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一言通天 > 第31章 后山超度

第31章 后山超度


  午夜的山寨里不时能听到鼾声,在战场上搜索了一天,谁都觉得乏累,将收获分出一半送给三位当家人之后,这群山匪早已搂着自己的银钱沉沉睡去。
  有了钱,就又能挥霍了。
  张河翻了个身,在睡梦中也没忘捂着腰间藏有银钱的地方,他和其他元山匪有些不同,其他人只要抢到银钱只知道挥霍快活,张河却始终将自己的那份钱藏了起来,留作日后离开元山的盘缠。
  没加入元山寨之前,他可是个账房先生,厨子只是副业,算计如何花钱,才是他的本行。
  月光照进窗口,睡梦中的张河觉得肚胀,迷迷糊糊地坐起来,准备去小解,惺忪的睡眼刚刚睁开,就看到床前站着一个人,这一下把他差点没给吓死。
  “谁!”
  还以为是恶鬼索命,张河的汗毛根都立起来了,等他借着月光看清是小道士之后,这才魂魄归位,刚想骂上一句,对方先开口了,语气清冷得让人心寒。
  “晚饭,吃猪肉了么。”
  “猪肉?什么猪肉?”张河打了个哆嗦,想起小道士在峡谷里宰的那个军汉,刚要出口的谩骂被他憋了回去。
  “晚饭,吃猪肉了么。”
  徐言再次的询问,语气平静而诡异,月光里,小道士的脸色清冷又阴沉,小黑猪不见了,唯一的可能就是被杀了吃肉,那的确是一头猪,可也是徐言从小的玩伴与朋友。
  在徐言的心里,小黑猪与铁柱小花那些玩伴一样,如果山匪们吃了他的猪,他就会吃了这群元山匪!
  “吃的面条子,累了一天,哪有功夫给他们煮肉。”张河穿上鞋往外走,他没看到徐言的脸色,还以为对方才回来没吃饭,道:“大锅里还有,饿了你就自己吃吧。”
  看着张河推门出去,徐言的脸色这才好转了不少。
  晚饭没吃猪肉,小黑应该没事才对,可能是跑出猪圈了。
  对于猪跑出猪圈,徐言并不担心,在乘云观的时候,小黑也经常会逃出去疯跑,半天后还会回来,那可不是家猪,就算镇子里有人想抓都抓不到的。
  和衣而卧,徐言轻轻呼出一口气,想着小黑猪如果逃进深山,最好不要回来,这里可是匪寨,不是临山镇。
  野猪,就该生活在深山里才对。
  一夜无言,天光刚亮,徐言早早就起来了,仍旧在后厨忙碌着,让他欣喜又无奈的是,小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自己回来了,仍旧在猪圈里对着徐言呼噜呼噜傻叫乞食。
  “你是野猪呀,回到深山里不好么。”
  呼噜呼噜!
  “算了,过阵子我们一起走吧。”徐言一边喂猪一边径自说着:“多吃点吧,怎么吃也长不壮……咦?”
  倒满食槽,徐言好奇地盯着小黑猪,一天不见,小黑好像长大了一圈,至少能多出二斤肉。
  细微的变化,其他人是看不出来的,徐言和小黑天天待在一起,小黑猪胖了几斤,他一眼就看了出来。
  “难道是元山寨的伙食太好了?”徐言疑惑地挠了挠头,随后傻笑了起来:“那你就多吃点,你长壮了,我就可以骑着猪赶路了,嘿。”
  自从去过一次祁渊峡,元山寨的山匪明显少了起来,三三两两的山匪不时结伴出山,去附近的城镇挥霍一番,回来的时候不时酒气熏天,就是满眼血丝,那是输钱输的。
  憨厚的小道士仍旧每天在后厨与菜园之间忙碌着,元山寨的山匪也习惯了这个勤劳又憨傻的小道士,除了偶尔蛊惑一番这个傻兮兮的半大孩子之外,后厨大部分的活计全都推给了徐言。
  谁让他是个憨子呢,还是个爱干活的憨子。
  这一天清晨,徐言在菜园摘菜的时候,梅三娘再一次出现在后厨。
  每天都自己来摘菜的压寨夫人,早就认得了徐言这个小道士,梅三娘在摘菜的时候通常都会调笑一番傻兮兮的徐言,不过这一次,她的神色显得郑重而低沉。
  “小道士,今天是我弟弟的祭日,需要准备什么,你说吧。”
  梅三娘今天穿着一身素衣,静颜不施半点粉黛,没有挎着篮子,而是拿着一方白帕,来到菜园之后,当先对徐言问道。
  得知今天是梅三娘弟弟的祭日,徐言打了个稽首,道:“心若诚,三炷高香足矣。”
  “好,随我来吧。”梅三娘稍微有些意外,她已经准备好了诸多纸钱黄酒,既然对方说三炷高香就够了,她也不在多提,转身走向后山。
  净了净手,徐言看了眼菜园另一侧假装忙碌的张河。
  “你去吧,今天的活交给我了,夫人的吩咐就是圣旨。”张河在一旁弓着腰说道:“夫人慢走!”
  别说三个月的期限就要到了,哪怕徐言刚来,夫人一旦开口,他可不敢阻拦,在元山寨,梅三娘的话有时候比二三两位当家的都好使。
  离开后厨,徐言随着梅三娘来到后山一处空地。
  空地上立着一座坟茔,没有石碑,看起来有些荒凉,不过坟茔周围却没有半根杂草,看样子应该是时常有人收拾。
  一路上梅三娘始终沉默不语,徐言看不到她的脸色,但能感觉到一股压抑许久的怨气,到得坟前,徐言接过对方带来的三炷高香,抬手插在坟前,而后整衣襟打稽首,诵了声道号,开始了超度。
  坟里的人已经死了多年,这种超度不需要太过正式,因为时间,可以磨灭一切,包括死人的怨念。
  小半天的超度,徐言始终神色庄重,等到超度结束,他起身之际,才看到梅三娘的一双丹凤眼已经哭红了,而且那双漂亮的眼眸里,有一股深深的恨意。
  高香早已经燃尽,梅三娘仿佛沉浸到痛苦的回忆里,彷如自语般说道:“五年前,我替家里到普国收购药材,小城缠着我非要跟来见见世面,两国边境这条路不好走,可是我也走过多次,之前的祁元山,根本没有山匪的,看不得他哭闹,这才背着家人把他带了出来,没想到,他再也回不去了……”
  梅三娘口中的小城,是她的亲弟弟,五年前随着姐姐出发的时候,年仅十一岁,一次走商,小小的少年就此永眠地底。
  梅三娘在坟前的低声诉说,充满了浓浓的悔意,徐言安静的站在一旁,这种告慰亲人亡魂的时候,他是不会插话的。
  如泣如诉的低语说了许久,梅三娘的双手已经扣进了土里,不但脸色阴沉得吓人,眼中更是涌动着一抹凶戾,就好像那些战场上战死的亡魂,带着不甘和仇恨,徘徊在他们的战场,久久不散。
  “慈悲,慈悲。”
  徐言微微皱眉,打稽首念了声慈悲,道:“人死不能复生,施主节哀。”
  仿佛被这声慈悲惊醒,梅三娘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松开手中的泥土,缓缓站了起来,女子在拍打手上的泥土之际,徐言能看到对方的双手上有些细小的伤疤,像是被蚊虫叮蛰所致。
  “如果小城还活着的话,与你差不多年纪了。”
  女子再度恢复了妩媚的神色,望着面前的小道士看了许久,忽然做出了一个怪异的举动,只见她张开双臂,一把将徐言搂在了怀里,惊得小道士眼睛瞪得老大,嘴巴更是被绵软的一片给堵死,气都喘不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