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钻石婚宠:独占神秘妻 > 718、跑进了狼窝 2

718、跑进了狼窝 2

说完,她趁机便跑,一路狂奔都不敢停下。
  
  “给我追,把那个臭婊子给我追回来,老子要弄死她。”纹身男人脸颊通红,眼底泛出血丝,狠声说道。
  
  大胡子男人和刀疤男对视一眼,连忙跟上他一起去追人。
  
  “让让。”
  
  战明嫣玩命地跑着,此刻她十分感谢在部队的生活,不然怕是她没跑几步就得被人追上来了。
  
  “快让开。”
  
  战明嫣抽空回头看了一眼,看到跑在前头的男人狰狞的面容,忍不住飙了脏话。
  
  “卧槽,这群狗皮膏药。”
  
  眼看着身后的人就要追上来了,战明嫣脸色变得凝重,余光看到一家餐厅,心上一计。
  
  她转身跑了进去,一边跑一边嚷嚷。
  
  “救命啊,有人要抢劫啊。”
  
  门口的服务员看到战明嫣神色慌张地跑进餐厅,还来不及阻拦便听到“抢劫”两字,顿时不淡定了。
  
  “抢劫,谁要抢劫?”
  
  “滚开,你们这群蠢货,本少爷的路你们也敢拦。”纹身的男人不耐烦地踢开门口挡路的服务员,不悦地道。
  
  “少爷!”
  
  服务员抬头看清战明嫣身后跟进来的人,连忙低头退到一旁,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把门给我看好了,要是待会把那个女人给我放出去了,我饶不了你们。”纹身男人恶狠狠地道。
  
  “是。”
  
  服务员偷瞄着纹身男人被烫出水泡的双颊,心底贼笑着。
  
  “蒙德,不用着急,那个小妞跑进这里,她算是插翅难逃了。”大胡子男人奸笑道。
  
  这里是他们的地盘,谁敢和他们作对。
  
  被叫做“蒙德”的纹身男人露出残忍的笑,招手唤来餐厅的经理。
  
  “把这里的客人清出去,暂停营业。”
  
  “是。”经理看了眼大胡子男人和刀疤男,对这种情况已经很是习惯了,恭敬地应道。
  
  幸亏餐厅的客人不多,经理很快便按照蒙德的意思,把餐厅清场了。
  
  战明嫣跑上二楼,距离隔得远,她只看到纹身男人和经理说了几句,随即餐厅里的客人全部被清走了。
  
  她就算是再笨,也看出来了,这餐厅和纹身男人有关,甚至他应该在这餐厅还有不小的话语权。
  
  她嘴角抖了抖。
  
  她这是得多倒霉,遇上一群流氓还不算,现在还跑进了狼窝,真是倒霉死了。
  
  “臭婊子,你不是很能跑吗?你倒是接着跑啊。”蒙德站在楼下,扬头看着战明嫣不跑了,得意地道。
  
  战明嫣拿出手机,第一时间想到了白玦,不假思索地拨了他的电话。
  
  混蛋白玦,快接电话。
  
  看见她打电话,蒙德几人对视一眼,立马跑上楼。
  
  急促的脚步声,男人的淫笑声越发接近,战明嫣手心都冒出了汗,眼神警惕地盯着旋转楼梯上跑动的男人。
  
  没响几声,电话那头便接通了。
  
  战明嫣眼底一喜,不等她开口,连忙道,“白玦,快来救我,我遇到麻烦了。”
  
  电话那头,刚从洗手间出来的白玦听到战明嫣的话,多情的桃花眼危险地眯起。
  
  “在哪?”
  
  “一家西餐厅,叫做”战明嫣望了望周围,看到一旁餐桌上的菜单封面印着的餐厅名字,找回自己的声音,“星空餐厅,你快点过来。”
  
  白玦眉宇冷蹙,加快了脚步,“等着。”
  
  挂了电话,战明嫣看到那三个男人已经跑上楼来了。
  
  因为她说的是中文,蒙德几人也听不懂她给谁打的电话,刀疤男盯着战明嫣,语气不善地问道,“你报警了?”
  
  “报警又怎么样,你们不是不怕吗?”战明嫣不着痕迹地往后退,拖延着时间等白玦来。
  
  “别和她废话,把她先抓住再说。”蒙德一脚踢翻椅子,眼神阴骛地瞪着战明嫣。
  
  话落,三人齐齐朝她包围去。
  
  战明嫣抓起旁边的酒瓶,防备地看着三人,做好随时攻击的姿势。
  
  “不要过来,不然我不客气了。”
  
  “呵!”
  
  蒙德不屑一笑,“臭婊子,你最好搞清楚状况,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要是乖乖地服侍好我们,或许我还能放你一马,不然别怪我给你好看。”
  
  “滚开!”
  
  战明嫣看着刀疤男扑了过来,身子灵活地往旁边躲去,手上的酒瓶举起,眼都不眨地朝着刀疤男当头劈去。
  
  迅速的动作,让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
  
  砰!
  
  酒瓶碎裂,时间像是静止般,一片死寂。
  
  刀疤男感觉头上一痛,抬手一摸,指尖触及温热的液体,他低头一看,是血。
  
  他面色一变,抬头看向战明嫣,双眼赤红,恨不得杀了她。
  
  “臭女人,你敢伤我?”
  
  战明嫣握着瓶头,剩下半截瓶身参差不齐染着鲜血,正对准刀疤男,“伤你又怎么样,你要敢过来,我杀了你都敢。”
  
  蒙德看出战明嫣防备的姿势,眼底一沉,“臭婊子,你练过?”
  
  对他们这些经常打架的人来说,揍人早已经是家常便饭,这个女人被他们追了一条街都不带喘的,现在还能伤了他的兄弟,这身手看着就是平日里练过的。
  
  “你管得着嘛你,赶紧给我让开,不然我的人来了,有你们好看的。”战明嫣挥着半截瓶身,威胁道。
  
  “那就让你的人看看你在我们身下的淫荡样子好了。”蒙德诡异一笑,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
  
  水晶灯下,出鞘的匕首闪着寒光,战明嫣背脊紧绷如弓,往后退去,腰间撞到栏杆,她回头一望,已经无路可退了。
  
  “你不是挺能打的吗?”
  
  蒙德握着匕首,一步步逼近,看着她身后无路可退,脸上的笑容越发张狂。
  
  “来啊,打我啊。”
  
  战明嫣双手紧捏成拳,心底一定。
  
  死就死吧。
  
  打死一个算一个。
  
  想到这,她目光一凝,朝着蒙德握拳挥去。
  
  “呵!”
  
  蒙德冷笑,偏头躲开她的拳头,反手匕首朝她扫去。
  
  尖锐的刀刃,近在咫尺,擦着外套而过。
  
  战明嫣低头看了眼胳膊,见外套被划破了一道口子,她低咒了一声。
  
  “臭婊子,敢砸老子的头,你不要命了你。”
  
  刀疤男抬手探向战明嫣,她一个不察,被他揪住外套,战明嫣当机立断,双手一抽,直接舍弃了外套。
  
  ------题外话------
  
  待会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