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一言通天 > 第744章 闭关石头山

第744章 闭关石头山


  得知了石头山的真相,徐言的心头升起一份敬重。
  老迈的风婆婆,为了连大妖都不屑一顾的妖物妖灵,还有那些被当做血食的人族,能做到垒砌一座巨山用来当做弱小生灵最后的避难之地,这种举动称得上大善之为。
  吃完了饭,徐言祭出千机府,邀请老者来府邸走走,风婆婆笑吟吟的答应了下来。
  “陌阳花又长大了不少,不错。”
  “原来你盗走了苍虎林的大妖虎骨,真是顽劣的小子。”
  “冰丝蟹养得不错,能有万只了吧。”
  “花园里的假山怎么不见了,肥九最喜欢那座假山了。”
  老妇人走走停停,笑吟吟的随口说着,看到巨大的妖王虎骨也不惊讶,看到满池塘的小螃蟹还赞叹了几句,只是徐言是越听越无奈。
  “风婆婆来过千机府吧。”
  “是啊,何田的府邸,老身自然来过几次,当年他在天北的时候,被几位妖王压着不敢妄动,只好自己炼制了一座府邸享清静。”
  “肥九身为神纹强者还怕妖王?”
  “寡不敌众啊,两个人族神纹,能敌得过五六位妖王么。”
  元婴与大妖之间的争斗,妖王根本看不上眼,也懒得出面,可是一旦遇到神纹抵达天北,必定极其关注,这也是为何肥九的斩妖盟沦落到如此地步,而天南会出现正邪之分的根源所在。
  有了正邪之分,修行者才会变得越发善战,经历的险境越多,才会变得越强,这种类似于物竞天择,想要借着残酷的修行界让更多强者成长的办法,不过是王八指与肥九的无奈之举罢了。
  从风婆婆的口中,徐言得知了整个晴州只有两位人族神纹,而妖族的妖王则多达五六位,甚至更多。
  “妖主究竟是谁,出现过么,难不成是妖王之上的境界?”
  将风婆婆让到待客的大厅,徐言亲手沏了壶灵茶,不解地问道。
  “妖主只是传说而已,没人见过,至于妖王之上的境界,或许根本不存在。”
  风婆婆笑着举起茶杯,品了品说了声好茶。
  百妖宴看来无法避免,徐言只有苦笑一声,被妖族认准了的妖主之说,又是杀戮渺小的凡人,这种事除非天北的几位妖王出面阻止。
  妖主的传说是妖族的一份信仰,背后必定有妖王的推动与认可,所以百妖之宴,注定会发生在晴州。
  “裂风前辈的羽翅,我想将其炼制成飞行类的法宝,不知风婆婆可否同意?”徐言问道。
  “既然那双羽翅送与了你,就是你的东西了,可随意炼制。”风婆婆笑着说道:“飞行类的法宝,这个主意倒是不错,他最喜欢翱翔在高天之上,能让那双羽翅重回蓝天,他看到的话也会欣慰的。”
  得到风婆婆的许可,徐言点头说好,与老人闲谈了良久,徐言就此了解到极品玲珑果的另一个用处。
  能让大妖得到进阶妖王的机会!
  虽然机会渺茫,但是仅此一点,就能让大妖们不惜代价争夺,多年前的神木峡,被称之为葬妖之地,无数大妖死于争夺极品玲珑果。
  后来有妖王出面,这才有了百妖以人族修士比斗来争夺玲珑果的规矩,如果再斗下去,百年就要死掉一批大妖,天北的妖族也不会如此繁多了。
  只是极品玲珑果太过稀少,传说如果收集到十颗极品玲珑果,一并吞服之后,大妖可成妖王,元婴可成神纹,有白骨生肉,起死回生之效。
  上千年才能收集到十颗极品玲珑果,这种漫长的岁月无人能等待,所以天北根本不可能集齐十枚玲珑果,天南也一样。
  徐言想要留下风婆婆住在府邸之内,这里总比外面的简陋木屋要好,然而老人摆摆手,不在停留,缓步走出了大门。
  府门被徐言始终大开,风婆婆可以随时再来,而且木屋里精纯到堪比灵眼的灵气也会涌入千机府。
  徐言就此闭关在石头山,足不出户,潜心修炼着自己的境界。
  日月轮转,一年又一年。
  高耸入云的石头山,犹如一位沧桑的老人,屹立在天地之间,任凭风吹日晒,若是山体上出现了龟裂,会在第一时间被风婆婆修补好。
  这位执拗的老人,就这样一天天的忙碌着,等待着,随着岁月的流转,横跨晴州的大河,终于越发汹涌。
  河水拍击岸边岩石的声响一年比一年响亮,这条通天之河,出现了决堤的征兆,虽然不知多久才会彻底失去禁锢变成一条施虐晴州的狂龙,但是从河水中吹来的冷风却开始愈发冰寒。
  天南的气候变得无常了起来,时常会在盛夏之际出现大雪漫天,来自蛮族的铁蹄终年冲击着仅存的两大国度,齐普两国的高层也开始渐渐发现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一些血统高贵的皇亲国戚,开始逐渐退出人们的视线,说辞十分类似,告老还乡,可是嗅觉灵敏的重臣们,大多看到了隐藏在其后的真相。
  很多人开始打着养老的幌子,远离了大普的朝堂,离开了大普的国度,不惜长途跋涉远赴海外,其中不仅有年迈的皇亲国戚,也有一些天赋不错的年轻人。
  大普的皇宫之内,皇帝楚宣正在大发雷霆。
  “程昱那个老不死的竟敢阻拦圣驾,他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来人,去给我砍了他的脑袋!”
  面对皇帝的震怒,皇宫之内无人敢抬头,更没人敢真去砍了左相的人头,因为皇帝是在发泄着自己的怒火而已,可不是真要杀掉左相。
  身为楚皇山一脉的嫡系后代,楚宣得知了一个隐秘,金钱宗正在准备撤离天南,远赴海外。
  楚宣作为皇帝来说并不合格,但是常年的帝王之位,让他养出了极其灵敏的感觉。
  他隐约看到了大难临头的征兆,所以决定要随着楚皇山一脉前往海外,可是这位皇帝又舍不得貌美的妃子与成山的金银珠宝,于是命人打造大车三十八辆,他是准备把整个后宫都搬到海外继续做他的皇帝。
  至于臣民,楚宣从来没考虑过。
  他只要皇帝的身份就可以了,哪怕一个臣民没有,能享受帝王之福他就知足。
  大车大多,拉着三宫六院的宾妃,又装着无数财宝,还没走出宫门就被左相堵了个正着,于是老迈的左相以性命相逼,劝回了皇帝。
  国不可一日无君,皇帝如果一走,大普必定会大乱。
  楚宣想走却走不了,程昱则明知灾难将至却从未想过要走。
  左相府内,进阶元婴不久的画圣,皱眉劝道:“这次宗门撤离的缘由,百姓们不会知道分毫,老程,你我相识多年,我不想骗你,如果不离开天南,我们谁都难以活命。”
  “既然宗门放弃了凡人,那老夫就陪着百姓们一起留在天南,留在大普。”程昱已经很老了,两鬓斑白,可是这位左相的腰背始终笔直。
  既然国将破,家将亡,那就陪着家国,陪着百姓,搭上这一条老命又何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