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一言通天 > 第15章 与狼为伍

第15章 与狼为伍


  第二天的清晨,阳光依旧明媚,临山镇的家家户户也依旧如往日一样的生活着,人们为着吃穿用度而忙碌。
  太清教的高人已经做过了法式,在百姓们看来,今年一定有个好收成。
  世间皆凡人,只要自己安泰,没人愿意理会别人家的生死存亡,或许只有那些徐言的玩伴们,才会为失去师父的小道士而感到难过。
  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吃过早饭的铁柱带着一群伙伴们轻车熟路地爬上了乘云观的墙头。
  一排小小的脑袋先后探出围墙,寻找着徐言的踪迹。
  清晨的时候将师父的遗骨埋在了老坟山,徐言此时刚刚回来,正在喂猪,手里还抓着一张大饼,和小黑猪一样吃得开怀。
  看到徐言没有一蹶不振,铁柱这才放下了心,在墙头上喊道:“徐言,南门外的荒草林逮蝈蝈去啊,我们等你。”
  “昨天我逮到一只大肚子将军,叫得脆响!”
  “我们比比谁逮的多!”
  其他少年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希望徐言能跟他们去玩耍,实际上这些半大的孩子们也是担心着徐言的心情。
  毕竟徐言与老道士相依为命,师徒如父子,徐道远一下子走了,如果说徐言一点不伤心是不可能的。
  伙伴们的好意,徐言清清楚楚,他抬头笑了笑,嘴里嚼着大饼说道:“好呀!”
  “放肆!”
  冷冷的喝斥从远处传来,绕过大殿的疤脸道人对着墙上的少年们骂道:“道门清净地,再要乱喊乱叫,打断你们的腿!都给我滚!”
  对于一群半大的孩子,用不着给什么好脸色,疤脸道人的喝骂,吓得少年们急忙缩回脑袋纷纷跑远,铁柱在跳下院墙的时候还不忘提醒徐言:“我们在南门等你!”
  “一群猢狲,哼。”
  跟在疤脸道人身后的几个道士低声咒骂了一句,几人来到徐言近前,隐隐将其围住。
  疤脸道人盯着这个小道士半晌,语气冷漠的说道:“你叫徐言是吧。”
  徐言点头,眨了眨眼睛。
  “你师父走了,以后有什么打算。”疤脸道人继续问道,看架势是在关怀,可是语气里听不出半分关切的味道。
  “没什么打算啊,还住在乘云观,每天挑水喂猪,吃大饼。”徐言扬了扬手里的半张饼,语气自然地说道。
  “哈,喂猪,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主儿。”有人在一旁嗤笑了一声,他还想笑骂几句,被疤脸道人用眼神止住。
  “徐观主深明大义,为救苍生而去,值得我辈道家同门敬重,既然你是观主唯一的高徒,年岁又太小,不如入我太清教,至少有这诸多同门照料。”
  疤脸道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底有一丝狠戾闪过。
  既然逼死了一个老道士,最好还是斩草除根,就算现在他不能出手杀了对方,等到离开临山镇的时候,他也会顺手弄死眼前这个小道士,除非对方能加入他们太清教,这样一来不但临山镇有了第一个信徒,以后办事的时候,也会多一个替死鬼。
  “太清教?”徐言挠了挠脑袋,问道:“管饭么?”
  一句管饭么,听得几个道士先是一愣,随后就连疤脸道人都笑了起来:“管饭,不但管饭,还管你这辈子衣食无忧。”
  “好呀。”徐言啃了口大饼,用力地点着头。
  “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太清教弟子了。”疤脸道人微笑着说道:“今天我们要在临山镇广招信徒,徐言,你就做一次扫洒童子吧,随我来。”
  既然之前的法事已然做完,太清教的名头更是深入人心,那么下一步,就该广招信徒了。
  不多时,一行道人离开乘云观,一路上高呼教义,鼓乐喧天,而徐言也终于知道了什么是扫洒童子。
  就是队伍最前边那个净街开道的。
  捧着一个瓷坛,里面装的清水,走几步就要用手捧出一些清水洒在路上,这就是所谓的扫洒,而徐言就是童子了。
  听到动静的百姓纷纷走出家门,在得知了太清教不但招收门人,还招收一些俗家弟子,人们顿时蜂拥而至,不大会儿的功夫,几十号百姓成了太清教的俗家弟子,只要按月供奉些银钱,就能挂着太清教的名头,受仙家庇护。
  一路行来,俗家弟子收了不少,一些闲汉更是成为了太清教的正式门人,一时间太清教的声望在临山镇如日中天。
  有人敬畏着这种普国一流的门派,敬畏着仙人法力,当然也有人不屑一顾,甚至呲之以鼻。
  当道人们的队伍路过程家的时候,正在整理行装准备近日离开临山镇的程林菀,在家门口冷眼看着闹剧般的队伍,队伍前那个洒水的小道士更是让她鄙夷万分。
  昨天徐道远为了救下两个娃娃而葬身火海,今天徐言就成了太清教的人,在程林菀的眼里,徐言不但愚蒙,还让她感到无比愤怒。
  “与狼为伍,徐言,你真是观主的高徒啊。”
  少女在门口愤愤地自语,声音可不小了,正好走到程家门外的徐言听了个真切,他扭过头看了眼程林菀,憨憨地笑了起来,露出一口白牙,手里还不忘从瓷坛里抛出一把清水。
  “蠢猪!”
  看到徐言这种没心没肺的模样,程林菀恨恨地跺了跺脚,骂了声蠢猪就折返了回去,哐当一声关起大门。
  不单程林菀认为徐言很蠢,许多临山镇的百姓看到徐言在为太清教开路,也一样认为这个小道士越发愚蠢了,自己的师父刚死,他就兴致勃勃的帮着人家扫街开路,这种事除了蠢人,正常人很难干得出来。
  一天的游街,到得黄昏时分队伍才返回道观,徐言因为加入太清教的缘故,终于被允许进入大殿。
  自从这些道人们占据了乘云观,大殿就成了这些人的议事厅,徐言根本无法接近。
  几天没来,一进大殿徐言就愣住了。
  原本宽敞的大殿里被摆上了十来个圆桌,桌子上是从小镇酒楼里买来的好酒好菜,除了四五十个道人之外,还有着同样数量的壮汉,百姓装束,看起来一个个面色不善,据疤脸道人所言,这些人都是太清教的俗家弟子。
  虽然被允许进入大殿,但是徐言可没有座位,而是被当做了茶楼小厮,在圆桌旁负责倒酒端菜,他也不恼,笑眯眯的憨傻模样。
  看了眼远处那个忙碌着为众人倒酒的小道士,疤脸道人暗自嗤笑了一声,与同伴们吃喝了起来。
  待到道士与壮汉们酒足饭饱之际,疤脸道人这才吩咐徐言可以吃饭了,在他鄙夷的目光里,饿了一天的小道士对着残羹剩饭吃得一样香甜,还尝了一杯酒,被辣得眼泪长流。
  不但多了个替死鬼,还多了个免费的劳力,疤脸道人在心里暗骂着蠢猪的同时,表面上和颜悦色地告知徐言吃饱之后将大殿收拾干净,这才满意地离开,回到卧房休息去了。
  这里可是他们的议事之处与饭堂,每天都有专人负责清扫,如今好了,有个蠢猪白使唤。
  或许是太过乏累,也或许是那杯酒的缘故,桌上的残羹还没有收拾完,徐言就睡了过去,无人的大殿里,只有冰冷的塑像,静静地望着鼾声大起的小道士,塑像的眼里看不出慈悲,只有着深深的空洞。
  烛火在午夜熄灭,小小的身影也在午夜醒来,那身影时而转到大殿后方,时而攀上三清的塑像,一夜忙碌,或许只有门外的无常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