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一言通天 > 第27章 死人饭

第27章 死人饭


  听到喊杀声的时候,徐言正在帮着几个厨子准备早饭。
  “到日子了?”胖大厨舀起一勺子稀粥,喝得正香。
  “好像提前了吧,我记得上次交战应该没到半年。”另一个厨子听到喊杀声非但不惊,反而显得十分高兴:“管他呢,等到三天一过,我们又能小发一笔了,嘿嘿,不吃死人饭,天天穷光蛋呐。”
  “杀吧,让那群边军杀得两败俱伤最好,死得人越多,我们才越能发财啊。”胖大厨狞笑了起来。
  隐隐约约的喊杀声是从山脉的另一端传来,后厨能听到一些,山寨里可就听不清了,不过两国边军发生大战的消息,明显让元山匪显得兴奋了起来。
  不多时,从后厨流出去的消息传遍了元山寨,时而能听到一些开心的大笑声传来。
  “死人饭?”徐言在砍柴的时候问着身旁的张河:“怎么吃,好吃么?”
  “看运气,谁运气好,谁就吃得香。”张河嘿嘿一笑,道:“前些日子跟你说的好地方,就是祁渊峡了,这次齐普两国边军好像开打得早了点,我以为等到三个月之后,没成想两个多月就开始了。”
  看了看面前这个老实又能干活的小道士,张河犹豫了一下,道:“算了,带你去吧,到地方别乱跑,跟着我走,事先说好了,你要是找到什么值钱货,得分我一半,按理说加入山寨不到三个月的新人,是不许离开祁元山的,谁让我看你顺眼呢。”
  “行啊。”徐言用力地点着头,道:“有好东西一定分给顺路施主。”
  天天的顺路施主叫着,听得张河都习惯了,无奈地摆了摆手,自己忙别的去了,刚开始的时候他的确是寸步不离,到了两个月之后,他也懒得成天盯着一个傻兮兮的小道士了。
  在他看来,这种能吃能睡的傻货就算跑了也好,起码给元山寨省些粮食。
  三天的时间不长,在后山时而传来的喊杀声中,徐言依旧吃得香甜,睡得香甜。
  既然以猪为目标,自然要和猪一样了。
  三天一过,天还没亮张河就与徐言当先出发了,翻过元山寨所在的山头,两人没入了幽深的山林深处,不多时,元山寨里的匪人三五成群地离开了寨子,进发的方向都是后山。
  山脉的西侧,存在着一片巨大的峡谷,峡谷两侧是千丈高峰,前后更是超过了五十里之遥。
  峡谷东侧的山脉叫做祁元山,而西侧的山脉却不是这个名字,叫做临渊山,这片巨大的峡谷,被称之为祁渊峡。
  祁渊峡不但是万恒山脉的一个豁口,也是南北两座国度的边境所在。
  普国位于祁渊峡以南,齐国则位于祁渊峡以北。
  巨大的峡谷,是齐普两国之间唯一的通道,两国也在祁渊峡的南北驻扎着数量庞大的边军,不单为了镇守国门,也为了威慑对方。
  齐普两国可不算什么友邦,如果有机会的话,谁都想在对方身上咬下一口肉来。
  江山社稷,自然是越大越好,两国历代的帝王没少发生过冲突甚至是恶战,虽然近几十年来齐普两国不在发生战乱,可是六年前,随着大普左相的一道命令,位于祁渊峡的两国边军再次发生了大规模的冲突,而且这份冲突一直持续到如今。
  六年来,每隔半年左右,两国边军都会在祁渊峡会战,数万人的征战,使得这片巨大的峡谷成了埋骨之地,不知多少边军身死,而齐普两国之间的关系也开始逐渐恶化。
  有些奇怪的是,无论每次征战谁败谁胜,双方全都十分默契地在三天后收兵,不会进犯对方的丝毫领地,更不会冲开边关踏入敌国疆域。
  祁渊峡顶端的山头上,徐言与张河正趴在石头上往下观望。
  既然是死人饭,自然是人死了之后才行,如今的祁渊峡里,正在上演着最后的两军交锋,那些边军活着的时候,元山匪可不敢下去。
  高达千丈的山顶,以徐言的目力来看,峡谷里都是密密麻麻的黑点,就像两伙蚂蚁在打架,可即便如此,战场上一片片倒下的身影,也犹如收割的麦田一般,看得人惊心动魄。
  “两国交战啊,这才叫生死厮杀。”张河趴在石头上频频咂嘴:“要是让这群煞星冲进元山寨,恐怕我们一个也活不成,边军铁骑,比那些饭桶官兵捕快强太多了。”
  “齐普两国经常打仗么?”徐言在一边好奇地问。
  “差不多半年一次吧,从没断过,自少从我来到元山寨之后,每隔半年都会来一趟祁渊峡。”张河随口说着。
  “为什么打仗呢?”徐言又问。
  “听说是六年前左相的一道命令,没听说过奸相误国这个说法么,说的就是普国左相。”
  “奸相怎么误国了?”
  “奸相……我哪儿知道他怎么误的国。”张河没好气地说道:“来元山寨之前,我就是个账房先生,跟着主家落的难!”
  “账房施主,难道你也杀人了?”
  “杀了一个管家,不杀他我就得死,人到了那一步,谁还顾得了别人,什么账房施主,你还是叫我顺路施主吧,听惯了……”
  随着山顶两人的谈论,峡谷里,征战了三天的大军终于双双退兵了,从上方看去,峡谷中的蚂蚁群仿佛被人从中间切了一刀一样,活人分别退到了峡谷之外,而死人,则永远留在了这片埋骨之地。
  “打完了,咱们再等等,怎么也得晌午在下去。”
  看着不远处有元山匪已经开始往山下爬了,张河倒是显得谨慎,这片山头虽然陡峭,倒也不是下不去谷底,一条崎岖陡峭的山路早被元山匪们在这些年踩了出来。
  “下边的尸体可都是边军,有没死透的,离着近了给你一刀,你也就归西了,那帮杀才在明知自己必死的时候,看到活人跟看到血食一样。”
  张河翻了个身,舒舒服服地躺在石头上,道:“心急吃不到热豆腐,被热豆腐烫到无所谓,被烫死可就憋屈了。”
  能有如此见识,看来这位应该是吃过亏。
  两国边军早已退出了峡谷,三五成群的元山匪好像一个个幽灵一样从山脚摸向战场,不断翻找着尸体上的值钱东西,有人找到一些碎银子,有人扒下来半套盔甲,也有人得到一柄锋利的钢刀。
  张河口中的死人饭,就是在这群死去的边军身上找好处。
  每隔半年的一场两国边军大战,每一次都有至少数千人葬身祁渊峡,边军倒也打扫战场,都是简单的收拾一番也就了事了,没人会将尸体全都搬回去。
  这里毕竟是边境重地,双方全都不敢大意,宁愿扔下那些尸体喂狼,也不会留给对手丝毫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