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织田家的恶鬼姬 > 第六十章:放下

第六十章:放下

    有能力不代表可以肆无忌惮,有钱也不代表可以为所欲为——
  
      那天阿犬杀进大殿不到一刻钟,仍在考虑要不要杀死面前那个女子的时候,信长派过来调停的林秀贞以及五百人的部队,就已经来到并接管了整座城。
  
      「你们是跟着我身后来的吗?」
  
      「是。」
  
      得到了答案的阿犬,收刀入鞘,她放弃了无谓的抵抗,跟部下一起全数接受林秀贞的指示,跟着部队回安土城……
  
      莽一波的刚不过有准备的。
  
      埋陷阱﹑埋伏,躲起来,放出猎犬,然后升信hào弹召来帮手,就算是猛虎也得投降。
  
      死了的人很多,三百骑带来,死了一半,不过这死伤对郡上织田家来说并没有伤筋动骨,因为大部份跟来的都是早已退出一线的老兵。
  
      来到安土城之后,阿犬跟部下不一样,她没有成为囚犯,只是被软禁。
  
      竹中重治那些家臣来了几次,不过阿犬没有见,因为没有她的郡上织田家,可能运作得更好。
  
      时间过去了十二天,能到安土城开会的重臣都回来了。没有回来的都是有要务,例如在前线的明智光秀﹑前田利家﹑佐佐成政等,连事件的另一个主角木下秀吉也因战事突然吃紧而没有办法回来。
  
      这十二天里,阿犬再次反省,思考出问题的所在,可是仍想不出解……
  
      怎可能那么巧合?
  
      怎可能反应那么迅速?
  
      怎可能……
  
      「所以你认为信晴的战死是因为内应,而内应就是猴子?」信长沉声问。
  
      上午,地点于安土城刚完工的大殿里。
  
      感受到信长那冰冷的眼神,阿犬错开视线,望向信长旁边的佐久间信盛,他正微微摇头示意别说错话,而同在一旁的丹羽长秀则是一副想要息事宁人的表情,就连信忠亦是一脸的关切……
  
      阿犬没由来的一笑,不去回答信长的问题。
  
      在阿犬身上讨了个没趣,信长有恼怒,也不再去问阿犬,转而对林秀贞叫道:「说战损!」
  
      林秀贞愣了一下,虽然知道不可能混过去,但他还是先望了大殿中心的阿犬一眼,又看了信忠一眼,直到信长不满地咳了一声。林秀贞才开口说道:「战损颇大,近江众武士死去十二人,足轻战死七十人,其余重轻伤共四百人。」
  
      安土城刚建好的大殿内,安静了下来。
  
      这样的战损,基本比一次近烈度的千人合战更大……
  
      「后果?」信长又立即问道。
  
      林秀贞叹了口气,「木下大人手下的战力减少一半,急需重整,同时本已有败像的赤井氏﹑波多野氏受到鼓舞,持续顽抗。明智大人表示攻下丹波的时间已必然会延后。」
  
      「还有吗?」
  
      「没有……」
  
      「没有?」
  
      「其他的事件与此事没有直接关系!」林秀贞咬了咬牙。
  
      林秀贞不喜欢阿犬,也不同意阿犬这样出兵去对付家中的同僚,更完全不清楚事情的始末,但他知道阿犬是织田家的旗帜,不能倒。
  
      「呵。」信长冷冷地睨了一眼林秀贞,他是想不到与阿犬有过节的他都会这样,只是这样没有任何的意义,信长转头望向另一边,「一益!」
  
      如果可以,跟阿犬和木下秀吉都没有私交的泷川一益真的不想发言,尤其是这种时候,谁不知道信长跟阿犬的关系很好,要是现时说出的情报被认为是得罪了阿犬,那当雨过天晴后,寻仇的目标是不是要换成他呢?
  
      可惜泷川一益是忍军头子,就是掌握本家情报,不像林秀贞那样,根本没有可以回避的空间。
  
      「一益!」
  
      「是……」
  
      泷川一益「骨碌」的一声,吞了吞口水才说道:「在美浓守的行动之后,各方敌人和潜在盟友都有了新的行动,首先是与四国长宗我部氏已差不多谈好的姻联暂时停止,其次是越前一向一揆组织军势似有包围金崎的打算,其三是武田胜赖完成对本家的整顿失去了最好的攻坚时机——」
  
      「泷川大人,本家的攻略本来就是以收复上村为目标,至于甲信那是有机会才进攻,没有的话也不会进攻,并没有错失一说!」信忠突然插话。
  
      「是……是!」泷川一益觉得自己心脏好像少跳了一拍。
  
      「奇妙丸等一会才再发言。」信长先是摇头,再望向泷川一益,「接着说下去!」
  
      「最后是毛利家重新展开了进攻,不只播磨一地大量国人反水,摄津一地亦出现背叛,可能连潜伏的阿波三好家也会耗土重来。」
  
      不只信长皱起眉头,不少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最后的才是最大的问题,平衡被打破之后,要是不及时去堵住缺口,那接下来的灾情将是一发不可收拾的。
  
      一会的沉静,信长扫视了一遍在席的所有人,最后视线落在中心的阿犬。
  
      「都听好了吗?」
  
      早已收起笑容的阿犬,也一样用冰冷的眼神回望着信长,不发一言。
  
      ——啪。
  
      手重重地打在塌塌米上,信长站了起来,直接走到阿犬的面前,对她大声咆哮:「听到了吗!」
  
      阿犬瞇起了眼,信长那不到两指距的头颅,她只要启动,一击就可以将之扭下,旁边的人甚至不能做出任何反应。
  
      如果……
  
      这个想法在生出来的那一瞬间,就被阿犬压了下来。
  
      冲动和愤怒都已经证明了没有用,而且杀信长是错误的,那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不甘而生出的怨念,并不是真正的想法。
  
      「阿犬!」
  
      阿犬摇头,「我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我没有任何证据。」
  
      信长也没想到阿犬如此干脆地说出似是认错的话,不过他并没有因而高兴,这句话代表的不只是阿犬知道自己在先斩后奏,更代表在当时再给她选择一次还是会做出同样的事。
  
      「这绝对不能容忍!」信长猛摇头。
  
      没有人附和,在座的都只是看着信长在说。
  
      大概这时候所有人都不觉得信长会重罚阿犬,不过阿犬和信长心里都清楚,这一次绝不会是简简单单一句话几个月的事……
  
      阿犬太自我了,又一次让信长有了难以控制的感觉,而这一次也犯下了信长难以摆手就算的错误,因为阿犬要杀死的,是他一手提拔起来,能力优秀的家臣。
  
      「退隐吧!」
  
      「是。」
  
      所有人的脸上都写着两个字「惊讶」,其中不只有信长的决绝,也有阿犬的洒脱。
  
      只是大部份人都不知道,阿犬其实在行动之前,就已经向家臣说明自己要退下来,只是没有对外宣布,又没向信长报备而已。
  
      「解散。」
  
      信长是第一个离开,然后其他跟木下秀吉有交情的武士也一样离开,只有佐久间信盛﹑森长可﹑柴田胜政等人来跟阿犬说一句安慰。
  
      大殿中最后一个走出去的,是阿犬。
  
      「新地方真不习惯。」
  
      阿犬伸了一个懒腰,在中午之前就找上了林秀贞,将那些被关押的部下带走。三百骑出来只剩下一百多。不过阿犬可以肯定,要是自己下令让他们再冲一次,他们还是会冲。
  
      「走了。」
  
      阿犬带着他们走了,打算在夜晚之前到达堺……
  
      「主公……我们就这样放过木下秀吉吗?」
  
      「怎可能?」
  
      「那大殿的决定——」
  
      「我早已决定要下来了,没什么影响。」
  
      「可是……」
  
      「不甘心是吧?」
  
      「是的。」
  
      不甘心谁都有,但在信长宣布的那一刻,阿犬想到的,并不是自己可以去将木下秀吉斩杀,而是突然想起竹中重治在收到信晴战死消息前,所说过的一些推测。
  
      「虽然我们算不上君子,但等几年还是可以的。」阿犬拍了一下阿福的肩膀。
  
      是的,阿犬突然生出一种,内部敌人可能不只一个的想法,而她之前的想法太天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