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织田家的恶鬼姬 > 第八章:舞者

第八章:舞者


  当阿犬秒杀两个武士的同时,于织田家的本阵之中,织田信长也看到战场上本来势均力敌的坂井军先锋突然在几分钟之内出现崩溃。
  「快快,把全军压上!胜家和信盛出阵,现在是一决胜负的时候了!」信长没有等前方的传令兵过来,而是立即下达命令,让所有士兵压上,似要一举击破对方!
  这不按常理的决定一下来,马上就有提出质疑的人——
  「全军?本阵不需要留下军势保护吗?败得那么快,难保是陷阱啊!」林秀贞劝道。
  的确信长现在的命令不管在什么时代都十分危险,尤其是这个没有无线电的战国时代,下了一个指令就很难甚至无法更改。如果崩溃像林秀贞所说只是敌人的诱敌出击,那把全军压上不留预备队,那就无法再应对可能出现的意外。
  「闭嘴!一定是阿犬讨取了坂井甚介!不能错失良机!」信长对提出疑问的林秀贞大喝了一句。
  「可是!」
  「别说话!我意已决!」
  林秀贞低下了头,「是的。」
  「属下出阵。」柴田胜家冷冷地看了一眼战场的方向,心里很不服。
  这一次的先锋,本来是柴田胜家来担任,只不过阿犬横空出世,加上他是织田信行的家臣,所以信长连攻略松叶城和深田城的战事也没有交给这位「进攻柴田」,只是把他放到身边闲置。
  「想不到阿犬殿下能杀死坂井甚介,而且只用这么短的时间。柴田大人,就让我们来助阿犬殿下一臂之力吧!」佐久间信盛同为出阵的一员。
  「坂井甚介不过已已。」柴田胜家冷冷地瞪了一眼说这句话的佐久间信盛。
  「呃……哈哈,看来也是。」佐久间信盛感觉到同僚的不悦,就没有再说下去。
  这两位家中武名最盛的两位在出阵之前的对话,信长自然亦听见了,只是他不想去插话。对柴田胜家现在信长是难以完全信任,即使他的能力十分强,相反能力没有那么强的佐久间信盛,信长就是可以将后背交给他,是对本家忠心,而且稳重如岩石的家臣。
  正当信长下令全军进攻的时候,阿犬亦一如所愿地跟众多的武士展开战斗!
  「黒部源介来也!」
  「阿犬。」
  阿犬这一次身上的盔甲十分干净,内脏没有了,而且血迹亦没太多,原因是她由上一次的战斗中吸取教训——没事别去腰斩敌人。
  太刀划过,又一颗大好的头颅飞到半空之中。
  阿犬的快乐时间没有多长,当她杀了第五个武士之后,也不得不停了下来。即使她已经不断在杀对方的指挥,但还是没能一击打破对方。不是她不想再冲,而是赤瀬清六告诉她,先锋的一百足轻已开始疲倦,要是再强突下去,士气和战力都会开始下降。
  阿犬摇了摇头,对于自家这些足轻还是不太满意,虽然比农兵要好,但进攻的时候仍不太积极……
  「是没有足够的奖励作为诱因吧?」
  阿犬想了想,她好像没听过重赏足轻的事,因为在合战完结后战利品大多都是由武士拿去,就连旗本足轻也只能分到一点,所以令他们的主动性严重不足。
  「要是有一队真正的精锐,他们又能不惜命奋战的话,那我应该早就杀入对方的本阵,杀得那些武士满地都是人头了。」
  在一旁正在收拾太刀听见这一句叹气的犬千代自觉无视,因为这一句话的潜台词就是——胜利什么都没所谓,给我再杀几个才够爽!
  当阿犬还在感慨的时候,身后又传来了号角,信长全军压上的进攻。前方的坂井军的反应也很快,没有再跟先锋纠缠,且战且退,同时实际指挥的赤瀬清六立即让足轻停顿休整。
  左右本来没人的战场,马上由织田军补上。阿犬很满意信长的指挥,果然这种有机会就全压上,一击成功的风格才合适她!
  「殿下,既然信长公已经让全军压上,不如让先锋足轻退到后阵休息一会吧?」赤瀬清六的建议很正确,先锋并不会由战事一开始战到最后,而且于战场得到优势的时候休息让功,是一种不成文传统。
  阿犬虽然不知道,但看到犬千代也是一脸同意地点头,亦没有反对:「喔……那好吧,犬千代你带着足轻先休整。」
  赤瀬清六愣了一下,心里想要问一句:这一百足轻不是应该由我来领导的吗?
  只是阿犬很快说说出她觉得是友善,而对其他人来说一点也不友善的命令,「我知道清六你一直在指挥,刀都没见血太可怜,所以这次就跟在我身后,斩几个人头来领功吧!」
  「这这﹑这……」赤瀬清六愣住。
  「好吧,走起,不用指挥那不就可以杀一个叫爽吗?」阿犬还是对赤濑清六表达出别人难以理解的善意。
  说罢,阿犬一马当先地向着战场冲去!
  犬千代重重地拍了一下赤濑清六的手臂,忍笑道:「这应该是阿犬殿下表达友善的方式,赤瀬大人就多斩几个吧。」
  「那拜托前田大人,在下去也。」赤瀬清六拔出了太刀,一拍马臀,追上了阿犬。
  全军压上不像之前那么井然有序,虽然大致上还可以分出敌我,不过战场已经混在一起,敌我犬牙交错。
  可是即使如此,阿犬发现还是没什么武士跟她决一死战。一方面是两方的足轻太多,另一方面是已经有不少对武士在决斗的,令她本来想要杀三十个的想法有点难以达成。
  「清六,有没有什么不能做的事?」阿犬其实是想问,可不可以插手别人的战斗。
  赤瀬清六心里其实想问她:妳真会顾虑这种事吗?
  不过作用阿犬暂时的副手,赤瀬清六还是很尽责地说道:「别打扰武士之间的战斗。」
  其实还有在对方求援之前,别冲入其他阵线,但这件事阿犬和他已经在做,所以就没说出来讨没趣。
  「那为什么他们总是几个来挑我一个!刚才你有看到我被两个包围吗?」阿犬很不爽。
  「因为殿下太强了……」
  赤瀬清六想说的是:妳只用两刀就解决了,有必要那么气愤?
  「什么逻辑!不知所谓!富人有钱就一定要把钱分给其他人吗?他的财富是其他人给的?都是他自己赚的好吗?我强是因为他们太弱而已啊!」
  「呃……」赤瀬清六突然觉得阿犬说得很有道理,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反驳。
  「不行,要纠正这种歪风,让他们明白就算来多少个,我也能斩杀!那就不会再包围我!哈哈——哈!」
  阿犬大笑了几声,一骑突入混战中的战阵中。赤瀬清六没想到阿犬会这样做,即使见识过她的兵法,但还是有点担心,只好再次紧跟着她。
  「杀!」
  阿犬很明白这种抢人头的行为会惹人厌,但她本来在织田家就没多少人喜欢,相对那位在家里喜欢捣蛋但外人传言十分漂亮乖巧如大和抚子一样的阿市,阿犬绝对是战国最恶公主代言人而且没有之一。
  「阿犬殿下?」被抢了敌人的佐佐成政皱眉。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放心,我是不会对织田家的武士陷入危险而不顾的。」
  「但属下正要——」
  「不用谢我,清六收好刀,这里还有太多织田家的武士需要救亡!我们不能停留!」
  赤瀬清六别过头,脸火辣辣的红了起来,这么无耻的行为可以说成如此高上大,真的是又刷新了一次阿犬在他心目中的下限。
  「放开那些织田家武士,有什么冲我一个来!」
  赤瀬清六想把自己身后的靠旗扯下来,别让人认得他……
  「殿下,这是我的——」
  「放心,你已经安全了!」
  然后阿犬如法炮制,杀了一个又一个,在杀了第十五个之后,终于被敌方的大将坂井大膳发现。
  「阻止那个阵斩甚介的武士!不能再让他张狂下去!」
  因为阿犬现在全身都是铁片包着,加上阿犬的名声还不颢,所以除了信长手下的家臣武士之外,都只以为她是个厉害的少年武士。
  坂井大膳下令,几骑武士由本阵出击!
  「海老半兵卫(干丹波守﹑山口勘兵卫﹑堤伊予)来也!」
  阿犬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心情大好,对赤瀬清六说道:「看吧!这群就是看不得别人好的妒嫉之徒!」
  赤瀬清六已经不想回答了,而且他明显没有阿犬那样的好心情,因为不只在阿犬面前的接近十位,还有几位也正盯着他。
  「看我杀散他们!」阿犬左手一柄长太刀,右手一柄打刀,以双刀的方式迎击。
  对于双刀的使用,阿犬很久之前已经在研究。一柄刀可以杀一个人,那两把不就可以同时杀两个吗?就像双手互搏之术一样!
  对比起阿犬那单纯的想法,这个时代也有着自己的双刀流。
  一般来说,一把是主攻的长太刀另一把是主守小太刀,但那是在单对单的时候才合适,可是现在的情况是一对多,也不是步战。阿犬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又想出了另一种战法。
  「啊——!」
  两把都是用来主攻,不是刺就是斩,以求一击把对方杀死,而防守?基本上不格档,就以闪避为主,因为她有速度和灵活的优势。
  「死!」
  两把武士刀在晃,战马在奔,两刀一斩,斩飞了两个头颅!
  阿犬不作停留,再用力一踏,由马背上飞起来。
  「飞?」
  交错的斩击,飞翔中的阿犬翻身落到敌人的马背——
  「别嚣张!」
  一刀向阿犬杀去。
  铁板桥,拖刀——腰斩!
  「合击!」
  又两把太刀左右的合击,轻盈的阿犬又再跃起,刀与刀间惊险穿过,两手刀同时一送,左右两名夹击的武士落马。
  「去死吧!」抓住阿犬无法改变动作的瞬间,堤伊予引刀一斩。
  跨下没有战马,凝在半空的阿犬在笑,放开了双手插在敌人身上的刀,拔出腰间的胁差——
  当!
  胁差档住了必杀似的一击,阿犬如同被全垒打的棒球一样,只是所有人都以为她会要撞到地面的时候。
  「吽」的一声,走远了的再生号疾驰回来!
  「不错!」
  半空中的阿犬一抓缰绳,借着战马前冲的力量翻身,于半空中飞翔后完成了一次钟摆,再降落到堤伊予的马背上。
  「再见了。」
  手中的胁差轻轻划过他的颈项。
  五个武士,阿犬用了五分钟的时间,一次都没有落地,全杀!
  不只是赤瀬清六看呆了,连本来正准备袭击他的武士也看呆了……
  「看,这就是包围的下场,下次还敢吗?」阿犬翻身回到再生号的身上大笑着。
  这一刻的赤瀬清六,突然觉得面前的阿犬,并不是来战场跟敌人战斗,她只是穿着武士具足的天女,来战场只为给敌人带来一场死亡之舞!
  这一场合战只进行了半天,在信长赌博式的全面进攻以及先锋队阿犬的强势下,坂井大膳最后战败退回到清洲城中,信长成功夺回两城并确立了自己在尾张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