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一言通天 > 第3章 视而不见

第3章 视而不见


  “哇呜!”
  李姓少年被面前诡异的一幕吓坏了,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转身就跑,跌跌撞撞地逃向临山镇的方向,徐言能看到对方的裤子已经出现了水渍,隐隐还能闻到一股臭味。
  因为李姓少年距离最近,徐言的故事他也听得最是真切,甚至大饼上的古怪缺口他都看得最清楚,这才被吓得最重,其他的少年虽然也被吓得不轻,还没到吓跑的地步。
  “想起来了,是我家小黑咬了我的大饼。”
  咬了口大饼,徐言对着身边的少年们囫囵说道:“走啦,进山吧,刚才记错了,画饼的故事不是张家婆婆讲的,是我师傅早上说的,一点都不吓人,张家婆婆被埋在土里了,讲不了故事了。”
  听到徐言这么一说,其他的少年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刚才还真被徐言吓得不轻。
  叫做铁柱的少年苦笑了一声,道:“徐言,你记性就不能好点么,真要是张家婆婆讲的故事,我都要跑了。”
  “是呀言哥哥,你的故事吓死小花了!”
  叫做小花的小女娃拍着心口抱怨,随后一群少年人这才有说有笑的进了山,只不过声音都压得很低,害怕惊走了那些肥肥的野兔。
  吃着大饼,徐言面无表情的穿过了一团从一座坟茔中飘出,而且别人根本看不到的黑影,他嘴角扯出一丝苦笑,低语着:“鬼?谁信呢……”
  之所以从九岁开始便与猪为友,之所以将自己想象成一头猪,徐言的苦衷,除了老道士之外,别人并不知道,因为只有道观猪圈里的那头小黑猪,才会对偶尔出现在面前的鬼魂视若罔闻。
  当自己是头猪,徐言为的,是练就出视而不见的本领!
  如果不能无视那些阴魂鬼体,徐言恐怕早就疯了,那是一个年幼的孩子,一个能看到鬼物与无常的孩子,一个被眼中的异象折磨了多年的孩子,唯一能自保的手段而已。
  六年的磨砺,徐言已经当真能视而不见了,至少在他不想看到的时候,他的目光里会自动忽略过那些飘来飘去的鬼魂,在徐言看来,这全都要归功于那头总也长不大的小野猪。
  乘云观里不止徐言是个异类,连那头长不大的小黑猪都是异类,但是山里的野猪可不会长不大,成年的野猪,即便是猛虎遇到都要退避。
  深山里不但有野猪,还有虎豹财狼。
  老坟山属于万恒山脉的分支,这里距离临山镇并不远,没人真敢独自进入深山,只有结伴,才能保证安全,如果一个人面对一头老虎或者豹子,即便是身强力壮的汉子,也难逃兽口为食的命运。
  对于一群少年人来说,老坟山实在太大了,除了朝南的小半片山坡是坟地之外,其余的地方全都是荒林,越往深处,树木也会越加高大,有些山坳里甚至能被树荫遮蔽住阳光,看起来阴森森的。
  或许是之前的李姓少年叫喊的声音太大,直到晌午时分,一群进山的少年也没打到任何的野味,柴火倒是砍了不少,野兔的影子竟没看到一个。
  “倒霉,今天是吃不上兔子肉了。”
  铁柱愤愤地将柴刀插在地上,抹了把头上的汗水说道。
  “都怪李家小子,他不大喊大叫的话,我们哪能一只野兔也没看到。”
  其余的少年人全都失望不已,有人开始埋怨被吓跑的李姓少年,已经走了小半天的山路,再往深处,可没人敢去了。
  “言哥哥还要进山么?”小花踮着脚,看了看远处安静的丛林,有些不安的问道。
  “嗯,我去找找山参,如果天快黑的时候还没回来,你们就先走,不用等我。”
  与这些少年人进山,徐言从不会隐瞒什么,这些孩子们都知道徐言总会进山寻参,为了给老道士调理身体,倒也没人意外。
  铁柱看了看天色还早,犹豫了一下,道:“我们再往深处走走,躲在深山里的野兔一定不会被山外的叫嚷惊到。”
  既然有人带头,其余的少年自然同意,于是十多个少年人继续前行,只不过这次徐言走在了前面。
  到了这种程度的深山区域,极易遇到猛兽,徐言的身子看起来并不健壮,实际上要比其他人强壮得多,那手老道士教给他的飞石功夫,需要的可不是几天或者几个月的习练,徐言为此足足习练了近十年。
  扔石头看似平常,但是这里面的说道可不少。
  不但臂力腕力乃至腰力腿力,全都需要多年的习练,牵一发而动全身,才是飞石的精髓所在,为此徐言可没少吃苦,而且这份苦吃得并不白费,至少以他如今的能力,即便对上一头吊睛大虫,也能全身而退。
  徐言经常独自进深山寻参,在深山中遇到猛兽的次数更是数不胜数,所以在这种程度的深山里,徐言带队才最为稳妥。
  又走了半个时辰,远处的草丛里忽然动了一下,幅度不大,应该是小型动物的踪迹。
  发现了猎物的少年们全都欣喜不已,个个神色紧张,今天能不能吃到肉,就看现在了。
  果不其然,当少年们蹑手蹑脚地围拢住这片草丛之后,一只肥肥的灰兔子噌的一声窜了出来,直接从铁柱的身边跳了过去,眼看着就要逃进另一片更大的草丛。
  嗖!
  啪!
  一块小小的石头几乎是随着野兔的身影飞了出去,直接打在了兔子的脑袋上,那只肥兔子还没等落地就被打昏了过去,片刻后已经被铁柱绑得结结实实背在了身后。
  “有肉吃了!”
  少年们在惊喜中低声地欢呼了起来,这么肥的一只兔子,足够大吃一顿了。
  不但少年们兴高采烈,刚刚打中野兔的徐言更面露喜色,倒不是喜欢吃兔肉,而是发现了不远处的一棵老树附近,正生长着一棵六瓣绿叶、顶端结着红色小果的怪草。
  人参果!
  野山参的果实,徐言一眼就认了出来,那颗怪草的下面,至少是一棵过百年的老参,因为此时那棵怪草正在缓慢的朝着一旁的大树挪动,看样子是听到了少年们的欢呼,想要躲在树后。
  只有百年老参才会生出参灵,拥有参灵的野山参,才会缓慢的移动。
  几个纵跃之间,徐言疾行而至,手腕上的红绳早已被解了下来,左手按住怪草,右手迅速将红绳缠在了怪草的根部,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取出小铲子仔细地将这株带着长长根须的山参挖了出来。
  轰隆!
  一阵山石滚落的声响,压住了少年们的欢呼,刚刚将山参收进怀里的徐言也被惊得一怔,他抬头看去,远处,一片陡峭的山坡沙石滚滚,竟是出现了些许的坍塌,在塌陷处,现出了黑乎乎的山洞。
  前天刚刚下过一场大雨,已经过去了一天,山里其实几乎干透了,只不过塌陷的地方朝北,或许是存的雨水过多所致,也或许是那处山洞被掩盖的年月太久,这才在坍塌中出现了半个豁口。
  深山里的塌陷并不少见,即便是出现一个山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许多野兽都喜欢挖洞,比如野熊之类,山坡上的山洞,在徐言看来应该是多年前被野兽挖出来的,他倒没有在意。
  不但打到了野兔,还挖到了一株山参,今天的收获少年们十分满意,徐言也十分满意,可是就在少年们准备出山的时候,原本那只野兔想要逃向的另一片草丛里,再次出现了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