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织田家的恶鬼姬 > 第二十三章:大野殿

第二十三章:大野殿


  阿犬发现城主原来不只是动动嘴就可以完成,实际上有不同的事需要她来决定,例如接下来对领民的政策,还有领内的治安,以及对三河和绪川城的监视等等不同的烦恼……
  在这一世之前,她最多就指挥过二十人不到的小队,而且还只是在执行战术任务。这一世她最多也不过指标过一百人左右的军势,同样是战阵之中。
  什么内政﹑建设等等的事,阿犬很有自知之明,她绝对是九窍通了八窍的程度。这让阿犬有点后悔,她当时答应得太爽快,完全没有想过后果。
  重点是阿犬发现除了政务,还有一些人事上的烦恼。她看着前方放着的东西还有人,皱起眉头。
  「这这﹑这是我们为大野殿做的礼服,请问合适吗?」
  满意阿犬倒是十分满意,因为这些衣服看起来都很不错,而且穿上之后还很舒适,是用上好的布料所造。但问题是成为城主以来她平均每三天就会收到一件。为了放这些东西,连衣柜都添了两个新的。
  「其实不用这样。」阿犬觉得要提醒一下对方。
  「不不﹑不行的,大野殿让小女子也能过着安逸的生活,没有回报实在是……实在是说不过去,而且我们也只有手巧了一点,只能帮一点小忙。」
  「那……那就这样吧。」
  阿犬搔了搔头,她最烦就是处理不能用刀斩断的人际关系,现在不需要面对捣蛋的阿市,但却多了送礼物的佐治家人。没错,阿犬面前的女人正是佐治家的那些女眷的代表,在当上城主之后,她就按照她自觉正常的处理方式,把她们养了起来。
  加上佐治信方的妹妹佐治玲成为了她的养女,所以对这些家眷她也让人特别照顾了一下,例如要钱就给钱,什么在堺市运来的水果都会送她们一份,出门让她们带着武士,买东西都不需要付钱等等,总之阿犬自己有的她们都有。
  「那小女子就不再打扰殿下与公主玩耍。」
  「哦,再见。」
  道别之后,佐治家的女眷代表也离开了天守阁。
  这时的阿犬并不是一个人,在天守外还是站着两个下级的武士用作守卫和照顾她的日常起居,而在屋内也不是只有她一个,作为养女的小玲正爬在阿犬的身上。
  上一世的阿犬有很多私生子私生女,原因自然是他风流成性。只不过在感情方面,他完全就是个人渣,所以连一天都没有跟自己的儿女相处过,更不可能去结婚。现在突然多了个女儿让她感到很有趣,于是每天都抽出一整个晚上陪她玩。
  「妈妈——」
  「小玲以后当城主的时候一定要先准备好自己的家臣团,不然就像我现在这样很头痛了。」阿犬叹了口气,对自己的女儿抱怨。
  当然,阿犬也知道这没什么用,因为还不懂事的小玲对她笑了起来……
  佐治家本来的家臣团基本上在信长被伏击的时候死光,只有地侍和小量的下级武士,而且阿犬还是只身一人前来,所以整个大野城的政务差不多都是由她一个人解决。
  当然她也有向信长要人,只可惜没有。
  本来合适的荒川与十郎被她推荐在村木寨里当城代,合作过的前田利家和池田恒兴信长又不给,原因是他自己手上也没有人,并他的小姓家臣死的死伤的伤,阿犬也不好为难信长,只好作罢。
  不过阿犬也不是一个家臣都没有,至少她还有一位赤濑清六。这还是因为她的叔父信光在得知阿犬手下没人,才马上让他转仕过来。
  「以后要好好答谢妳的叔公才是。」阿犬轻轻捏了一下玲的包包脸。
  「呜啊——」
  可惜武士是有了一个,但问题是赤濑清六并不擅长内政,而且比阿犬更差劲。阿犬觉得让他去练兵绝对是个好手,但处理政事就完全不行。
  阿犬不是没有自己的班子,她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好下属,马上把堺市的陈思聪召来,让他好好规划城里的建设还有码头等等。
  只不过一个人无法分身,在完成了码头和新城的建设蓝本之后,他又回去堺市处理有关明国走私的事情,并告之阿犬,现时是最种要的关头,至少在半年之后才能再回来……
  如果说之前阿犬还能坚持处理一会政务,那在陈思聪来了又走了之后,她就觉得自己完全不应该做这些事,应该把它们交到更合适的人身上!
  问题是现在能决定和处理政务的人,如果不算那些地侍等等的下级武士,就只有她一个,所以即使不擅长,也只能自己亲自下手打理。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会累死!而且也没有时间去杀那些三河人!要找个办法还要找个人才回来!」
  在这个战国时代,得到人才只有两个途径,一个是自己培养。阿犬可以在地侍里找寻武士,也可以在平民之中发现人才。可惜阿犬并没有那么多时间,也没有那种耐心,更没有知识,所以这方法完全不行。
  另一个就是由其他人来推荐浪人和野武士,或是接受其他在家里不受待见的武士。浪人的话,阿犬在堺市里接触了不少,也有提拔过几个,可是海猿屋那边除了陈思聪这位扛把子之外,大部份都被阿犬训练成为了一流的私掠海盗,并不合适建设领地。因此还是要人推荐,很巧在大野城之中,就只有赤濑清六这位看起来很传统的武士才比较了解这种事情。
  「请问主公找属下有什么事?」赤濑清六看着抱着阿犬睁着大眼看向自己的那位女孩,也即是阿犬现时的养女小玲。
  他觉得这画面有点违和,因为他已经无法把那个在战场上杀人如切菜一样的阿犬跟眼前这一位正和孩子玩耍的女子连上。
  「因为人手不足,你有什么人可以推荐一下……什么人都没有关系,识字的就行,反正都是那些普通的工作。」阿犬没有发觉赤濑清六的目光,一边说话,一边逗女儿玩。
  「呃……」
  「没有吗?」阿犬有点失望,自己怎么以前就不去自动认识一下本家内的武士呢?那现在就算要招人也有一个方向。
  「也不是没有,但属下认识的武士,大多都已经出仕大殿和信光公。」
  「大多也即是说不是全部吧?」
  赤濑清六又搔了一下头,「可是那一位的名声并不太好,也只有十四岁,更是位倾奇者。」
  「喔喔!像利家那种?没关系,反正谁在我手下都会变成乖宝宝。」阿犬说着的时候揉了一下小玲的头。
  赤濑清六无视了「乖宝宝」那一句,又说道:「那位也是前田家的武士,是前田利家大人的姪子,不过因为名声不好,所以大殿还没有让他出仕。」
  阿犬很高兴,马上就说道:「快,快让人把他叫来!」
  「那属下亲自去一趟。」
  「也是,你明早就去吧!」
  阿犬感觉自己终于看到可以由政务的地狱中脱身的曙光了……
  理想是丰满,但现实是骨感而且残酷的。
  第二天的中午,赤濑清六就把前田家那一位没有出仕的倾奇者带到阿犬的面前。
  阿犬觉得如果前田利家的打扮像个乞丐,那眼前这一位就是丐帮长老,破烂的程度上,两人完全不是同一个等级的人物。
  「本大爷前田庆次郎是也,妳就是那位人传生吃人肉的恶鬼姬?」
  「我没吃过人肉,不过……大概就是你所认知的那一位。」阿犬皱起了眉头,打量着这位敢跟自己如此说话的小子。
  「如果妳能打败本大爷,那本大爷才会侍奉于你!」
  赤濑清六心里「咯噔」了一声,立即大喝道:「庆次郎快道歉!」
  「赤濑大人,我只是想让阿犬殿下证明自己不是名过其实还是被吹棒出来而已,我直到现在也不相信一介女流能立下阿犬殿下那『异于常人』的战功。」
  「立即道歉!」赤濑清六有点后悔向阿犬推荐这个不懂分寸的傻瓜了。
  「咳咳……」阿犬搔了一下脸,转头看向旁边的赤濑清六,「这个不是利家的姪子吗?怎么不知道我?」
  其实她想要说的话是——连你的叔叔都是被我从小虐待长大,见到我之后还会颤抖,你这小一辈的还敢在这里放狠话?
  「本大爷没有叔叔。」
  赤濑清六有点尴尬地说道:「前田大人与这小子似乎性格不合。」
  「原来如此……」阿犬点了点头。
  「不敢比吗?」
  「可以,反正利家这个沙袋不在,我也很久没有尽情打人了。」阿犬冷笑,食指夹住了口里的牙签,「来,我用牙签,你用刀,跟我对打一场!」
  「哈?」
  「别怕,我尽量不伤到你,你尽力跟我打就行!」
  「这是殿下说的哦!」
  接下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前田庆次郎终于明白到,有些人是永远不能招惹的,而且他还发现阿犬正是那一种人,因为前田庆次郎手中的刀被挑飞了无数次,连左右手都各脱臼两次。直到他真心实意地认错之后才被放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