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一言通天 > 第9章 修行者的力量

第9章 修行者的力量


  撕裂的声响从缝隙的深处传来,好像布昂被人撕开,又像无数的丝线崩裂。
  随着长爪的轰然砸下,距离缝隙最近的一片蛛网被轻易开出一个大洞,能承载住十多个少年人的大网,就这么轻易碎裂了开来。
  在大网碎裂的同时,有什么东西掉了下去,坠落在黑暗的深渊。
  那是一双粘在了蛛网上,道家人所穿的牛耳麻鞋。
  在怪物出现在身后的刹那里,距离出口还有一丈距离的徐言做出了一个决定,他没有奋力奔跑,而是猛地向下一坠,借助蛛网反弹的力道,在巨爪砸落之前,将自己弹飞了出去,原地只留下了那双粘在蛛网上的鞋子。
  缝隙的内侧,赤脚吊在出口边缘的徐言,一只手,正被扑进来半个身子的铁柱死死地抓住,蛛网的确将他弹了出去,但是力道还差那么一点,要不是铁柱伸手来抓,徐言已经掉进深渊了。
  身为铁匠的儿子,铁柱的力气是不少,可是这次抓住徐言,不仅仅需要力气,还需要一份莫大的胆量。
  自从看见徐言身后的巨爪,铁柱几乎浑身的汗毛都倒立了起来,他虽然看不出那是什么东西,却知道那绝非善物,就连伸手抓住徐言,都仅仅是他下意识的行为,没被吓昏过去,已经算他胆子够大了。
  趴在缝隙里的铁柱一声怪叫,死命地将徐言拽了上来,可是逃出了山腹的徐言根本没有道谢的意思,反而低吼着:“带他们走!快!”
  铁柱先是一愣,而后二话不说,一把抓起小花,当先冲向了山下,有两个少年人还想在半山腰休息一番,全被他一人一脚直接给踢向了山下。
  既然逃出生天,铁柱就不会无缘无故的踢人,这番不顾滚落山下的危险而踢人的举动,立刻引起了少年们再次的恐慌,一个个头都不敢回,急匆匆向着山下跑去。
  铁柱之所以如此粗鲁,不惜拳打脚踢,一来是他看到了那几根巨爪,而最为重要的,是徐言脸上的狰狞。
  在临山镇这些半大孩子的眼里,乘云观的小道士有些憨傻,但是人缘十分不错,对谁都是笑吟吟的模样,要是被人欺负戏弄,他也不恼,脾气十分随和,可是刚才的徐言,在铁柱的眼里就好像一头即将暴起的凶兽!
  此时的徐言,的确很像凶兽,他翻出缝隙之后,立刻半趴在山坡上,手里死死地捏着最后一颗雷珠,随着同伴们远去的脚步,缝隙中出现了一声声铁钩与岩石摩擦所产生的怪响。
  嘭!嘭!嘭!嘭!
  四条手臂粗细的长爪从缝隙中突然探了出来,弯曲之后,死死地抠住了石壁,毛茸茸的长爪带着一层冰痕,在阳光下显得更加阴森,徐言甩到身后的手臂已经弯曲到了极限,时刻准备着全力抛出。
  逃出了缝隙,并不代表逃生,一旦这只巨大的蜘蛛从缝隙里爬出来,徐言能肯定,他与同伴们一个都活不成。
  半山腰处的缝隙一人多高,极其狭长,远远看去,一个小道士与四根巨爪的对持,显得阴森而古怪,只要大蜘蛛再爬出来半分,徐言就会对着岩壁扔出最后一颗雷珠。
  生死存亡的时刻,连徐言都不知道自己的脸上有多么狰狞。
  那是种濒死也要咬下对手一口血肉的凶残,这种凶残本不该出现在十四五岁的少年身上,却如同本性中隐藏的暴戾,终于被绝险所勾动了一样,出现在徐言的身上。
  阳光带着一丝温热,铺满了整片山野,渐渐的,蒸干了巨爪上的一些冰痕,仿佛不喜阳光,四只恐怖的巨爪一根根被缓慢地收了回去,在一阵沙沙声中越来越远。
  当最后一根巨爪消失在缝隙里的黑暗,潮水般袭来的疲惫险些让徐言眼前一黑,他慢慢的后退,捏着雷珠的手仍旧纹丝不动,保持着时刻打出的姿势,直到退到了山脚,徐言才收回雷珠,看了眼半山腰处的狭长缝隙,转身跑向远处。
  深山中没有路,倒是遍布青草,赤脚的徐言在山岭中健步如飞,跑出了三里多地,徐言这才一头栽倒在青草当中。
  他实在太累了,两条手臂的酸麻才刚刚好转,又遇到了深渊里的巨兽,如果没有雷珠,徐言不敢想象他和伙伴们的命运。
  恐怕连大蜘蛛都见不到,就得被妖狼吞了吧……
  仰面朝天的躺在草丛里,剧烈的呼吸持续了许久才渐渐平缓,徐言举起手,透过手中的雷珠,太阳都变得扭曲了起来,雷珠中的雷弧如同小鱼般流转摆动,看起来奇异非凡。
  “修行者……师父,世间果真有修行者么?”
  自言自语的徐言,终于放松了心神,好奇地看着雷珠,道:“这就是修行者的力量么,真可怕啊……”
  徐言能看出珠子里流转的雷弧,也能猜到这种雷珠定然有着正确的使用方式,只不过他不会而已,他只能用剧烈的撞击来引爆雷珠中的力量。
  还剩下一颗雷珠,徐言又高兴了起来,至少这次遇险,自己还算有些收获。
  从草丛里爬起来,举目四望,周围全都是茂密的古树,铁柱带着少年们不知跑向了何处,徐言并不担心,只要天黑之前他们能离开深山,应该不会出现危险。
  辨了辨方向,徐言向着一侧的树林走去。
  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在山腹中被困了一天一夜,师父恐怕要担心了。
  山林里,赤脚的小道士拨开灌木,朝着临山镇的方向进发,时而跃上青石手搭凉棚查看路线,时而沿着小溪快步奔行,在黄昏的时候,徐言即将走出深山。
  翻过一座山包,远远望去,临山镇的方向炊烟袅袅,许多人家已经开始准备晚饭了,徐言甚至看到了远处另一侧的山林中,一些小小的黑点正走向山外。
  虽然看不清,徐言却知道那是铁柱他们。
  终于要回家了,山包上的徐言轻笑了起来,拔足狂奔冲向山下,只要越过一片树林,就能看见官道,天黑之前,他一定能赶回乘云观。
  随着徐言的脚步,这面山坡上忽然出现了扑棱棱的声响,竟是一大片挥动着翅膀的鸟儿,却没有一只能飞得起来。
  脚步一顿,小道士看着不远处那些无法飞行的鸟儿,一时间有些错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