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一言通天 > 第36章 猪活人死

第36章 猪活人死


  元山寨的三位寨主,对手下的上千山匪的确有着生杀之权,哪怕卢海杀了徐言,都没人敢多说一句,又何况是一头小猪。
  卢海其实并非嘴馋,他只是想起了当时的猪尿,前些时日的忙碌让他暂时忘了这口气,恰巧今天看见了徐言,他立刻想了起来。
  这个憨憨傻傻的小道士他还没兴趣杀掉,不过那头黑猪,他今天是吃定了。
  后厨的菜园里,卢海看到了猪圈里傻乎乎摇着尾巴的小黑猪,于是对着徐言吩咐道:“把猪牵出来。”
  “三当家的,刀来了。”胖大厨殷勤地拿来一把杀猪用的尖刀,刀锋飞快飞快,闪着寒光。
  “我有刀。”卢海探手将背后的长刀摘了下来,翻手挽了个刀花儿,道:“先天武者杀猪,还用得着杀猪刀么,等下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一刀两断!”
  三寨主出刀,自然引得一群厨子轰然叫好,都说杀猪焉用宰牛刀,今天三当家是杀猪用真气了,这可是好戏。
  站在猪圈旁的徐言有些犹犹豫豫,他看了看卢海,又看了看摇着尾巴呼噜噜直叫的小黑猪,一脸苦相。
  “给我麻利点!”卢海在徐言身后喝道:“再不牵猪,老子宰了你!”
  “好、好!”
  徐言答应着,手忙脚乱的打开猪圈门,小黑猪早就等半天了,以为徐言来给它开饭,仗着身子小,挤在了最前面,门外还有两个厨子守着,挡住其他的肥猪出来。
  这些厨子都知道小黑猪和徐言亲近,今天能看到杀黑猪,他们一个个满脸都是幸灾乐祸,乐呵呵地看着徐言抓住小黑猪的两只耳朵往外拽。
  弯腰拽猪的徐言,此时已经不在是憨傻的脸色,而是面沉似水。
  他又一次看到了卢海那柄长刀上出现的暗淡光晕。
  一脉先天武者的真气!
  以真气来杀猪,绝对会一刀毙命,死到临头尤不自知的小黑猪,呼噜噜的叫唤着,直往徐言怀里拱,还以为主人在跟它玩闹。
  厨子们的幸灾乐祸,三当家的阴森杀意,小黑猪的茫然无知,看似毫无退路的境地,其实并非无解之局,徐言将小黑刚刚牵出猪圈的同时,一只手在道袍的遮挡下已然抓住了小黑猪的尾巴,随后就是狠狠的一拉。
  呼噜噜!!!
  犹如被针扎了一样,小黑猪发出一阵嚎叫,从猪圈的门口一头就冲了出去,边上的一个厨子正要拦,竟直接被小猪给撞倒在一边。
  “猪跑了!”
  “抓住它!”
  “锁门,快锁后门!”
  运转着一口先天真气的卢海,这时候差点被气得气脉混乱,大喊着吩咐厨子抓猪,可是那头小黑猪犹如发疯了一样,直接从篱笆编造的院墙上冲了出去,一溜烟地冲进了深山,等到一群厨子追出后厨,连猪影子都看不到了。
  “那什么猪,跑那么快?”
  “我就说那是野猪吧,墙都能撞开。”
  “徐言,你们道观里都是瞎子吧,拿野猪当家猪养?”
  厨子们追不上小黑猪,反过头来开始数落小道士,胖大厨在一旁偷眼看了看卢海,发现这位三当家的脸色越来越沉,急忙上前道:“三当家的,猪圈里还有几头肥猪,不如我们再宰一头?”
  他到不是为了给徐言求情,而是想要拍拍马屁,毕竟这后厨是他说了算,没把三当家的伺候好,今后还不得穿小鞋啊。
  “滚一边去,一群饭桶!”
  胖大厨没成想马屁拍在马腿上了,他可不知道卢海和徐言有仇,被人家骂了一句立刻不敢言语,带着其他厨子退出了菜园。
  临走的时候,始终躲在一边的张河看了眼手足无措的小道士,心说徐言啊徐言,你自求多福吧。
  三当家卢海心狠手辣,这一点元山寨所有人都清清楚楚,惹了这位不开心,是真会出人命的。
  等到厨子们全都退走,卢海眯起了眼睛,盯着面前的小道士,冷语道:“你故意的,故意放走那头黑猪。”
  “我、我不是故意的!”
  徐言急忙摆手否认,神色更是显得惊惧不已。
  “我说你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卢海往前迈出一步,手中的长刀上再次出现了暗淡的光晕,他声音更冷:“我九头蛇既然出刀,就必定要见血,杀不了猪,那就杀人好了,猪活,人死!”
  在看到对方长刀上泛起光晕的那一刻,徐言的心头顿时一沉,眼角一扫,看了眼地面上几块合适的石子。
  猪,的确是他故意放走的,因为小黑猪有个毛病,只要用力拽它的尾巴,它就会发疯一样狂奔,就连徐言都追不上。
  放走了猪,徐言再一次把自己给搭了进去,他没想到卢海居然如此狠辣,杀不到猪,竟要杀人。
  慌乱的脸色在下一刻变得平静了下来,徐言不会武功,也没有与武者交手的经验,然而飞石功夫的精湛,让他能不惧狼虎,如今面对一个先天武者,也未必没有脱身的机会。
  脚下就是两块石子,只要卢海再进一步,徐言决定立刻反击,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卢海的脚步已经抬了起来,手里的长刀隐隐抡起,没等他迈出这一步,菜园的一侧有身影晃动,一句甜腻的女子声音远远传来。
  “呦,我们的三当家原来喜欢欺负孩子啊。”
  腰肢扭动,暗香袭来,挎着竹篮的梅三娘走进菜园,巧笑着说道:“老三,想吃什么和嫂子说,嫂子亲手给你做出来,我会的可比小道士多多了,怎么样,你要不要尝尝?咯咯咯咯。”
  梅三娘的出现,让卢海眼中的杀意消减了大半,看到这个女人,卢海觉得脑仁儿都疼。
  他和大当家可不是什么亲兄弟,元山寨三位当家人的排位也是按照实力,以前梅三娘勾引他的时候都是周围无人的情况下,这次对方居然当着小道士的面就敢如此,这要让廖九鸣知道,明面上或许不说,暗地里不得恨死他卢海不可。
  “大嫂,我就是那么一说。”
  卢海知道在木屋门口他和徐言说的话被梅三娘听到了,现在别说是吃猪肉了,让他吃龙肉他都没心思,躲着这女人越远越好。
  “刚才还有点胃口,现在没心思了,哈,大嫂又来摘菜啊,你忙你忙,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收起刀,卢海不在久留,大步离开菜园,走的时候还恶狠狠地瞪了徐言一眼,那架势分明是让徐言等着,这事儿没完。
  一场危机算是就此化解,徐言在心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眨了眨眼睛,笑吟吟地看向梅三娘。
  “惹谁不好,非得惹九头蛇。”
  梅三娘看到卢海走远,对着徐言嗔怪道:“你这小道士也不是个省心的主儿,要不是刚才看到卢海叫住你,我才跟了来,现在你都没命了。”
  女子柳眉微蹙,点了点徐言的鼻子,低声道:“走吧,离开元山寨,今晚就走,以后再也别回来。”
  徐言刚想说些什么,被梅三娘打断,只听对方说道:“张河我会调走他一天,卢海此人记仇,睚眦必报,听三姐的话,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