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一言通天 > 第4章 飞蝗

第4章 飞蝗


  “还有野兔!”
  “或许是豹子!”
  “大家小心,先围过去,动静不大,应该不是猛兽。”
  最后说话的是铁柱,柴刀已经被他握在了手里,身为铁匠的儿子,铁柱时常打铁,一把子力气在少年里属于最大的了,有他在,少年们好像有了主心骨。
  另一侧,刚刚挖到山参的徐言正在赶回来,手里已经捏起了一块石头。
  当少年们逐渐围向发出动静的草丛时,一种淡淡的腥气隐隐从草丛里传来,并没有野兔慌乱的蹦跳,少年们听到的,是一阵从喉咙里发出来的低沉咆哮。
  感觉到不妙的铁柱急忙挥手示意大家停住,可是有个瘦弱的少年已经离着草丛很近了,这个时候,一道黑影猛然从草丛中扑了出来,直奔那个瘦弱的少年。
  咆哮声,惊呼声,石子划破空气的裂响声,几乎同时响起,出现在少年们眼前的,并非野兔,而是一头硕大的黑狼!
  比豹子还要大上一圈的黑狼,张着血盆大口扑向瘦弱的少年,闪动着寒光的獠牙在即将咬中猎物的时候,徐言的石子也同时到了。
  啪!
  一颗石子,正中狼嘴。
  被石子的力道崩开了一尺距离的狼口,堪堪从瘦弱的少年身边划过,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滋味,吓得那少年都不会动了,铁柱急忙冲上去一把将他拉了回来。
  被石头打中了嘴巴的黑狼,弓着前腿,发出阴森的低吼,一双蓝汪汪的狼眼看向刚刚赶到的徐言。
  黑狼的个头很大,狼眼里不但涌动着一股拟人般的恨意,在瞳孔的中心,居然还隐隐存在着一个暗淡的红圈儿,犹如血色的年轮一样,而且在这道血轮的外侧,好像还有着第二道红圈儿的影子,只不过更加暗淡模糊,而且并不完整。
  “小心,退后!都围过来!”
  铁柱将柴刀挡在身前,一边逼着黑狼,一边召集少年们,十多名少年如果面对一头孤狼,其实并不算太过危险。
  毕竟好几个少年都带着柴刀呢,而且徐言的石头又狠又准,只要不是狼群,即便出现一头猛虎也未必不能脱身。
  嗖!
  对持仅仅出现了片刻,第二颗石子被徐言抖手发出,却被黑狼灵敏地避开了,随后他急急喝道:“走,快走!”
  一听徐言说走,铁柱就是一愣。
  十多个穷苦人家的孩子,大多都有把子力气,而且五六把柴刀在手,在看到黑狼是头孤狼之后,铁柱甚至想过将这头黑狼也一同猎杀。
  一只兔子,十几个人可吃不饱,多说解解馋而已,如果能猎杀一头狼,即便各自的家里都能吃上一顿丰盛的狼肉大餐。
  “是孤狼,不用怕。”
  “宰了它,俺爹娘都能吃上两顿好的。”
  “我想要狼尾巴,毛茸茸的,围在脖子上一定暖和。”
  即便最小的小花,对于一头孤狼也不太畏惧,反倒打起了这头孤狼的主意,其余的少年人更是跃跃欲试。
  “走!”
  徐言的声音此时无比的低沉,几乎是嘶哑着喊道。
  一头孤狼的确不算什么,可是一头长着两颗脑袋的孤狼,在徐言看来根本不是自己和这些少年们能对付得了的。
  其他少年看不到,但是在徐言的眼里,面前的黑狼的的确确生着两颗狼头!
  妖!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既然存在着鬼魂与无常,就必然还会有妖怪,只不过普通人看不出来而已。
  鬼灵精怪,徐言看到的可不止一次,从他出生以来,眼中所见的,除了人类之外,还有许多不被世人所了解的生灵,此时在他眼前的黑狼,徐言能完全确定,那就是一头狼形的妖怪!
  铁柱这个时候也听出了徐言语气中的凝重,他愣了刹那,立刻护着同伴们缓缓后退。
  或许平常的时候这些少年对于徐言的命令会不屑一顾,但是在深山里,即便是铁柱也不会认为自己的经验比徐言还丰富。
  徐言可是经常进入深山寻参,所以在深山里的经验要比其他孩子强了太多,既然徐言认为危险,那么对面的黑狼就一定有古怪。
  当少年们缓缓后退的时候,徐言手里的一颗鸟蛋大小的石子几乎被捏出了汗水,一眼不眨地盯着黑狼。
  嗷呜!
  随着阴森的咆哮响起,黑狼明显没有放过这些血食的打算,弓起的狼腿猛地一蹬,扑向队伍前方的铁柱。
  黑狼一动,铁柱的柴刀也抡了起来,可是还没等抡到身后,那头黑狼就已经到了近前,扑杀的速度竟然快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
  眼看着黑狼的獠牙就要咬中铁柱的时候,一侧的徐言踏步弓身,做出了一副奔跑的姿态,身子依旧静止在原地,那条早已甩到了身背后的右手,却带着风声抡了出去。
  “飞蝗!”
  嗖!
  啪!
  飞如蝗,石如电。
  在少年们的惊呼中,徐言低吼中再次出手的这块飞石,比之前的力道足足大了一倍,不但速度更快,石子上更是带起一层除了徐言之外,其他少年根本看不到的流光,打的不是狼口,而是狼眼。
  十多年来,乘云观的老道士除了教会徐言诵经与一些医理之外,还教给了徐言一手凌厉至极的飞石功夫,这套飞石功夫共有三式,需要借助极其精巧的力道才能打出,而第一式的名字,就叫做飞蝗。
  黑狼的速度徒然提升,徐言的石头也不慢,即将打中狼眼的时候,那黑狼的另一颗无形的狼头上突然亮起了两道红光,好像睁开了另一双狼眼一样,在红光亮起的瞬间,黑狼在半空中拼力偏了偏头,石头没有打中它的眼睛,第二次打在了狼嘴上。
  这一招飞蝗,徐言用出了全力,石头扔出之后,他右臂立刻酸麻了起来,那是借力太重所产生的反噬,虽说休息几天就会无碍,可是现在这种危机关头,酸麻的手臂,成了徐言最大的阻碍。
  再度被打中的黑狼,嘴巴边上出现了一道翻卷的伤口,整只狼嘴都红肿了起来,它那双阴森的狼眼里除了更深的恨意之外,还有一丝忌惮出现,这个时候,以铁柱为首的少年们全都捡起了石块,呼啦啦向着黑狼扔了过去,有两个少年更是扔出去两把沙土。
  接连被徐言的石头打到,黑狼看到一片石块丢来,左躲右闪之下,竟是没有扑杀上去,趁着沙土弥漫的功夫,一群少年人急急地退向远处,徐言强忍着手臂传来的酸麻,跟在最后面。
  带队的铁柱,之前被黑狼的一次扑杀吓得不轻,孤狼他不是没遇到过,可是如此敏捷的黑狼,他可是头回遇见。
  如果带着少年们在深山里乱跑,绝对逃不过黑狼的猎杀,或许丢下一两个瘦弱的少年,能拖住黑狼,但是这些少年都是极好的玩伴,谁也不想丢下谁喂狼,于是铁柱把心一横,当先带着少年们逃向了不远处那个山坡上坍塌之后出现的洞穴。
  在铁柱想来,即便黑狼敏捷,只要守在洞里,有几把柴刀逼着,黑狼绝对冲不进来。
  等到少年们逐渐接近了山坡上的洞穴之际,断后的徐言这才发现同伴们逃走的方向。
  山洞已经近在眼前,发现铁柱要带着同伴逃进山洞的时候,徐言的心顿时一沉,在铁柱眼里的逃生之地,在徐言看来,根本就是一处葬身的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