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剑徒之路 > 第2267章 深耕

第2267章 深耕

李绩再次回到了贾国,这一次,是有目的而来。
  
  贾国没有改名字,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是大度的佛门觉的无所谓?还是觉得贾道德很好听?也懒的去管。
  
  距离下一次道德碑开启还有五十余年,他也不急于进去,更不会去要求加入完全由和尚组成的长老团,对一个已经在先天道德上试道成功的人来说,如果还不能通过资格争夺,那就是个笑话。
  
  正好有这数十年的时间来消化心中的一些存疑,也是必要的过程。
  
  他在先天道德碑上空停留了数刻,此时的他,和之前的他已经完全不同;之前第一次来这里,他是骨头轻了数两,那是道德碑对他的有限承认;这一次他赫然发现,在道德碑上,他全身重量就只剩下数两,即使他把精炁神全部收敛回归凡人的状态,也能在微风中浮游不坠!
  
  这同样是道德碑对他的默认,只不过这一进一出之间,是不是变化也太大了些?
  
  感觉很新奇,在失去了法力控制下还能飘浮在空中,不得不顺着风的方向,就像一片羽毛……
  
  道德高尚者,就会飘飘欲仙么?
  
  在他的感觉中,和这座道德碑的牵挂越来越深,但还远未达到水乳-交融的地步。
  
  可能是他的道德高度还不够?但更有可能的是,鸿茅的道德并不一定就代表了真正的道德!还有其他三鸿的道德观呢!
  
  这也是他一直以来都在考虑的问题,他到底需不需要在天择大陆的道德碑中修正自己,修正改变自己的道德观!
  
  如果不修正,鸿茅大道还会不会承认自己?
  
  如果修正了,会不会在其他三鸿面前反而起到了反作用?
  
  自己,真的应该以他人的道德标准为自己的准绳么?
  
  为什么不能以自己独立的价值道德观来合这个大道?会更容易?还是更难?
  
  也许等他在道德碑上完全感觉不到自己的重量时,才算是真正的达到了鸿茅大道的要求,但这最后几两恐怕也是最难的过程,重要的是,自己未必会真的去追求这最后几两的减负。
  
  感觉到远远的有人接近,他回到了修士状态,悄悄离去。
  
  这些问题,还需要在时间长河中慢慢追寻真相。
  
  ……贾国,并不是如字意上的那样,是个商贾之国,这完全是两个概念。
  
  恰恰相反的是,这个国家很沉闷,沉闷的让人压抑,因为这里的明里的,暗里的道德规范实在是太多了,让人类的天性很难得到自由的释放。
  
  这又意味着什么?可能每个专修道德的修士都有自己独特的理解。
  
  如何提高自己的道德层次?这是个完全无解的问题!
  
  这可不是简单的做善事,去施舍穷人,去帮助弱者,去扶老奶奶过马路!
  
  而是更深层次上的东西!让人无法琢磨,摸不着头脑,无处着力,甚至也搞不清方向。
  
  在经过数月的深思熟虑之后,李绩做出了大胆的推断!
  
  既然没有方向,那么为什么要强迫自己去找个方向?
  
  既然没有标准,四鸿互相之间的尺度不清,那么为什么要在其中选择其一?反正你顺了一个,就一定会恶了其他三个!
  
  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好像也从来没有刻意的去提高自己的道德?既然这样,为什么不一如既往的继续下去?让时间来证明自己?
  
  道德,就根本不是通过修练能提高的东西!它是修士在漫长人生过程中自然而然形成的东西,没有功法可言,没有秘术途径,是经历的积累,是人生的沉淀。
  
  想通了此节,李绩毫不犹豫的抛开了道德的烦恼,再次把心神沉入对命运大道的探索中,毕竟,这个东西才是他实际面对,需要解决的难题!
  
  他在贾国都城德仰城的最富庶的城区,开了一家问道之馆;在天择大陆,最富庶的背后,就一定意味着和修真有很深的牵连,在这片大陆,没有哪个人的崛起是能离开修真力量的支持的,不管是修真世家,还是道统弟子。
  
  门馆开的很顺利,因为他有意无意的流露出了一丝和正常修士不一样的气息,在开张的第一天,就有尊贵贺者如云,不是元婴,也不是真君,而是几名气度庄严的老僧。
  
  德仰城修真界当然知道这几个老僧的来历,都是现在贾国长老僧团中如日中天的半仙人物,甚至还包括首席僧人,那么,开门馆的人是个什么层次,也就呼之欲出了。
  
  李绩在贾国为人断命的方式和在缘国截然相反,在缘国走的是基层凡人路线,在这里则走的是高层修真路线,阶段不同,在命运大道上的浸淫不同,当然也就不会一直墨守成规。
  
  现在的他再去給凡人算命就毫无意义,只有修士,而且是高境界修士才会更具挑战性,这是他命运大道有所入门的必然结果。
  
  开卦限制,也从原来的无限,到后来的一日三五次,再到现在德仰城的三日一卦!
  
  即使这样,在开馆第二日,他的预约卦相也排到了数月之后,都是真君,元婴级别的大修士,对他们来说,半仙給算卦就是天上掉馅饼,很多人终其一生可能都没有这样的机会。
  
  他仍然遵循严格的规矩,更多的是在修道上提些心境上的多种选择,加上些废话,在其中包含一句半句关于未来的判断,而且尽量避免生死。
  
  这种自我保护非常重要,能让他尽可能少的牵涉进不必要的麻烦中去,在他看来,命运之道本就是干涉未来之道,哪怕只是一句话,都可能对敏感的修士产生影响,会让他们改变某些习惯,某些做法,于是就和本来的轨迹产生了冲突,谁主谁次,相当于变相的加剧了天道的工作量,这是很遭天嫉的行为,也是每一个修习命运之道的修士必须经历的过程。
  
  反噬,对命运道修士来说是一个正常现像,也可以说,所有那些在命运之道上有大成就的修士,都是控制反噬最得力的修士!
  
  当他进入这个阶段时,也就开始着手解决自己的命运枷锁的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