻找真正的虚渊生物,之前听说在山之国有虚渊生物出现,特地去过一次,可是当我赶到的时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原本我以为再也遇不到了,没想到在多年以后居然能够在这儿遇到,这可真是太好了。”金闪看起来有些兴奋。
  
      “怎么你为什么非得要寻找到虚渊生物呢?还有你那金色闪电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老黑询问道。
  
      “你说这个吗?”金闪摊开了双手。
  
      她双手间是嗤嗤直冒的闪电。
  
      金色的闪电有着毁灭的气息,和无上的威严。
  
      “不错,这金色的闪电其实是来自于虚渊的力量吧,你并不是虚渊生物,却拥有着虚渊的力量,这难道不是很奇怪吗?”老黑提出了疑问。
  
      “这股金色雷电的力量,我是从一具尸体上得来的。”面对坦白的老黑,金闪也没有隐瞒,她平静的说道。
  
      “尸体?是虚渊生物的尸体么?”老黑又问道。
  
      “是的,在很多年前我曾经遇到过一具庞大的尸体,当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当我将它吞噬以后,就发现自己拥有了一股其他的力量。”金闪点了点头说道。
  
      “居然能够从虚渊生物的尸体上吞噬力量,这果然是恶魔才具备的能力吧。”老黑似乎证实了某个猜测。
  
      “恶魔吗?”杜雷咀嚼着这个词汇。
  
      “这可真是一个久违的称呼呀,曾几何时,我也曾经以人类自居,不过果然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另外一种东西,和人类这具躯壳无缘了。”金闪遗憾的说道。
  
      “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可怜,是你自己舍弃了人类的身份选择变成恶魔的吧,不然也不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老黑对此嗤之以鼻说道。
  
      “其实我最终的目标并不是变成恶魔。”金闪摇了摇头说道。
  
      “不是变成恶魔,那你还想变成什么?”老黑来了兴致。
  
      “我要变成虚渊生物,变成真正的虚渊生物,只有这样我才拥有着近乎无限的生命!”金闪激动的说着。
  
      “最开始的时候明明是个普通的人类,然后变成了恶魔,到最后居然妄想变成虚渊生物吗,那你可真是有追求呀。”老黑啧啧称奇说道。
  
      “是的,在吞噬了头虚渊生物的尸体,从他体内得到力量的那一刻起,我就明白了我的追求究竟是什么,哪怕他已经死了,他也拥有着如此强大的力量所以这股极致的力量才应该是我追求的方向!”金闪带着渴望的眼神说道。
  
      “难道你没有意识到一件事情吗?”
  
      “什么?”
  
      “就算是你那么羡慕的虚渊生物,也有倒在地上死去的那一刻,你就凭什么说那是今后无限的生命呢?”老黑摇了摇头说道。
  
      “这个……肯定是因为他还不够强大吧,只要他强到了一个程度,就绝对不会死去的!”金闪肯定的说道。
  
      “强大吗?恐怕你并没有真正的体会到恐惧是什么吧。”老黑摇了摇头说道。
  
      “恐惧?你居然和我说恐惧?你知道我是在什么样的环境长大的吗?我从小就被人丢到了如同地狱一般的地方,和我一起去的有几百个人,都是只有几岁大的小孩,每一个人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但是你知道最后走出来的有几个人吗?就是有我一个!你知道其他的人是怎么死的吗?我又是怎么活下来的,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我是如何活下来的?恐惧?”金闪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她冷笑的说道。
  
      “看来和你这个疯女人没什么好说的,那么小哥到了这个地步只能一起上了。”老黑知道同金闪没有办法交涉。
  
      “多谢你了,老黑,多亏你争取时间,我才把那些棘手的分解魔力给去除掉。”杜雷总算松了口气。
  
      之前老黑忽然间和金闪一起谈论关于虚渊的事情,并不是因为老黑是多么的话唠,而是为了转移金闪的注意力。
  
      这才能够让杜雷有片刻的喘息时间,若不然,当杜雷的魔力处在被分解状态下,无法凝聚形成有效战斗力的状态,遭遇到金闪的攻击,恐怕下场就只有一个。
  
      那就是毙命当场了!
  
      “怎么你们该不会愚蠢的以为凭借这点程度就可以打败我吧?”金闪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如果仅仅是刚才的状态,我的确没有办法同你厮杀,但是倘若是现在的状态呢?”这个时候在杜雷的体表有黑气弥漫开来,很快就为他融为一体。
  
      在他的体表聚集到黑影张牙舞爪,这是凝聚虚渊之力的状况。
  
      “咦?有点意思。”金闪饶有兴致的打量。
  
      “更有意思的还在后头呢!”杜雷往前迅速的猛冲。
  
      他双手往前凭空一抓,很快就抓住了一柄巨大的冰枪,朝着金闪猛刺过去。
  
      在这个极寒地狱当中,他可以将所有的冰气凝聚成他想要变成的形状,形成有效的杀伤力。
  
      有了之前同金闪对抗,险些被她的分解魔力给彻底分解的前车之鉴,杜雷这一次始终同金闪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避免同她的分解魔力正面接触。
  
      这就在一定程度上让他避免重蹈覆辙,在他同金闪纠缠的同一时间,他体表的黑气也朝着金闪发动攻击,老黑在这几天的时间内重新凝聚了一小股的虚渊之力。
  
      虽然无法同彼时在王家墓地的封印之门时候那般强悍,但这也足以周旋一段时间。
  
      “哦?学聪明了嘛,可是别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无可奈何了!”金闪察觉到杜雷始终在同她保持距离。
  
      ()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