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一言通天 > 第33章 杀猪

第33章 杀猪


  噗嗤!
  镰刀落下,直接砍进了猪头,一刀之下,肥猪的半个脖子都被切了开来,血雾喷了一地。
  突然的重创,肥猪根本没有想到,剧痛之下本能的四蹄刨地想要冲出去,然而徐言这种杀猪的办法,是借了巧力,而且自上而下的重击,将肥猪猛地向下砸去,肥猪再要挣扎着站起来,可不是瞬间就能做到的。
  在这头大肥猪刚刚站起的时候,徐言的第二刀已经再次砸落。
  噗!
  噗!
  接连三刀,猪头滚落,腔子里喷出的猪血犹如下雨一样,离着近的几个厨子被淋得满身都是,这还没完,瞬间被枭首的肥猪,猪头丢了,猪身子可还能动呢,四蹄死死地刨地,一下就冲了出去,直奔正对面的胖大厨。
  面对一只无头肥猪的冲锋,胖大厨都傻了,他是厨子,杀猪这种事他见得太多了,可他从来没见过给猪枭首的。
  眼看着无头猪冲来,胖大厨直接被这种诡异的景象吓了个跟头,那只无头猪冲出几步之后,就在胖大厨脚下轰然倒地,猪血喷了他一头一脸。
  “啊!”
  被吓得大叫了一声,胖大厨急忙爬了起来,往旁边窜了出去。
  他是被吓到了,杀猪都能杀得如此血腥恐怖,那个小道士是太蠢了还是故意的?
  厨子们一个个直勾勾的盯着小道士,徐言则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没、没宰过猪,听说重犯临死是要砍头的,猪快死了,也应该砍头吧。”
  用猪和死犯比较,这得多蠢的人才能想得出来。
  厨子们此时终于缓过神儿来,一个个骂骂咧咧回去收拾衣服,宰头猪,弄得所有人全都一身血,这要传出去,后厨这帮人非得被寨子里的匪徒笑死不可。
  杀猪枭首,没人见过这场面,胖大厨指着徐言的鼻子半天,气得他连骂都骂不出来了,说了声废物之后忙着清洗血迹去了。
  “离他远点就对了,省得崩一身血。”
  远处的张河乐呵呵的看着那群狼狈的厨子,为他自己的先见之明感到十分满意,笑着笑着,张河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看到徐言拎着猪头正在对他傻笑。
  本来有些憨傻的笑容,能让小道士看起来更傻,可是满地的血色衬托之下,拎着猪头的小道士怎么看怎么像那些嗜杀成性的修罗,看得张河脖子后边凉飕飕的。
  宰了一头大肥猪,元山寨的晚饭可谓丰盛至极,大块大块的肥肉从后厨送到各处,山寨里到处都是吆五喝六的喊声,晚饭过后,磨刀声更是此起彼伏。
  明天有一场大买卖,刀不快可不成。
  元山匪在天没亮就得出发,他们是劫匪,如果不早点出去,人家一旦走了,他们还抢谁去。
  也不知那几位当家人在哪儿打探到的消息,徐言听那些厨子们说了几句,大致是远处大镇上的一户财主家,往临镇运些香料布匹和羊皮。
  这年月能用得起香料的人家并不太多,虽然普国富庶,但是大多的百姓人家依旧穷困,能吃饱肚子就不错了,尤其是最近几年天灾不断,穷人的数量就更多了。
  还有几天的时间,徐言来到元山寨就足够三个月了,张河只要不再监视,徐言会立刻离开这处匪窝,在他即将远走他乡的时候,一场他并不愿看到的惨案却随之来临。
  这次的劫杀,元山寨的匪人全出,即便是后厨的厨子,也要拿着刀出山。
  大镇上的财主的确是肥羊,但是肥羊可不是傻子,这几年元山匪患闹得四里八乡人心惶惶,元山下的山路但凡能绕行就绝对没人敢走,尤其是大户人家,谁愿意把自己的财货拱手送给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山匪呢。
  元山寨得到的线报不算清晰,而且两镇之间并不需要经过祁元山,飞天蜈蚣无法确定对方会从何处经过,他只好派遣所有的手下出山,埋伏在官道和几处山路。
  这笔货他是势在必得!
  元山匪大多的时间是住在山里,但也有些山匪出没在周围的城镇,打探一些消息,如果守株待兔,那就不是悍匪,而是蠢匪了。
  得知自己也需要出山,徐言就是微微皱眉。
  就要离开这处匪窟了,他不想节外生枝,更不想去杀一些无冤无仇的人,他厌烦匪寨里的生活,所以整天将自己当做一头猪,如今眼看着自由在即,却被一群提着钢刀的厨子拉着,埋伏在距离元山十里开外的一处山路。
  元山寨有一千多人,都是些刀头舔血的悍匪,别看这群厨子平日里负责煮饭烧菜,拿起刀来一样能杀人。
  徐言不知道这次元山匪兵分几路,他这里的山匪足足有百人之多,而且还是一条不算好走的山路,埋伏在官道附近的山匪恐怕更多。
  顶着月光出山,直到烈日当头,不远处的山路上也没看到什么财主的车队。
  倒是有几个砍柴的穷人经过,元山匪们只是看了一眼就没人在乎了,理都没理。
  穷人他们可没兴趣。
  大大的太阳从头顶跑到了西山,黄昏时分,哈气连天的厨子们一个个无精打采。
  一天没吃饭了,昨天吃的那顿好的早就变成了养料,滋养山路边的草木了。
  带头的独眼小头目看了天色,招呼了一声,其他人纷纷从藏身地出来,呼呼啦啦的往祁元山走,今天算是白等了。
  没遇到财主家的车队,徐言倒是十分高兴,随着山匪们回了山寨。
  刚到元山寨的门口,徐言就听到了山寨里传来敲敲打打的杂乱声,伴随着匪人们的大呼小叫,看起来十分热闹,寨子里放着几辆大车,车厢里全都是布匹和羊皮,车辕上遍布着血迹。
  徐言跟随的一路山匪的确毫无收获,但是埋伏在其他地方的山匪,居然成功劫住了财主家的车队。
  轻皱着眉头,徐言心中发沉,表面上还不能表现出来,只好跟着山匪们傻兮兮的笑,眼光四处打量。
  徐言看到了一些外人,应该是护送车队的护卫,足有二三十人,这些人被绑在空地的木桩上,一个个鼻青脸肿,多半都有刀伤。
  元山匪此时围拢在空地周围,三当家九头蛇卢海正拿着一柄钢刀,对着第一个护卫说道:“杀一个同伴,你就是我元山寨的人了,今后好酒好肉,为所欲为。”
  “呸!你们这群山匪,没有好下场!”
  噗!
  那护卫话音还没落,人头已经滚落在地。
  卢海冷笑了一声,走到第二人面前,仍旧是那番话,第二个护卫看到杀人明显胆怯,犹犹豫豫,支支吾吾,卢海看得闹心,等了一小会而已就再次一刀砍了下去。
  “能杀人就加入元山寨,婆婆妈妈的就给我去死!”九头蛇狞声喝道:“一个人我只问一句,痛快杀人的就能活,不杀的,犹豫的,全都死!”
  “元山寨不要孬种!”
  “你们快点杀吧,我们还等着喝喜酒呢,不杀同伴,就把你们全都宰喽!”
  周围的山匪们吵吵嚷嚷,一个个凶神恶煞一样,接下来倒也有几个护卫把心一横,拿刀杀了同伴,加入到山匪的队伍,不过大多人全都死在了卢海的刀下。
  几十具尸体倒在血泊里,血腥的一幕,看得山匪们更加兴奋,一个个吆五喝六随着三当家涌向最大的木屋,那座木屋本该是分赃的大厅,而今天,则成了喜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