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一言通天 > 第29章 眼中星纹

第29章 眼中星纹


  超度了一番战死的亡灵,徐言刚想离开战场,没想到发生了让他心惊肉跳的一幕。
  无边的煞气全都奔着他冲来,没入他的左眼,刺痛的感觉非但没少,反而越发剧烈了起来。
  眼睛里仿佛有烈焰在燃烧,徐言踉跄着仰面朝天跌倒在地。
  他此时所看到的天空,变得无比诡异,一半殷红,一半晴朗,左眼中遍布血色,右眼则茫然无措。
  要瞎了么……
  强忍剧痛的徐言在昏死过去之前,只想到了这么一种可能。
  自己的左眼,恐怕真的要瞎了。
  瞎了也好,至少看不到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最后一缕夕阳随着升起的月亮消失在天边,峡谷中一片昏暗。
  惨白的月色洒来,昏暗的峡谷变成了清冷的修罗场,被浓重的血腥所引来的野兽,开始逐渐蚕食着战场上的尸体。
  它们是战场上最好的清洁工,腐肉如果久存,会变成瘟疫,而瘟疫,则会毁灭城镇甚至是国度。
  没人在意昏死在战场的小道士,元山匪早已走得一个没剩,他们是山匪,早已将同情这两个字从心头抹去了,更不会去查看一个刚刚加入山寨的半大孩子,即便是张河,在爬到山顶之后发现徐言还没跟来,也没有再下山的打算,而是当先返回了山寨。
  人命不值钱,尤其在这些匪人眼里。
  半年一次的死人饭,捞足好处的大有人在,被那些濒死的士兵突然击杀的也不是没有,这些元山匪们还要回去交差,将自己的所得分出一半来交给三位当家人,谁都在算计着自己的收获,一个小道士的死活,没人管的。
  元山寨距离镇西军的驻地不算太过遥远,飞天蜈蚣既然敢把山寨建在祁元山,这半年一次的死人饭才是他看中的东西,不但能得到银两,最主要的是,他能从边军征战之后的战场上得到大量的武器甚至是盔甲。
  劫杀过往的行商,是得不到武器的,这也是廖九鸣为何要占据祁元山的真正缘由。
  入夜之后,峡谷里到处能听到野兽咀嚼的响动,面对如此多的血食,狼虎甚至能互不干扰,有成群的秃鹫落了满地,一波波的狼群更是包围了整个峡谷,返回山顶的小路彻底被一群野兽堵死。
  昏死在战场中心的小道士,犹如昏睡在一片尸山兽海之中。
  峡谷中的煞气已经消失不见了,全都吸入了徐言的左眼,这种异象,是徐言这些年来从没有遇到过的。
  他昏死的时间不算长,一个多时辰之后,小道士已经转醒。
  左眼依旧有些刺痛,不过比之前的剧痛要轻了许多,刚一清醒,徐言立刻捂住自己的眼睛,许久才渐渐睁开。
  眼前模糊不堪,好像隔着一层轻纱,徐言没有动,就那么静静地躺在尸体堆里。
  眼睛看来是没瞎,不过这不重要,如今让徐言担忧的,是他如何从觅食的兽群里穿行过去,吃着血食的野兽一旦发现他这个活人,恐怕立刻就会围杀而来。
  眨了眨眼睛,望向夜空的徐言仿佛看到了一颗离着自己很近很近的星星,那不是天上的星星,而是他眼里出现的星纹。
  在徐言清醒过来的那一刻,他的左眼里,的确出现了一道星纹的轮廓,很淡,却十分真实,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道暗淡的星纹也渐渐隐没了下去,最后无踪无迹。
  徐言想不通为何战场上庞大的煞气会被吸进自己的眼睛里,既然想不通,他只能归纳到自己天生怪异的眼瞳了。
  他能看到许多旁人看不到的东西,能看到这些幽灵鬼怪的眼睛,正是徐言的左眼。
  在很小的时候,徐言还无法视而不见,他试过始终捂着左眼,也试着做过一个眼罩,在无法忍受的时候,他甚至用道观里的铁签刺过自己的左眼。
  他想挖下去那只让他恐惧的眼睛,但是始终没有成功。
  并非他没敢下手,铁签狠狠地刺进了他的左眼,却如同刺在一块铁块上,竟然连一丝一毫的疤痕都没有留下,根本就扎不动!
  左眼的异样,徐言已经习以为常了,可是今天这种左眼主动吸纳气息的怪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轻轻地爬了起来,徐言开始查看返回祁元山的路线。
  留在这里,恐怕天还没亮,他自己就得被兽群给吃掉,因为峡谷两侧,还在不断有野兽汇聚而来,死人的确不少,可如果兽群太多,一样是不够吃的。
  原本就是万恒山脉的分支,这处祁渊峡位于祁元与临渊两座山脉之间,野兽必然繁多。
  明亮的月色越发暗淡了下来,天空中有乌云涌来。
  不能再等了。
  徐言紧蹙着眉峰,开始向着祁元山的山脚缓慢的移动,两只手里各自掐着两块石头,再等下去,等野兽吃完外围的尸体,再想走就更难了。
  几十丈开外的地方,一群野狼正在啃死着血肉,在狼群中,身形硕大的狼王猛地抬起头,两只狼耳朵动了动。
  狼的敏锐,让这头狼王发现了徐言的踪迹,一声凶狠的狼嚎在月亮即将被乌云遮住的时候响彻峡谷。
  嗷呜!
  狼王的嚎叫,惊动了所有的野兽,于是一双双或大或小,却全都幽深血红的兽眼同时盯了过来。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徐言右手中的石子已经飞了出去,直接将狼王打了个趔趄,狼头都被差点打穿,在飞石飞出的同时,徐言更是身形一矮,双腿撑地。
  他需要亡命的奔跑了,只有逃过兽群的追杀,爬上登山的小路,才算逃过一劫。
  徐言的飞石的确精湛,就算面对几只狼王他也不惧,可现在他是孤身一人,又深处兽海中心,想要逃到山脚,只能看运气了。
  四周瞬间变得黑暗了下来,月光的消失,让徐言的奔逃变得更加不易。
  或许连老天都不想帮助他这个小道士,徐言在心头苦笑了一声。
  四周的黑暗无法影响徐言那只左眼的视觉,可是黑暗却能让野兽们更加容易藏身,在月光消失的同时,徐言能看到一些庞大的身影在远处徘徊。
  峡谷中的血腥不但能引来无数野兽,也能引来栖息在深山中的妖物。
  分辨出登山的方位,小道士准备拔足狂奔,而这个时候,在祁元山的山路上,有一道更小的黑影冲了下来,四蹄狂奔,如风似电,冲到山脚之后一头撞进了一波狼群之中,随后就是野狼们哀嚎着四散奔逃。
  有呼噜呼噜的吃食声响起,一具具残破的尸体几乎在眨眼间消失不见,不大会儿的功夫,一片尸体竟被那团黑黑小小的东西吞了个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