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一言通天 > 第63章 面子能吃么

第63章 面子能吃么


  王八指的确是鬼王门的弟子,而且是鬼王门门下青木堂的人,至于为何在梅香楼当护院,其实是因为太穷了。
  从王八指的口中,徐言得知了一些当今齐国武林界的消息,让他有些吃惊的是,整个齐国武林界,竟然是以邪派为主,这一点倒是与普国的正派为主相反,而齐国邪派之首,便是大名鼎鼎的鬼王门了。
  鬼王门的老巢就建立在丰山城,门主是真正的修行者,座下设有四大护法,十八太保,外加三十六座堂口,青木堂只是鬼王门众多堂口的其一。
  虽然以邪派自居,鬼王门倒也不是见人就杀,江湖中的正邪,不过是江湖人各自分封而已,正派讲究正大光明,邪派行事不择手段,除了修炼的功法不同之外,外人很难分清正邪的不同。
  反正徐言是没看出来正邪的真正差距,太清教自称正道,可是做的那些事恐怕比邪派都不如。
  江湖上的正与邪,恩与怨,很少会牵扯到平民百姓,却能牵扯到皇朝更迭,所以如今天下,不论大普还是齐国,对于江湖门派全都关联颇深,很多门派的身后都有皇家的影子。
  江湖门派的隐秘徐言是无法得知了,不过他却知道了一点,那就是没有钱,就别想加入鬼王门。
  江湖门派都是些好勇斗狠之人的汇聚之地,门派壮大了,自然会有更多人加入,人多了,地位就高,好处也就更多,所以大名鼎鼎的鬼王门招收弟子的第一个条件,就是交钱。
  在丰山城流传着一个说法,鬼门开,财自来。
  鬼门开,说的就是鬼王门招收弟子,不论男女老幼,只要拿钱,就能加入,成为鬼王门的一员。
  王八指已经加入鬼王门三年了,他是鬼王门地位最低的那种,门派有事你得提刀冲在前面,分封好处你得被人挤在后面,实实在在的一个不入流的小喽啰而已。
  别看是个小喽啰,在丰山城报出鬼王门弟子,还真就能镇得住一方地痞无赖,只是每年都要上缴的一大笔银子,成了王八指头疼的地方。
  加入门派可不算万事大吉,你得出力啊,邪派嘛,自然要与正派不共戴天了,见面就要死磕,高手一般都没事,死的全都是王八指这种喽啰,就算不去找正派的麻烦,鬼王门也会经常组织人手猎杀妖物,听说妖物的身上全是宝贝,杀掉一头就能发家。
  除妖的确是好事,看起来是在替天行道,可是除妖也需要用人填呐,按王八指所说,去年他们青木堂就有过一次猎杀妖物,当时派出了上千人马,总共四个堂口配合之下,在深山里与那熊妖搏杀了整整一天一夜。
  最后熊妖终于被击杀,果然浑身是宝,只是王八指连根熊毛都没分到,死了一地门人连个收尸的都没有,全都喂狼了。
  参与猎杀妖物倒也不是白干,至少去年需要上缴的银钱被抵消了,这不大年刚过,王八指就开始为了今年上缴的钱财发愁了,听说梅香楼招护院,他这才兴冲冲地赶来,其实他的地位在鬼王门里只能算作外门或者是俗家弟子。
  每年能交得起钱就不用去效力,交不起的话,至少要跟着门派完成一次任务,这就是鬼王门的规矩。
  听到王八指的讲述,徐言眨了眨眼说道:“门派这么麻烦,不如退出算了,至少不用交钱了,加入鬼王门也没看到什么好处啊。”
  “好处是看不到的。”王八指兴致勃勃地讲道:“你还小,懂得什么,我们江湖人闯荡天下要的就是一个脸面,图的就是一个名气,看你八哥,我这要在街上亮出鬼王门的招牌,那群地痞宵小都得弯着腰陪着笑过来拜见,这就叫面子,懂么小子。”
  “面子能吃么?”
  徐言好奇地问了句,他是没看出来这位鬼王门弟子有什么面子,见到有钱的豪客一样陪着笑脸相迎,笑得比谁都贱,得到赏钱还得吆喝一嗓子谢大爷赏。
  “哎,就是求个扬名立万的机会。”王八指叹了口气,徐言还真就说到他的痛处了,面子能吃的话,他早就当饭吃了。
  “成不了先天,就别想出人头地,我们这群喽啰就是给人卖命的,说不定哪天就被正派给宰了,或者是被山里的妖物给吞了,这年头,邪派不容易啊,我看正派也差不多少。”
  王八指感叹了一阵儿,接着说道:“得,明儿还得练刀啊,这都半个月没练了,真要冲开一脉,我也能混个小头目当当,如果冲开两脉,至少能混个副堂主。”
  “鬼王门的刀法么?”徐言一听刀法来了精神,急忙问道:“是不是习练刀法就有机会冲开六脉了?”
  “废话,练刀练剑的谁不是为了冲开六脉。”王八指翻了翻白眼,道:“拜入鬼王门,图的就是学这套七星刀法,要不然谁会花那么多银子拜进门派啊。”
  听着刀法的名字这个别扭,徐言皱眉道:“七星剑法好像顺口些吧,怎么叫个七星刀法?”
  “的确是剑法。”王八指点头道:“可是剑贵啊,刀便宜,我就买得起刀,所以只能叫它七星刀法了。”
  拿刀练剑法,连徐言这个不懂武艺的都知道刀剑不同路,这位也不知怎么想的,能练成才怪了。
  “王八哥,能教教我么。”徐言笑嘻嘻地问道,他对于武艺也十分好奇,总觉得新鲜。
  一听这话,王八指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一样:“教不了,教不了,真要让门派知道有人私自传授外人功夫,最轻都得被打折双手,然后逐出门派,我可不敢犯这条门规,反正也不贵,等今天鬼门开的时候你拿五十两银子拜入门派,自然就学得到了。”
  五十两银子一套七星剑法,听到这个消息徐言顿时就没了兴趣,拿钱就能买到的功夫,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鬼王门就没有什么好功夫了么?”徐言不甘心地再问。
  “有,不过至少要冲开一脉才有资格习练。”王八指说道:“不但有剑法刀法,还有各种身法,听说我们青木堂上一任的副堂主就是习练的身法,跑得那叫一个快啊,偷了宗门的宝贝,愣是让他给逃出了重重追杀,到现在鬼王门还挂着悬赏令呢,哪怕抓不到人,只要有人得知那位副堂主的消息,都能用消息换来万两白银。”
  头一次听说门派悬赏,徐言显得更加好奇了起来,追问着偷了鬼王门宝贝的那位副堂主究竟是何许人也。
  王八指回忆了半天,这才说道:“叫什么名字我记不住了,我来鬼王门的时候那位早就逃走好几年了,听说绰号叫做飞天蜈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