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美利坚仓储捡漏王 > 第七百三十四章 使劲的杀价

第七百三十四章 使劲的杀价

    但是阿布也有一种担心,因为这幅画太恐怖了,他就怕杨念中不要,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和杨念中把关系搞僵了,到时候想挽回这个局面可就难了。
  
      可是他的管家亚历山大又给自己的主人出了馊主意,开始在网上查询华夏各种各样的习俗,看一看这幅画能否让杨念中接受。
  
      他们的想法非常简单,以为上网查询资料就可以弄懂华夏上下五千年文明吗?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他们查询的结果就一样,华夏人呢对13这个数字,并不像西方人那么忌讳,他忌讳的是14,或者是18。
  
      有了这一点就让阿布这对主仆两个信心充足,这不今天一谈判就把这幅画给抛出来了,让他们抓破脑袋都没有想到的是,杨念中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反应一般,没有出现什么欣喜若狂或者是厌恶的表情。
  
      脸上就像是一潭清水一样,什么波澜都没有,什么也看不出来。这让主仆两个心里面特别发毛,你喜欢能露出来表情,你厌恶他也能露出来表情,可是你杨念中面无表情是怎么个意思?
  
      主仆两个费了这么大的劲,说了诸多的好处,甚至把这幅梵高的遗作里面藏的小秘密都给弄出来了,可是杨念中还是不感冒,把主仆两个想的词汇准备的讲演稿全都给倒出来了。
  
      杨念中这个时候开始发力了,作为这副梵高一座的主人阿布让杨念中问的是哑口无言,看到俄罗斯富豪阿布支支吾吾说不清楚,杨念中冷笑着说道。
  
      “说不明白了吧,我就是好奇,难道你买花的时候没有看到13朵花吗?难道你不知道这是梵高自杀前的遗作吗?”
  
      “除非是瞎子才看不到呢,要不然你俄罗斯富豪阿布就让人家给欺骗了,掉到人家设好的陷阱里面去了,让人家坑了你3亿美元。”
  
      杨念中说话可不留一点儿客气,这让俄罗斯富豪阿布尴尬的在那里咳嗽,两只脚都不知道放哪好了,可是杨念中不惯着他的菜,看到阿布坐立不安的样子,冷哼着说道。
  
      “哦,你上当受骗让人家给忽悠了,然后你拿着这幅画,跑到我家里开始忽悠我了,对不对?还3亿5000万美元呢,我1亿美元我都不给你。”
  
      这时候阿布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羞愧难当啊,但是边上的亚历山大可不管那个,他自要做的就是为了阿布这个主人省钱,这是他这个管家的职责。
  
      一看到自家主人被杨念中给收拾的,说不出话来,亚历山大管家可不干了,咳嗽一声把杨建中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之后这才说的。
  
      “杨先生,您杀价杀的是不是太过分了,我们先生买这幅画的时候支付了3亿美元现金呀,难道连1/3价钱您都不给吗。”
  
      看到亚历山大管家这老头子出手了,杨念中更是厌恶,看着亚历山大面带讥讽的说道。“没错,1/3价钱我都不给,我给你一个实价,5000万美元,你要是卖我就要你不卖拿走。”
  
      亚历山大管家可真急了,杨念中给出来的价格是5000万美元,这点儿钱连梵高的一幅向日葵你都买不来,而且还是小号的向日葵,而他们卖的这副梵高遗作,尺寸达到了一米多。
  
      这幅画是梵高自杀前的遗作,完全按照自己真实的生理比例1:1来在画布上画出来的,如果你想知道梵高的上半身比例,你看到这幅画用尺子一量,八九不离十。杨念中杀价杀的太狠了,这让亚历山大管家特别不满,说话的声音,语调也不由的开始往上拔高。
  
      “杨先生,请你拿出点诚意好吗?5000万美元,这价格压根就不可能出现在您的口中。”
  
      我没诚意你们有诚意,你们有诚意,你把这幅画拿出来想卖给我,还要想以3亿美元以上的价格卖给我,你当我是白痴啊,还是有钱的傻子。
  
      看来自己是让亚历山大管家误会,你是阿布的管家没错,你辅佐阿布白手起家,有了今天的资产规模是你这个管家的能力体现,阿布这个主人应该尊重你,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他。
  
      但你也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吧,我杨念中和你有什么关系啊?咱们两个的地位对等吗?你当管家的居然敢质问我杨念中,你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所以呢杨念中的气儿可就拱上来了,坐在边上的约翰一直注意着杨念中的表情,一看到杨念中面无表情了,两只眼睛眯起来了,约翰什么都明白了,兄弟两个从小到大都是同仇敌忾,枪口一致对外。
  
      你别看杨念中在谈判的时候,约翰不参与,但是杨念中生气了或者是受到欺负了,约翰第1个不答应,这也是为什么杨念中这么照顾约翰,这个傻兄弟的原因。关键时刻给力,杨念中不说话不证明约翰不说话,看着侃侃而谈的亚历山大管家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
  
      “亚历山大管家,我请你注意言辞,这不是在俄罗斯,而是在我的庄园。”
  
      说完看到亚历山大瞪着眼珠子闭嘴了,就连坐在对面的阿布都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约翰这才冷声的说的。“阿布先生,亚历山大管家,请你们注意自己的言辞。华夏有一句谚语说的好病从口入,祸从口出,我们兄弟不是谁都可以拿捏的面团,也不是谁都能质问的存在。”
  
      “我们尊重你,是因为你是客人,而且还是主动找到了我们兄弟想买我们手里面的宝物,价格已经给你们开出来了,你们没有那么多钱,所以拿东西顶替,但是你拿出点东西来也得有诚意吧。”
  
      阿布眨了眨眼睛看着约翰说道。“约翰先生您怎么能这么说呢?凡高的话我都拿出来了,难道还没诚意吗?再说了杨先生是华人,他没有忌讳13这个数字的理由啊。”
  
      到现在阿布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弄错了,让杨念中这么反感,这么反感这幅梵高的最后一幅画,边上的亚历山大也不明白怎么回事。
  
      但是约翰这傻大个可知道杨念中为什么这么讨厌这幅画,因为这幅画谁买到手都得砸在手里,无论你花多少钱买的,你都没办法按原价卖出去,更何况是比原价更高的价格卖出去赚点钱了,那根本就是奢望。
  
      难道杨念中把这幅画买回来,就会送到拍卖会上去换钱吗?难道就不能收藏在手里吗?杨念中不是不忌讳13这个数字吗。
  
      对杨念中是不忌讳,但是这幅画太诡异了,杨念中不敢留在手里,不敢留在手里你就得卖出去,可是没人接手你不砸在手里面是什么了。杨念中虽然没有表达出这个意思,但是约翰明白杨念中想什么,要不然也不可能和杨念中配合的这么默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