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织田家的恶鬼姬 > 第二十五章:突袭

第二十五章:突袭

「主公,织田信长所在的中军,果真只有五千人!」
  
  浅井长政并没有收到朝仓军的誓书,因为那被吉田重纲给抢走了。不过他也不像朝仓义景所想般收到誓书才出发。早在浅井家的信使走出小谷城的时候,他就马上动员前往港口了。
  
  只要下决定,浅井长政就改换了心态。不再思考如何在两家之中取利,而是直接把织田家当成了真正的敌人来看待,而这也是浅井长政之所以被称为近江之鹰的原因。
  
  「义兄这几年是扩张的速度太快了。」
  
  谁都不可能完全信任自己的盟友,如果有,那一定是死人又或是将死之人。正如信长也会安插忍者和女儿在德川家之中。在织田家这个暴发户里,当然也有着不少的内应,又或是那些潜在内应。
  
  这是一件不可能避免的事。当一部份人得益,自然也会有一部份人失去了本来的利益。土地是最基本的东西,而日本就是那么大,就算织田信长再强再厉害,也没有办法凭空把土地变出来。
  
  更可惜的,是信长不可能学习阿犬的方法。因为只有阿犬那种一直增值的情况下才可以玩得转的方法,其他的大名如果学习过去之后又没有相应可增长的商业体系,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被吃穷了。
  
  只不过令浅井长政觉得讽刺的是,内应出现的原因,也不一定是因为自己利益受损,正如这一次与浅井家连通的那一位武士,提供情报的原因,仅是不想有一个稳定的近畿。
  
  ——疯子。
  
  浅井长政认为他是个疯子,而且不论是哪一个武士,对于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野心家,都应该抵制!
  
  可惜现时浅井长政不得不依赖他的情报,因为织田家即使是暴发户,也不是浅井家现时可以单独对抗的存在。
  
  浅井军由琵琶湖西岸登陆的时候共有一万军势,这一次算是把家底都拿出来跟织田信长打一场。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抓紧这一次机会把信长一棍打死,不管是朝仓还是浅井家都不可能敌得过织田家。
  
  世人只知道织田犬于在战场上为织田家攻城拔呰,却没有真正了解过,织田家在短短三年之间由两国实际守护变成天下人的原因……
  
  不是武力,如果是武力,那朝仓宗滴应该早就把越前﹑越中和若狭都改成姓朝仓的了;如果是武力,那尼子家也不可能会被打死现在这个样子。
  
  那是家臣团的团结和推陈出新的内政经营,林秀贞﹑柴田胜家这些曾经背叛的武士,到现时还受到信长的重用,而兵农分离﹑乐市乐座等等,更是不少人忽略了的地方。重点邋是织田信长能够一反传统,重用出身低下的武士。其中最好的例子就是木下秀吉,他用一次又一次的军功报答了信长的信任。
  
  最后一点是其他武家难以做出的改变,浅井长政当年想要把竹中重治收为家臣,还遭到了家臣的反对,不得不出卖他的行踪给阿犬,成就了他「十六骑」的称号。
  
  「主公?」
  
  浅井长政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现在想再多也没有用,「没事,我们要跟义兄他一决胜负了!」
  
  「是!」
  
  织田军的行动因为有内应的关系,几乎被浅井长政完全掌握住。事实上,浅井军在一天之前已经登陆,整整一天没有行动,就是在部署,同时为了等待最佳的时机——
  
  「突击!杀织田信长者,赏千金!」
  
  没有大雨,没有狂风,这是一场浅井长政对织田信长的突袭。
  
  即使忍者早一步得到了消息,可是那真的仅是早一步,因为五里不到的路程也就是眨眼间的时间……
  
  浅井军由山道的树林杀出,直扑向织田军!
  
  「稳住!稳住!」前田利家也在信长身处的中军。自从那一次被阿犬当面数落之后,大部份织田家的武功派都有意无意疏远了这一位武士,没有改变对他态度的人,也就只有木下秀吉一个。
  
  把功名看得像太阳那么大的前田利家知道现时只能跟随着信长,只要信长还在,他就可以继续风光,不然他在织田家就连一席之地都不存在!
  
  「挡下他们!」
  
  同时在织田信长本阵之中的还有佐佐成政﹑铃木重兼﹑泷川益重等武士,他们跟前田利家一样指挥着足轻,奋勇地抵抗着。
  
  其中在铃木重兼的指挥下,铁炮连环地响着,铅弹击向如潮水一样扑来的浅井军。突袭一方的攻势受到了一丝的阻碍。可惜铁炮的数量不多,加上浅井军于树林处出现,铅弹有不少都打在树上,大大减去了本来浅井军所受的伤害。
  
  「突击!」
  
  在浅井军一方也同样存在着强力的武士。
  
  赤尾清纲和雨森清贞两位身先士卒地处于战场的第一线,把本来被织田军铁炮打击而降下来的士气推了回去,而且更快速地上升着。
  
  对比两位浅井家老臣,另一位浅井家猛将矶野员昌就更是厉害。他身下一匹棕马,手中一柄大太刀,带着十骑,往织田军突过去。
  
  只用一个回合就讨取了织田家一位下级武士,然后更在织田军的防守阵线中打开了一道缺口!
  
  「攻进去!杀了织田信长!」
  
  浅井军士气如虹,而被打出了缺口的位置,只能用添油战术的方式把已经不多的足轻填进去,试图跟浅井军对耗。
  
  可是九千人对五千人,而且在一个浅井军足轻平均可以杀死两个织田军的情况下,战场上织田军消失的速度,快得连信长都想像不到。
  
  情况如浅井长政所预想的一样,直接向着浅井军倒去。五千人的织田军在恶劣的地形之下,并不是早有准备的浅井军对手。
  
  「主公!请逃吧!」前田利家由前线之中急忙回到了本阵,满身是血的他看起来十分英勇。
  
  「再等等……」信长相信后军的信正等人可以赶得及进入战场。
  
  事实上,这不过是信长天真的想法,因为后军现时没有办法可以赶来,拯救信长现时所陷入的劣势也就如空中楼阁。
  
  为什么?
  
  「你们过不去的。」海北纲亲带着近一千人在唯一的山道之中,设下了阻击的地点,且战且退的,大大减慢了信晴﹑信正和德川家康等军势的速度。
  
  虽然浅井军在面对他们时没有占到任何优势,在单兵的战力还是武士的能力上,都及不上这一支后军,而兵力上来说更是处于严重的劣势。
  
  不过海北纲亲并不是一个脑子都塞满了肌肉的莽夫,他知道现时的目的是什么。没有选择力抗信正等人,而是一步一步地拖住他们,把道路都掘烂等等,用尽了手法把他们到达战场的时间拉长,创造出击杀织田信长的时间……
  
  病好像重了,第三更今天沒有,先欠著……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