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织田家的恶鬼姬 > 第三十章:长筱之战

第三十章:长筱之战

    晚上,长筱城外,武田军营地里某个营帐之内——
  
      「鸢巢山寨真的没了。」
  
      「没了就没了,反正本来就不指望可以坚持。」
  
      这不是正式的会议,虽然在这里的都是武田家的重臣,如山县昌景、内藤昌丰等等,不过只看他们手中的酒杯和案上的小吃,就可以知道这是他们的一次酒会。
  
      「这说法不好,现在连退路都没了。」
  
      「嘿,不好?的确是不好,退路没了早就知道,但那就是事实,不支援是绝对打不过的。」
  
      「悲观了,悲观了啊你们。」
  
      「啧啧,是真的悲观啊!」
  
      「对,也不看看来的是哪位?」
  
      「就佐佐成政?」
  
      「是谁也不及的惊天动地啊!」
  
      「哦……是那个能比肩她母亲高度的妖怪!数量又是鸢巢山寨的五倍,更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谁能似他一样乐观呢?」
  
      「歪理,不过……却十分合理。」
  
      「我真想问一句——为什么织田家总出这种人物啊?优秀的武士总是不会断绝,像雨后竹笋一样冒出头,而武田家却是一代不如一代。」
  
      「是牺牲了,不是没有。」
  
      「啊……哈,话说——我们不也差不多了吗?接下来就是决战。」
  
      「是啊……是啊……是差不多了。」
  
      「我还想再久一点,再长时间一点,明明有着优秀的机动力,为什么得跟织田家刚硬呢?」
  
      「没用的,苦口婆心的劝说,却被批评为贪生怕死之辈?我不服气,问你一句,我像吗?」
  
      「唉……」
  
      「哈哈哈——干杯吧!」
  
      「干杯!」
  
      如果是以前武田信玄仍在生的时候,这群武田家的支柱根本不可能会那么悲观,每个都仿佛输掉了世界的样子。亦不可能看到他们于军营内喝酒,更不会在战场上举办酒会。
  
      可是这时却不一样了。
  
      夜晚的天是黑的,而在武田家重臣们的心中,武田家的未来也是黑的。因为武田家在武田胜赖的带领下,他们看不见武田家前方的路……
  
      武田胜赖是不是一个明主?
  
      有小部份人认为他是,不过那些人都是在武田信玄时期得不到重用的武士,可能有能力,但更多的是能言擅辩。另外有更多的人都认为他不是明主,不只是一些被弃用﹑被疏远的武田家老臣,也有一些与武田家没有关系的外人,他们都不看好临时接手武田家的武田胜赖。
  
      有能力不代表就是合适,他们不看好武田胜赖,并不只是单纯看能力。
  
      能力?这对家主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正如阿犬就是个内政能力几乎等于零的家伙,一样可以把郡上织田家管好。
  
      事实上武田胜赖的能力并不差,他绝对不是扶不起的阿斗,这一点很少人会有异议。真正不看好他,有一部份是因为他身世。
  
      在武田家重臣们的心中,武田胜赖只是个候补,不是正选。他排行第四,如果不是长兄密谋背叛被揭发,如果他的二兄不是个盲人,如果他的三哥没有早夭,武田家怎么可能是由他来作为家主呢?
  
      不少武田家的重臣都不是看着武田胜赖长大的一个,因为当时没有人认为这位四公子有机会当上家主,而他成长最重要的一段时间都不在武田本家之中,没有受到家主式的重点教育。
  
      当一个家主不是说行就行,就像是织田家的织田信忠,在当上家督之前,是被信长重点教育的,又如姊小路家的姊小路信纲,现时也在阿犬和织田信昌的督束下,学习控制姊小路家。
  
      试着撇开其他因素回头一看,武田胜赖真的不合适吗?是的,还真的不合适作为一个主君。他的性格太重个人英雄的主义,思考过份理想不实际,而且还有点自卑……
  
      自大到了尽头就是自卑,因为自大不等同自信。
  
      如果有人能看管着武田胜赖,监督着他,纠正他,他可能可以做好武田家的家主,就像武田信玄仍在生的时候,他可以好好地演绎少主这样的角色。
  
      然而,武田信玄的死太突然了,还来不及改正武田胜赖这个问题就去了。他死之前甚至没有时间给后继的武田胜赖一个提醒,连武田家家臣团内,谁可以重用,谁可以信任的这种简单事都没能告诉武田胜赖。更可惜的是武田信玄的死,被一些家臣归纳到武田胜赖的身上。
  
      武田胜赖那个带着遗憾的决定,在他当上家主之后就像阴魂一样,一直纠缠着他。这是可悲的,但也是正常的。
  
      武田胜赖与武田家重臣们之间有了裂痕,彼此之间出现信任危机。
  
      即使武田胜赖自己知道对方有能力,也知道对方懂得处理危机,甚至也明白现时先后撤不接战才是正确。可是却因为信任的问题,两方无法走到一起,然后引出一堆不正确的决定……
  
      清晨。
  
      设乐原虽然有一个「原」字,但它并不完全是字面意义上的平原,这是带着一点高地和山丘的丘陵地。
  
      在河的另一边是织田军的阵地,第一阵就是土垒和防马栅的合体,后方还有更多的防马栅,一层一层的,是完全放弃了机动性,把野战当成「守城」一样。而且还不只如此,为了防止武田军绕行,还于北方几处高地设立如同城墙上橹台的寨,只要武田军想绕侧翼进攻,那将会受到沉痛的打击。
  
      于河的对岸,比起昨天中午只出动不到二千的军势,今天却是差不多把全军都拉出来,武田军的军势近二万,真的是决战一样。
  
      只是在这样的决战之前,武田军先锋主将却先失去一部份了士气……
  
      「这真是一天就能建出来的吗?」山县昌景目定口呆。
  
      「不知道。」内藤昌丰摇头。
  
      昨天中午的时候,武田胜赖才跟他们一起来过。来的原因是想要快攻打下分兵且立足未稳的织田军。在那个时候武田胜赖就己经收到鸢巢山寨外有织田军的消息,只是他并没有派兵进行援助,而是一意孤行以为设乐原有机可乘。只是当他们看到在设乐原上的工事已像是布置好,而且还有为数不少的织田军在守卫,为了快速行军而减低数量的武田胜赖才打了退堂鼓,回到营地不作进攻。
  
      不能说武田胜赖不进攻的决定是错的,只能说他于一开始不立即去支援才是错误的地方。因为武田胜赖以为可以再坚守的鸢巢山寨,仅仅守了大半天就被织田德川联军攻陷。
  
      结果是什么?
  
      那就是武田军失去了退路,他们被长筱城﹑鸢巢山寨和设乐原的织田德川联军包围了起来,如同困在囚牢之内的猛兽,即使还能张牙舞爪,却难以造出什么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