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一言通天 > 第20章 无声的提示

第20章 无声的提示


  徐言的出面,并没有缓解程家面临的危机,他这种不顾颜面的自保,听得车厢中的程林菀几乎咬碎银牙。
  程林菀恨徐言胆小如鼠,与狼为伍,可程昱的心里并没有丝毫怪罪小道士。
  因为他不久前才告诫过徐言,杀一头救过自己的猪不好,能留则留,而那番告诫的言外之意是,如果即将饿死,猪,还是要用来吃的。
  程老妇人的讲解,没想到两天之后当真成为了事实,只不过临死之际,徐言没有吃猪,而是要吃掉他们程家。
  两位老人的目光互相望去,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种无奈,却没有丝毫的恨意。
  他们程家已经必死无疑了,可是徐言当真只是个路人啊,没有程昱的相邀,人家这时候还在山林外烤着打来的野味,吃得香甜呢。
  借着程家这头将死的猪,如果能保住一命,也算一场造化了。
  “杀人?”
  车外传来了小道士惊恐的声音:“我、我没杀过人啊!”
  车中的两位老人缓缓闭起了双眼,程昱正襟危坐,腰背笔直,老妇人死死地搂着孙女,他们已经做好死去的准备了。
  人生自古,唯死而终。
  有低低的抽泣声响起,两个年幼的丫鬟瑟瑟发抖地挤在一起,不敢哭出声来,一边死命地捂着嘴,一边留着眼泪,主人家一旦遇难,她们也是活不成的。
  “没杀过?刀扎下去就成,简单得很!”
  “杀了他,你就杀过人了,想要跟着我们元山寨好酒好肉,没有投名状可不行啊,小子,下手吧!”
  “杀了他!杀了他!”
  窗外的喧嚣仿佛越来越远,程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六年前的往事渐渐浮现在眼前。
  当年的朝堂之上,也是如此喧嚣,喊叫着杀了他这位左相的御史言官更是如同蚊蝇,驱不散,也赶不尽。
  只因为挑起一场齐普两国的兵戎相戈,他程昱是罪魁祸首。
  奸相误国的名声,他背了整整六年,可是先皇的承诺,其实只有三年而已。
  三年前,他就该恢复左相之位了,不知为何,那道晚了三年的圣旨,随着先皇的驾崩被埋没在尘埃当中,如今,才被送到他的手中。
  已经晚了。
  这六年发生了太多的事,蛮族铁骑踏遍了天南十六国中的半数河山,早已开始休养生息,齐普两国兵戎相见,原本的练兵目的变成了应付差事,扔下些军兵尸体了事,渺无人烟的祁元山,也成了匪寨贼窝……
  双手死死地捏了起来,曾经的宰相忽然恨意大起。
  他恨先皇走得太早,恨奸臣贼子霍乱朝纲,恨普国之人被多年的繁华所麻痹,恨军中再无善战之人,更恨那些所谓正道的太清教道人与窗外的山贼匪寇。
  他恨自己太过心急,如果等上几天,据守边关的小儿子已经派遣军队赶往临山镇,接应他这位老父进京了。
  太清教的道士让老人怒不可赦,前日清晨的那场异象,更加让这位老人焦急不堪,他要做的事太多,他要打压住国师的气焰,更要查清乘云观消失的真相,神武炮的存在太过重要,容不得他耽搁片刻,只不过如今,一切都已经晚了。
  曾经的左相,即将成为人家的刀俎鱼肉。
  “拿起刀。”
  身形高瘦的汉子来到徐言身旁,脑袋后面编着九根细长的辫子,他是元山寨的三当家卢海,绰号九头蛇。
  看着对方犹豫不决的模样,卢海用脚踩了踩血泊里的钢刀,龇牙笑道:“想要杀人,先要学会拿刀,只要拿得起刀,你就可以自称武者,小子,这天下最值钱的是人命,最不值钱的,也是人命。”
  眼中凶芒闪动,九头蛇冷喝道:“你不杀他,我就杀了你!”
  “武者……”徐言被对方狰狞的面孔吓到了,急忙哆哆嗦嗦地捡起大寨主扔来的钢刀,起身的时候还不忘问一句:“我、我现在是武者了?”
  “没错!哈哈哈哈!”卢海狠狠地拍了拍徐言的肩头,用下巴点指着血泊里重伤的程家下人,道:“你已经是武者了,去,把他杀掉,你就是我元山寨的武者,今后吃香喝辣,在祁元山方圆百里之内可以为所欲为!”
  三寨主的教唆,仿佛地狱里的魔鬼,徐言变得直愣愣的,刀尖在颤抖中指向了那个程家下人,对方却凛然不惧,带着充满怒火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徐言。
  小道士杀人,这种好戏可不多见,路边的许多山匪逐渐围拢了过来,看着徐言一步步逼近对方。
  濒死的家仆放弃了挣扎,在血泊里艰难地支撑着坐了起来,就那么盯着逼近的徐言,他要亲眼看着对方落刀,他做鬼也不会放过这个卑劣的少年人。
  血痕模糊了双眼,他用力地擦了擦,隐约中,他好像看到小道士的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听到丝毫的声音。
  他在说什么?
  噗!
  刚刚在心头生出疑惑,肩头已经被钢刀插了进来。
  “歪了歪了!”
  “那里不要命,往心口扎,这个笨蛋。”
  “你是猪啊,心在哪不知道吗,自己摸摸心口,对,就哪儿!”
  一众匪人的大呼小喝,引来了更多匪人的围观,嘻嘻哈哈的看戏一样,就连一侧的大寨主飞天蜈蚣都觉得十分有趣,饶有兴致地看着小道士杀人。
  廖久鸣身旁一位铁塔般的壮汉瓮声瓮气地说道:“大哥,那小子太蠢了,有老三教他都不会杀人,连他一块砍死得了。”
  说话这位名为寒雷,是元山寨的二当家,绰号震天雷,鲁莽好战,刚才带人冲杀程家下人的就是这位,程家下人虽是仆人,倒也身手矫健,却大多被这位斩于刀下。
  “交了投名状,他就是元山寨的人,我飞天蜈蚣何时说话不算话了。”廖九鸣说道:“只要他敢杀人就成。”
  噗!
  第二道血线飙溅,濒死的程家仆人这次身上又多了个洞,不是肩头了,而是腰腹。
  “小子,你他娘真是猪么!”
  一旁的三当家卢海被气得不轻,一脚踹过去,差点把徐言踢了个跟头,怒道:“第三刀再要扎不死人,我扎死你!杀了他,车里那丫头明天就是你的玩物,三爷我做主,送给你了。”
  明天,那丫头就成死物了,卢海如此想着,把死人送给这个小道士,他绝对大方得很。
  元山寨的山匪有上千人之多,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如果被掠来,下场可想而知,第二天一到,绝无生理可言。
  “好、好!”
  双手握刀,徐言大喊着第三次冲了过去,这一刀直接刺中了对方心口,力道却太小,入肉一寸,竟是一刀没有扎死对方。
  两张同样狰狞的面孔几乎贴在了一起,濒死的程家下人这一次终于看清了对方无声的口型。
  那该是在喊着一个字,徐言想要在无声无息中对他发出的提示……
  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