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织田家的恶鬼姬 > 第四章:姊姊

第四章:姊姊


  阿市很好奇。
  家里本来空着的房间,终于有人入住了。
  以前哥哥们曾经跟她说过这是那位阿犬的房间,但阿犬在四年之前就赶出家门,所以现在一直都空着。
  只不过房间空着这一件事已经成为了过去式,因为离家四年的阿犬,于四个月前被刚刚成为家督的哥哥接了回来。
  对于这位姊姊?阿市完全没有记忆,因为今年阿市才五岁多一点,谁会记得一岁时发生的事呢?
  可是除了哥哥,连母亲大人在前往末森城之前都曾经警告她别去接近这位姊姊,别跟她聊天,因为她是一个身体里住着恶鬼的疯子。
  恶鬼?
  第一时间并不是害怕,更没有像其他妹妹弟弟那样远远躲着阿犬,不过她也没有接近她。
  阿市从来都不是胆小的孩子,她觉得自己将来可以成为城主,甚至是一国守护。只不过大家都觉得她是在说笑,嘲笑她这个梦想。
  「我是很厉害的!」
  阿市为了让自己不再成为其他人的笑柄,更要让大家明白阿犬不是恶鬼,她决定要「战胜」这位姊姊。
  阿市的性格虽然跟信长和阿犬有点相似,都一样大胆,但她更加谨慎。阿犬回到那古野城之后,她没有立即就开展计划,而是一直暗地里在观察着。
  每一天阿犬在厨房里煮完自己的早饭吃过后,就会带着饭团和刀,又领着她的战马一个人离开家往城外走。阿市很想跟去,可是她没有马,而且她没有信长的批准就不能出城,所以只好放弃这一段时间的观察。
  直到晚上,天快黑的时候,阿犬又会一个人回来,有时手里没东西,有时会带着一个布袋内里的东西叮叮当当地响着,有时也会带着山鲸肉,不过这些东西大部份都会到了信长哥哥的手里。
  如果是饰品那些小玩意,大多都会有阿市的一份,因为信长一直都疼她这个妹妹。
  如果是吃食的话,就是大家都有,而且是于晚餐的时候看到它出现在自己的那一份里。可是大部份弟弟妹妹都不知道那其实是阿犬姊姊拿回来,只觉得信长哥哥太好人了。
  「姊姊应该不是恶鬼。」
  现在只过了一个星期就吃到了两次山鲸,而以前一个月才能吃一次,更不时有可爱的玩意,阿市觉得阿犬姊姊只是秘密在帮信长哥哥做事而已……
  正当她想要解除对阿犬的观察,想要去直接问她到底在做什么时,阿犬跟信长一起出战了。
  「作为公主每天出城去野就已经差劲了,现在还……」
  「她以前就是这样,怎么说都不听。」
  「跟她的大哥一样,我们织田家怎么会有两个这样的孩子呢?」
  阿市一边听着那些大人们在议论阿犬,一边在想着如果自己也跟着出战,会不会也成为很有趣之类的事。
  不到一天的时候,阿犬回来了,她为信长哥哥打了一场胜利的合战。那些明明有着更多兵力的敌人被吓得笼城不出。
  只不过赞赏阿犬姊姊的只有信长哥哥,其他都是一些不好的传言。
  「借助恶鬼的力量,她一个人在战场上讨取了十三名武士。」
  「听说她是吃食了人血和人肉才会越战越强……」
  「被她杀死的人全都枯干了。」
  「她的刀因为用来收割灵魂所以要换很多柄?」
  「不能跟她对视,她的眼睛会射出电光,然后人就一分为二了。」
  本来放弃了的计划又再次浮出脑海,阿市再次决定要打败姊姊身体里的恶鬼。
  只是谣言听多了,阿市也害怕了起来,所以又主动跟着弟弟的剑术师范练习了三个月的剑道,直到她打败了跟自己同年的男孩,自觉又有了一点信心之后,就开始了另一个计划。
  没错,有信心指的是能打败没有恶鬼附身的阿犬!
  即使再强的武士也打不败拥有强大力量的恶鬼,但是打不败不代表没有方法可以败她,阿市决定——要封印恶鬼的力量。
  「哥哥大人,阿市明天可以到城外去吗?」
  「为什么?」信长看着这位酷似阿犬的妹妹,有点好奇。
  在信长的印象中,阿犬就是这么大的时候在他面前撕开活生生的青蛙,溅了他一身血……
  信长觉得阿市真是可爱太多了,完全就是相反!
  「阿市想为母亲大人和哥哥大人到热田神社里祈福。」
  阿市才没有这个想法,应该说这只是顺带着的,因为她只是想借助神明的力量来封印姊姊身体里的恶鬼,再堂堂正正打败她!
  「喔……母亲……」信长想起了那位有三个多月没有回来的母亲。
  亦因为母亲到了弟弟信行所在的末森城居住,所以本来照顾年幼妹妹和弟弟的责任就由信长承担了起来。
  说是照顾,自然不是手把手的教导,信长只是作为监户人的存在。教导和起居饮食的事情,并不需要信长操心,大多由他的妻子归蝶负责。可是出城﹑出远门这种事,还是必须有他的首肯才行。
  在很久以前,他的妹妹里就只有阿犬得到信秀的许可,可以一个人整天出门。信长回想起来,其实阿犬在那一件事之前,父亲还是很疼她,不然也不会送她一匹小马作为礼物。
  「哥哥大人?」
  「也好。」信长没有怀疑就点头。
  这是因为乖巧的孩子会被信任,即使那只是装作乖巧也一样。
  「太好了!那我——」
  「跟你嫂嫂一起去吧,顺便去问问母亲大人什么时候回来?」信长并不喜欢自己的母亲,因为她也不喜欢信长,可是如果母亲一直不回来那古野城,在情理上始终是不合的事。重点是会令信长在家中的威望直线下降,十分不利于他对织田家的统治。
  「欸?要跟嫂嫂一起去吗?」阿市有点怕在哥哥身旁那位仿佛什么时候都在微笑的归蝶。因为她不只经常戏弄阿市,更会向信长打小报告,现在家里的事更是什么事都差不多归她来管,十分讨人厌。
  「阿市不想跟我一起去吗?」归蝶微笑着。
  「不是……」阿市低下头。
  「那就这样。」信长摸了一下阿市的头,想着阿市这么乖才是女孩子,如果改成是另一个妹妹阿犬的话,那他的手应该早就脱臼,因为阿犬由小到大最讨厌被摸头!
  信长的手在脱臼两次之后,才明白这个道理……
  第二天的一早,阿市和归蝶到了热田神宫里祈福,接着又到了末森城看望母亲土田御前,两人得到她还打算再住一段时间的答覆后,才回去那古野城。
  阿市成功由神社里求得能阻挡恶鬼力量的御守,但她那鬼鬼祟祟的一举一动,早就落入了归蝶的眼中。正确来说,这一次出行只是应验归蝶的猜测而已。直至阿市兴高采烈地回到家,归蝶才揭穿一心要实现计划的阿市。
  「真的要去挑战阿犬吗?」
  「呃﹑欸﹑我……我都不知道嫂嫂在说什么……」阿市一脸「妳在说什么」的样子别过头。
  「不是吗?这个御守不是用来封住恶鬼的力量吗?」归蝶故作疑惑,说着的同时,掏出了一个红色的御守。
  「怎怎怎么在嫂嫂的手里!」阿市着急。
  归蝶把御守高高举起,歪头问道:「到底是为什么呢?」
  「还给我!」阿市想要抢回来,可是因为太矮小,比起有近一米六的归蝶,她只有一米不到,就算怎么跳也够不到。
  「阿市真的是想要挑战阿犬吗?」
  「唔……嗯。」阿市无奈地点头。
  「不怕?」
  「不怕。」阿市说谎。
  归蝶摇头,把御守还了给阿市,「要挑战阿犬,是因为想成为她那样的人吗?」
  阿市愣住……
  她突然有点迷糊了。要说不想成为阿犬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整个家里的女子,就只有阿犬一个可以自由自在地到外面去玩,可是想成为阿犬也是不对的,阿市可不想被人称呼为恶鬼,更不想被人害怕……应该说,阿市最害怕孤独了。
  「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
  说着这句话的阿市,逃回自己的房间,她拿起用来训练的木刀,她觉得答案一定是在打败阿犬之后出现,所以她现在就要去打败她。
  阿市紧紧握住御守和木刀,大步走到阿犬的房间前,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地拉开房门——
  「嘿!阿市是来挑战妳的!」
  「呃?」
  「用这个封印妳身上的恶鬼,我们堂堂正正地决战吧!」
  「嗯?」
  「看招!」
  在房间里睡午觉的阿犬,被一个小萝莉给吵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