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梁山之梦 > 第九百三十五章

第九百三十五章

“弟兄们!该咱们上了!”昌盛的心中默默地念道,两道浓眉倒竖,双眼中杀气迸现,“陌刀军!上步!举刀!”
  
  “喝!”所有的陌刀兵整齐地朝前踏出一步,重重的脚步声踏在地上,宛如地震一般,剧烈的震动让临近的战马也是不住人立长嘶。
  
  “机会!刺!”昌盛的眼眸中精光闪过,牙缝中爆出雷鸣般的一个字。
  
  “喝!”齐齐一声暴喝,数百柄陌刀没有任何花哨,朝前便是狠狠一刺。
  
  “愚蠢!”金弹子因为耽搁,稍稍落后了一些,见陌刀兵如此简单的出击,心中冷笑一声,他放佛看到了,陌刀落空之后,番兵杀入人群之中,杀得血流成河,人头滚滚的模样。
  
  “噗……”
  
  “啊……”
  
  “噗嗤……”
  
  “唏聿聿……”
  
  想法是好的,现实是残酷的,马嘶声、惨叫声不绝于耳,血光、残肢、马首频频入目,金弹子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他分明看见,女真骑兵与陌刀军分明还有三、四米的距离,尽管这距离对骑兵来说只是一步,但绝不是步兵能够够得上的。
  
  事实上,如今唐军的陌刀,已不是原版的陌刀,而是加强版的。
  
  原本的陌刀,虽然在技术工艺已经达到了那个时代的巅峰,但是2米左右的长度已经满足不了这个时代作战的需要,是以在唐军的锐意改革之下,陌刀的锋锐远胜往昔,便是长度也激增到了3米5,就是这1米5的长度,让难以计数的番兵付出了血的代价。
  
  “冲!给我冲!把那些南蛮的脑袋全部砍下来!”金弹子就像一个输得精光的赌徒,双眼赤红,带头发起了亡命冲锋。
  
  “劈!”
  
  “收!”
  
  “撩!”
  
  “收!”
  
  昌盛已不是第一次指挥陌刀军作战了,自归顺唐军以来,他指挥陌刀军先定契丹,后战女真,刀下流尽了异族的血,如今看着陌刀兵听着自己的号令,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将那些原本不可一世的番兵切成碎块,一阵阵的快意自心底升起,口中的号令声也是越发的响亮。
  
  也有运气好的番兵冲过了陌刀阵,借着马力撞飞眼前的陌刀兵,手中的弯刀顺势朝着另一名陌刀兵砍去,在他们看来啊,只要躲过那长长的陌刀,一旦近身,就可以任凭自己肆虐。
  
  可不曾想,锋锐的弯刀劈到陌刀军的身上,除了留下一道白印,再无一丝的伤痕,不等他们批出第二刀,便是被跟上的陌刀兵乱刀分尸。
  
  在巨大的伤亡面前,金弹子有如疯了一般,口中发出一声怪叫,双锤没头没脑地朝着陌刀兵打去。
  
  “哐当”,“哐当”两声,尽管这陌刀乃是百炼精钢,以特殊工艺打造,但依旧抵不住金弹子的怪力,刀锤相交之下,陌刀应声折断,而金弹子的双锤,却去势不改,狠狠的两锤砸在陌刀兵的头上,将两名陌刀兵整个头颅砸进了胸腔。
  
  “哈哈……来啊!”金弹子一击得手,意外之下张狂地大笑起来,手中的双锤更是如雨点般落下,不大功夫,便是接连毙杀身遭数十名陌刀兵。
  
  昌盛见状,不由得大怒,自他统领陌刀兵以来,几时有过眼前这等伤亡,也是再也顾不得指挥,拍马舞刀杀向金弹子,“勿那番狗,接你昌盛爷爷一刀!”
  
  “怕你不成!”金弹子杀得兴起,一锤砸死眼前之兵,继而一锤砸向奔马而来的昌盛。
  
  锤刀相交,昌盛本以为自己靠着自己的气力,定能将金弹子斩于马下,可不想从刀上传来一股充沛至极,不可抵抗的巨理,将他整个人锤的从马上倒飞出去,“哇”地一口血吐了出来。
  
  “老子踩死你!”金弹子见昌盛落马,脸上露出狰狞而残忍的笑容,将战马一牵,纵马朝着昌盛踩去。
  
  “番狗尔敢!”巨喝之声响起,就似晴空中响起的一记霹雳,碗口粗的禅杖斜刺里探出,带着呼啸的风声,懒拦腰扫向金弹子。
  
  金弹子见禅杖来得凶猛,连忙伸出双锤一挡,“哐”的巨响过后,金弹子连人带马地被震退四、五步。
  
  “这个够斤两!”金弹子暗暗地松了松手,以缓解手指上的麻痹,继而狠狠地瞪着鲁智深,“再来!吃某家一锤!”
  
  “哈哈!怕你不成!”鲁智深这么多年来,几时遇到过如金弹子这般力大之人,豪迈地大笑两声,禅杖“呼呼”挥了两下,便是纵马迎上金弹子。
  
  一个是北疆凶兽,天生神力,一个是唐军豪士,力贯天下,两人相遇,便是“哐”、“哐”、“哐”地一连对砸了十几招。
  
  “过瘾,过瘾哪!”鲁智深打得兴起,非但双臂上青筋根根暴起,就连双目中也满是血丝,口中嚎叫一声,禅杖带起风声,“再来!”
  
  “怕你不成!”金弹子一张脸也是涨得通红,让他本就丑陋的面容更显恐怖,擂鼓嗡金锤虚砸两下,再度迎上,“去死!”
  
  “砰”、“砰”,两人再度鼓起身体里的力量,战到了一起,只是这一次,二人都是收敛了许多,并非完全靠着自身的力量在那里蛮干,反而是加强了招数上的周旋。
  
  又是周旋了三十多招,金弹子此时到底还是年轻,比不上鲁智深这个在沙场厮杀半生的人,渐渐地被鲁智深所压制,身上也开始出现伤口,若不是鲁智深对他的力量也颇为忌惮,只怕这会他已然命丧杖下。
  
  “休要伤我兄长!”就在鲁智深使出一记妙招,荡开金弹子双锤之后,双臂使劲煞住禅杖,跟着一记“泰山压顶”,凸头铲朝着金弹子面门砸去之际,两柄银锤带着呼啸的风声砸了过来。
  
  鲁智深听声便知来人力量远不如自己,但自己如果挨上一下的话,即便不死也要重伤,是以只能遗憾地撤回禅杖,磕飞银锤。
  
  金弹子死里逃生,朝着来人便是大吼一声,“谁让你来的,还不给老子滚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