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织田家的恶鬼姬 > 第四十三章:一门

第四十三章:一门

    芥川城。
  
      信长把足利义昭请到了这里来。
  
      然后展开了一次分地﹑分城﹑分国的行动,因为信长已经基本完成了他一开始的战略目标,上洛并降服近畿大部份的大名。
  
      六角家溃败,六角义贤义治父子逃到伊势;三好三人众死了两个,一个投降,其势力全数逃到阿波等。然后三好家的本家,松永久秀把持着的三好义继昨天正式向织田信长臣服,并希望信长为两家作仲介……
  
      「九十九茄子?哈哈哈!」
  
      信长拿着由松永久秀送来的荼碗,在阿犬等几位一门的面前炫耀并大笑着。
  
      在经过了那么多次的合战,织田家一门的数量不断地往下降,被暗杀的﹑战死的﹑病死的都有。幸好信长有不少儿子,在长大之后可以补充一些流失的位置。
  
      这一次信长在芥川城临时召开的一门众会议,正是因为信长又想到要为织田家的一门众扩充成员!
  
      「我想把冬姬嫁与蒲生贤秀的长子蒲生氏乡。」
  
      信长这时没了在评定会上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更没有一身不可质疑的语气。因为这是有关于家族内部的决定,并不是信长一个人就可以决定的事。
  
      这里是有着分别。正如信昌不是信长的直臣,如非必要他都不会参加织田本家例行的评定会。可是在情况合适之下,他却必需要出席一门众的例行聚会,因为他是织田大家族的一员。
  
      「兄长大人,这位蒲生氏乡的能力如何?」织田信直,信长和阿犬的妹夫。在阿犬眼中,他的忠心是可以保证的,但能力平平,没有出色的地方也没有太大的缺点。
  
      「能力是不错的,当然不能跟我的儿子比,哈哈——」信长看了一眼坐在最下方的信正,大笑了起来。
  
      佐治信正轻轻向在座的其他长辈点头。
  
      盘膝坐着的阿犬撇了撇嘴,这场一门众会议不只是她跟信长那一辈的人,也有下一辈……是的,这里只有下一辈中最年长的信正跟着她一起出席,其他不是还没有元服,就是没有跟着上洛。
  
      「阿犬!」信长当然是注意到阿犬臣不屑的表情,因为阿犬的位置就在他的旁边。
  
      「怎了?」阿犬托着下巴,半开的死鱼眼,回望向信长。因为这里没有外人,全都是知根知底的家人,阿犬也重新变得随意起来,就像几年前在那古野城一样。
  
      「妳有意见?还是不同意?」信长板着脸问。
  
      「不同意又如何?你不也一样急忙把五德嫁到三河……我能说什么呢?」阿犬对于把五德嫁给三河德川家康长子这件事仍是十分不满的。
  
      ——好好的一个尾张人,竟然要嫁给那些三河人?成何体统!
  
      这是阿犬对所有织田家一门的说法,因为她一直都想要破坏织德同盟,最好是杀掉那个德川家康,那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只有五德那一次!只有一次而已!」信长也知道自己理亏。
  
      在几次的姻联中,都是织田家一门众先内部决定,绝不可能是信长的一言堂。先不说跟浅井家的姻联,那是阿市自己答应的。只说跟武田家,即是雪姬那一次。她的婚姻也是信长于会议之前跟阿犬通过气,再在会议中得到了所有一门同意才嫁出去的。
  
      「有一有二啊,你现在不是最喜欢先斩后奏的吗?」阿犬翻白眼。
  
      「咳﹑那时不同现在,事出突然,正是攻破稻叶山城的最好时机,本家需要一个借口,而且可以加强跟德川家——」
  
      「行了,行了。跟我解释没用,你不是自己跟吉乃说了吗?她那么大方,如果谁要把我家卡夏这样嫁出去,我一定跟他拼命。」阿犬「呵呵」的笑了两声,表情更加不屑。
  
      「又不是每次!武田家那一次不是有先跟妳說过吗?」信长也怒了。
  
      这一句话出来之后,立即令本来已经不怎么好的气氛冷了下来,与会的一门全都闭上了嘴。
  
      因为他们马上想到了雪姬难产离开人世的消息,在几天前也传到了织田家各人的耳中。
  
      对于此事,大部份武士都马上联想到这很大机会是武田家想要断盟的信号,而织田家的一门众就想到了更多,其中最多就是对于武田家的恐惧。
  
      因此,东美浓地区的城主又开始有些不稳的反应,就像上一次信长攻打伊势时的情况。阿犬觉得他们大概跟死去的岩成友通一样,想要由这种左右摇摆的态度来取得好处。
  
      正当信长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
  
      「兄长大人﹑大姊,蒲生家小子跟本家的姻联没有比小雪离去这件事更急,冬姬现时还年幼,可以先再等一年或是半年。」织田长益提醒道。
  
      如果说织田信包的性格令阿犬想要在他身后狠狠踢一脚,那这位最小的弟弟织田长益就是令阿犬想要大力抛出去的存在。
  
      她是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个各方面都很有才能的武士,而且年纪小,并不像信胜那样有出身的束缚,却跑去学什么荼道和歌,还想要当个和尚。
  
      「源五郎说的没错。」阿犬很难得赞同这位弟弟。
  
      「说的对。」
  
      这时织田长益的话,正是阿犬在内的所有织田家一门都认同的。
  
      「那就先安排两人在赏花会时见一下面吧。」信长咳了两声,事实上五德出嫁的那一次,他都没有告诉自己的几位夫人,知情的阿犬正好是刺到了他的痛处。他还记得那一天,被一向很得体大方的归蝶破口大骂,因为五德是所有人都喜欢的公主。
  
      只是阿犬并不想让信长尴尬停下来,大声说道:「又用这招,你是没别招了吗?」
  
      知道内情,比较年长如织田信广等人,强忍着笑意,这件事在当年也是十分有名,当阿犬不在,就是他们的谈资之一。
  
      「咳咳——现在来讨论小雪还有武田家的事。」信长无视了阿犬这句话。
  
      「还可以怎样?杀他武田家的,现在近畿大致平定,这时直接找武田家开刀,杀他一个措手不及!」阿犬马上接话,把硬是屈在心里好几天的话都说出来。
  
      「大姊(阿犬)……」织田信包﹑织田长益和织田信广等人一脸惶恐,在场还算正常的,就只有信正和信长两人而已。
  
      「怎了?杀我织田家的公主,不能报复吗?」阿犬说着的站了起来,同时由衣服之中抽出了一卷地图,铺开在众人的中心。
  
      没有人问「杀我织田家公主」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大家都不是傻瓜,也可以猜出难产十有**都是假的……怎可能会在「天下布武」不久之后就死?有这么巧合的事?
  
      「这是?」
  
      阿犬环视了在场所有织田家的一门,再认真地说道:「进攻武田家的地图!」
  
      虽然竹中重治当天是直说没有办法,但在这几天阿犬大发神威时,他还是很尽责地为「进攻武田」做出了一个方略。
  
      信长没有说话,而是站了起来,走近去看阿犬放在中心的地图。
  
      因为他早已知道阿犬不会无的放矢,一定是有把握或是有计画,才会在这里口出狂言要进攻武田家。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热度网文】或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