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一言通天 > 第237章 愤怒的画圣

第237章 愤怒的画圣

    徐言躲进天牢的时候,整个京城几乎传遍了天门侯废掉许家小公子的传闻,许家在药铺前找到许敬之的时候,差点没认出来那是许家的小公子。
  
      风度翩翩的许家少爷,被人打了个半死不说,还被废了命根子,这种轰动的消息一旦传播开来,整个京城几乎无人不知了。
  
      许家已然炸了锅,家主许志卿亲自到庞府问罪,誓要废掉徐言的命根子来替自家后辈报仇。
  
      庞万里面对来势汹汹的许家家主,一时也是疑惑不解,他可不知道徐言这是发了什么疯,专门找许敬之的麻烦,直到庞少城从城外匆匆而回,庞万里才得知自己的女儿居然险些失了清白。
  
      将许志卿彻底晾在待客的大厅里,庞万里拂袖而去,他是一家之主,更是钱宗如今的东家,连他女儿的主意都敢打,许家已然猖獗到何等地步?
  
      没什么好谈的,庞许两家算得上不欢而散,徐言根本就没回来,许志卿想要报仇也找不到正主儿。
  
      庞少城见过了父亲禀明缘由,立刻来到后宅拜见他的曾祖母,一见到自家长辈,庞少城是哀嚎了一声,倒头便拜,口称老祖宗救命,庞家的姑爷要性命不保了。
  
      老太君笑呵呵的看着庞少城,也没说帮徐言,也没说不帮,唠了半天家常之后,庞少城实在无奈,只好当先告退了。
  
      面对老太太的唠叨,庞少城可受不了。
  
      庞少城走后,庞万里的身影出现在庞飞燕的面前。
  
      “祖母,您老看,徐言这件事,我们庞家该如何应对。”庞万里的语气十分尊敬,低着头询问着家中最强的这位长辈。
  
      庞飞燕是庞万里的祖母,而且是真正的庞家血脉,并非庞氏,庞家传承悠久,分支繁多,出五服而成亲的庞氏宗亲大有人在。
  
      庞万里对徐言的确有些好感,但是说到底,徐言的身份是齐国的质子,因为一个质子而与许家彻底反目,这种事并不划算,只是庞万里得知了徐言是为了庞红月而与许敬之大打出手,这样一来,他庞万里就不好坐视不理了,可是交恶许家,还不是他这位家主能定得下来的,他需要请示老祖宗才行。
  
      “请观其变。”
  
      庞飞燕仍旧一副笑吟吟的模样,道:“那小子很有趣,少城和红月都险些栽在许家小辈的手里,他是如何发现的端倪呢,连老身都不知道许家人动用了隐身符,他又是如何发现的呢?”
  
      庞飞燕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徐言了,焦急的庞万里与庞少城全都没有看清隐藏在整件事背后的一个疑点,那就是徐言为什么看见了贴着隐身符的许敬之。
  
      听到老祖宗如此一说,庞万里这才豁然惊觉,自己好像小看了他那位便宜姑爷。
  
      “他是齐国的天门侯,如果在大普惹出大祸,你猜,他该去向谁求救呢,他该去何处避难呢?”庞飞燕呵呵笑道:“那是个小滑头,鬼点子不少呢,而且那个小滑头,好像还真喜欢上我家的月儿了,就是不知月儿是不是也喜欢她,假戏还是真戏,呵呵,谁又能分得清呢。”
  
      庞万里离开老祖宗的住处,想的已经不是帮不帮徐言了,而是开始惦记着自己的闺女。
  
      他担心庞红月会不会对徐言动了真情,如果那本是夫妻的一对小两口,真的在这件事过后生出情愫,庞万里忽然发现自己不知该高兴还是伤心了。
  
      孽缘,还真是孽缘啊……
  
      想起徐言质子的身份和朝不保夕的命运,庞万里不由得担心起自己的女儿来。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还没进宗门呢,就先守寡了。
  
      许府,吃了闭门羹的许志卿回来之后大发雷霆,桌子被他拍得啪啪山响。
  
      “庞家欺人太甚!”
  
      许志卿怒容满面,一个人在大厅里低吼着:“难道只有他庞家才有虚丹高手么?我许家在宗门内一样有虚丹强者!庞万里,给你三天的时间,不交出徐言,就别怪我许家不念旧情!”
  
      庞许两家,是在各怀心事中度过的第一天,刚到傍晚而已,另一个惊人的消息开始蔓延在京城的大街小巷。
  
      天门侯与许家小公子斗殴,被押进了天牢。
  
      徐言在天牢的消息,当天就被程昱放了出去,那位左相这是有意告诉许家,徐言的事已然经官查办,你许家等着判决的结果就好了。
  
      得知徐言在天牢,许志卿差点被气个半死。
  
      如果徐言躲进庞家,他许家绝对不会罢休,大不了惊动宗门里的许家强者,也要把徐言抓出来,用不着杀掉,废了徐言经脉外加断了命根子就行,可是人家跑进天牢,许志卿根本无处下手。
  
      闯天牢他可不敢,别看他不惧庞家,对于大普皇族,他们许家就算请来宗门内的长辈,也不是皇族的对手。
  
      程昱的用意其实十分明显,一来是压住许家的气焰,二来他也是打算先斩后奏,先押了徐言,而后将这件事直接推给皇帝,以他左相的地位,说动皇帝保下徐言应该不难。
  
      徐言是大普人的消息绝对不能泄露,他是大普的左相,更无法以自己手里的兵力去保护一个齐国的侯爷,那样一来,他程昱会遭到所有言官的笔诛口伐,为今之计,只有皇帝下令,或许才能保得徐言周全。
  
      为了当年救过自己全家的小道士,程昱这次算是尽力了,第二天的早朝,他这位左相第一个提出了保下天门侯之事,因为是大齐的质子,而且涉及齐普两国的同盟,所以对于这件斗殴的小事,皇帝也十分看重。
  
      有左相力保,皇帝原本也想保下天门侯,只要圣旨一下,许家人就算如何愤怒,至少在明面上不敢妄动徐言,可是有人并不赞同,认为质子的身份,只要是活的就行,至于能不能生儿育女,还是能不能习武,统统问题不大。
  
      与左相唱反调的,除了国师之外,在朝堂上基本没人有这个胆量与身份,纪贤对于徐言其实根本没有在意过,只是左相一旦赞同的事,他这位国师就必然会阻挠,这就是政敌之间的对抗。
  
      你不让我的玉龙道场修建,我就破坏你保住天门侯的打算。
  
      有国师在一旁反对,当今的皇帝又开始犹豫不定了,整个早朝基本是在程昱与纪贤的唇枪舌战中度过。
  
      天牢里好睡了一夜的徐言并不知道,为了他,各方大佬们可谓施展出了浑身解数,有人想彻底废掉他,也有人要力保他无碍,还有人在趟浑水,更有人瞪着通红的眼睛想要掐死他。
  
      想掐死徐言的不是许家的人,而是对面的刘衣守。
  
      “小子,你今天出不出去,你不出去,我出去!”
  
      一大清早,刘衣守就怒不可遏的瞪着徐言,咬牙切齿地吼道:“磨牙能磨一宿,你是嫌自己的牙不够尖呐,等着吃人呢你!”...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