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织田家的恶鬼姬 > 第一章:方面军

第一章:方面军

    天下布武。
  
      那是织田信长的口号,基本上大殿上所有人都明白这一句的意思——这代表信长有了想要指染天下的野心。
  
      只是在大殿里,有几位真正明白,信长的野心是代表了什么?
  
      这个时代里,权力和大义名份都掌握在三种人手上。
  
      僧人﹑武士﹑公卿。
  
      然而,信长只是这三种人的其中一种。如果不改变这个时代的格式,他没有办法成为全部三种,即使他成为了武士之中的最高权力者,也只是成为了最高权力的三份之一而已。
  
      「骨子里的独裁者跟别人分享权力。」
  
      这一件事有可能出现吗?
  
      绝对不可能,上下二千年都难以看到一次,而信长正是一位独裁者,由他管理武家就可以发现他对于权力的追求。他需要的是所有的权力,正如他大部份时间都不容家臣反对一样。分享他的权力就似要了他的命。
  
      「大殿……这是要变天了。」竹中重治叹了口气。在场之中明白这一件事的人没有多少,他正是其中一位。
  
      「变天?」前田庆次郎好奇,虽然他一直会揶揄竹中重治,但在很多时候,他还是会听竹中重治的建议,原因是他的脑子好使。
  
      「呵……」竹中重治摇了摇头,不是他不想说,而是现在这个场合不适合说。他望了一眼在信长旁边发呆的阿犬,觉得昨天所讨论的很多事都要重头再来了。
  
      因为织田家的敌人,将会是所有人!
  
      是的,当一个人有着变革的野心时,他就无法避免成为所有人的公敌,正如那些看不见彩虹的狗,用尽最难听的语言去嘲笑渴望用颜料画出一片彩色的幼犬一样。
  
      在大殿之上,织田家的武士们听着信长那洋洋洒洒近半个时辰的话,有的不自觉地热血了起来,好像天下已经快要进入织田家的手中一样;有的冷汗直流,感觉自己可能命不久已;有的像阿犬那样心不在焉,只想着自己的事。
  
      日本的「天下」有多大?阿犬是明白而且清楚,可是信长的天下有多大?她却不了解。
  
      只是不了解又有什么问题,她只要有仗打,有人杀就行。她的人生基本上是由三大问组成——去哪里?杀什么?杀多少?
  
      不过现时还要临时加上一条,就是尽快结束这个无聊会议的事情,原因是她个人有十万火急的大事要去处理,那已经等了二十多年的事!
  
      暂时还不太想管这战后分蛋糕的事,再说她觉得以自己的功劳,最少都能加封到三万石以上的知行,封地没有一个郡也至少是半个。
  
      信长望了一眼阿犬,以及那些武功派的重臣,发现这些家伙同样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他撇了撇嘴,心里鄙视了一下只懂打仗的武人心思,只是他也明白这种大方向再说下去不会有更多的意义,因为只是在画大饼而已,信长把话题一转,到了各位城主或是武士都最关心的加封和转封之上——
  
      「接下来将是各参加此次合战的织田家家臣的论功行赏。」
  
      这事当然不是由信长自己来,而是家中笔头的林秀贞,他拿起了一张长长的卷轴,先开始宣布这次合战之中有功之人。
  
      第一位当仁不让的正是阿犬。
  
      「织田美浓守由十九条城转封美浓郡上八幡城,节制美浓郡上郡,组成对飞驒﹑越中方面军。」
  
      阿犬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突然会担任这么重要的职位,因为信长之前完全没有找她谈过,本来发着呆的她,更呆了。
  
      「阿犬!」信长表面上是不满,但明眼人都看出他很得意,因为这位正是要看到阿犬那个呆样。
  
      能看到阿犬呆的时候有几次?信长觉得十根手指头都能算出来。
  
      「是……明白了。」阿犬点了点头,认真地应道。
  
      郡上郡她很清楚,虽然昨天没有跟竹中重治讨论过,但它所在的位置只要是一位对附近势力有认识的织田家武士,都清楚明白那地方很不妙……是的,十分不妙!
  
      先不说需要攻略的飞驒一国是个穷得只有木工﹑匠人和木材的地方,这处旁边还有那位天下知名的名将武田信玄。即使两家现在是盟友的关系,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见,武田信玄早在很久之前已有上洛的想法,要是他知道信长也将决定上洛的话?那一定会影响两家的关系!
  
      其次是越中,本来这处并没有强势大名,可是越后之龙在第五次川中岛后,改变了战斗的方略,开始对越中进行侵攻,攻向越中,那飞驒也无法独善其身,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战。
  
      问题是如果武田﹑上衫两方同时开战,那阿犬手下的方面军,将要对抗两位当世的名将……
  
      信长自然明白这不是一处好的封地,如果有另一个选择,信长更想把阿犬放到了西美浓,那么进攻近畿就会更加方便,因为阿犬将成为一把尖刀,而不是一面盾牌。
  
      可是信浓的武田还有开始侵攻越中的上衫,始终是信长挥不去的恐惧。因为自大如信长自己都知道,织田家即使倾尽全力,即使已有一百多万石的领地,在面对这两武家其中一家时,胜算也不大于四成,而同时面对的话,可能连两成都不到。
  
      织田家之中最能镇住场面,有机会跟两家打得不分上下的就只有阿犬,也许柴田胜家也可以,但信长而加信任一门众,这位相处了近三十年的妹妹阿犬。
  
      这种任命除了阿犬自己意外之外,事实上其他织田家武士都没一个感到半点意外,他们觉得阿犬坐上那个职位只是刚好而已。只要想到可能将要面对的大物,只节制郡上郡可能还有点不足够……
  
      接下来就是其他家臣武士的安排,有的得到了原领安堵,有些早投降的则是拿回了旧领,也有一些被减封又或是转封的。
  
      不服是有,可惜他们都打不过信长,打得过也不会投降,所以到了最后,他们一样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低头臣服。
  
      织田信晴和织田信义成为信长的直臣,信晴如同代替了阿犬的位置,成为了西美浓大恒城城代。本来阿犬跟竹中重治讨论的时候就是以这座城作为战术的重心,而信义也是作为信晴的与力一同行动。
  
      如果信晴不是阿犬的养子,这么年轻的城代一定会引起了不少人的异议,只是现时没有一个武士作声,原因是织田信晴这几年间也有着不俗的战绩。于不少合战中表现得十分优异。
  
      有时候信长还觉得他要是能有阿犬那强得不像人类的兵法,那必定会比阿犬更强,因为信晴比阿犬多了一分谨慎。到那时,组成方面军的,可能就是信晴而不是阿犬了。
  
      一轮封赏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大概在一个时辰之后完成。对原织田家武士来说,所有人都很满意,每一位都有比以前更多的知行,因为他们是得到了战争红利的人。
  
      接下来信长又把所有人留下,举行了一场盛会,更于此时宣布自己的新本据稻叶山城将会改新的名字,变成歧阜城。
  
      只是本以为所有人都会出席的信长,完全没想到阿犬会先一步离开,他的本意是想要在这一场宴会之后好好跟她聊一下,把之前的矛盾解开,兄妹的关系重新修好。
  
      「我有事,有关于新封地交接的,全交给信昌和半兵卫去处理,最慢两个月之内我会回来,然后……」阿犬扫视了一遍手下的家臣,「总一郎和一郎两个跟我出一次远门。」
  
      阿犬说罢了这一句,就在家臣儿子们的惊讶之中,带着有点意外的美马总一郎和有点面瘫的织田一郎,离开了歧阜城,前进的方向是热田。
  
      因为她等了近二十多年的东西,被一个跳梁小丑给抢了!
  
      原圖可以,我開個群,放那邊。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