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算死命 > 第四百二十四章分析

第四百二十四章分析

    我跟唐曼刚从陈家走出来,就看到外面一辆车刚好停下,这车的车窗没有关,是一个模样六十岁样子的中年人。
  
      他一脸冷漠,面无表情,但我还是在他眼中看出了一丝惊疑,似乎根本想不到我跟唐曼会出现在这里。
  
      他将车停了下来,从里面走了出来,我感觉到了他的气息赫然是一名七级武者,我盯着他,神色缓缓的变化了。
  
      唐曼神色不变,只是目光平静的看着他走路,这人一句话没说的与我们插肩而过。
  
      走进去后,居然是直接将门关上了。
  
      “认出他没有?”唐曼问。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点头,难怪我刚才从那青年面相看出了这些,他们陈家因为一个族人做了什么事,而会被牵连,原来这个刺杀风先生,还抓了风先生女儿,还与唐曼交手的黑衣人就是陈氏家族的人,就是刚才这人,他参与其中了。
  
      不过由于他的境界原因,他的面相我倒没看出什么。
  
      我惊讶的看着唐曼,“你之前就看出来了?”
  
      “对,能进阶七级武者的太少了,在苗疆有几个,我大致的了解一些,而且我那时候试探了他,他用匕首对付我,没有那么灵活,这就是他要故意掩饰身份,我心中猜测到了一半,到了这陈家,然后听你刚才一说,我就确定了。”唐曼点头道。
  
      我心中的惊讶更浓,没想到唐曼刚才让我来陈家,已经心中大致有数了,她的观察力太厉害了,如果这次不是她一起来,我估计没有么快找到这个突破点的。
  
      “还有,这个风先生是谁,我也知道一些,在苗疆,风先生是能与陈氏家族抗衡的家族之一,虽说没有陈氏家族底蕴深,历史长,但胜在财力雄厚,而且还与蛊王柳中庸相识已久,真正要对付陈家的话,不难,而且会以非常小的代价,让陈家死伤很多人。”唐曼接着说道。
  
      我明白唐曼的意思,风先生有蛊王柳中庸出手,出其不意的杀陈家族人算是比较简单的,估计能抵挡柳中庸的,也只有陈家的陈三刀了。
  
      我目光闪动起来,如果真是这样,陈九真的过来跪着求我,而我也想从他们口中得知我母亲的下落,那我就必须帮陈家度过这次难关,但怎么处理这件事呢?
  
      毕竟不用唐曼说,我也看出来风先生已经动了最强的杀机,因为有人劫持了他的女儿来威胁他,如果让他查出是陈家了,那么风先生必定会花最大的代价让柳中庸出手。
  
      柳中庸一出手,陈家除了陈三刀,还有谁能抵挡?
  
      这个危机太大了!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难题,看来只有真正的为陈家算一卦才知道了。
  
      “还有,我们一进去,我就感觉到了一丝被盯着的感觉,我想陈三刀已经注意我们两个了。”唐曼道。
  
      我听得一惊了,那唐曼刚才出手岂不是太危险了?都说陈三刀三刀一出,没有人可以抵挡,那如果刚才陈三刀出现了,对唐曼用了三刀,那唐曼能不能抵挡?
  
      唐曼语气也有些奇怪的道,“不过我也挺奇怪的,他居然没有现身,我想他不方便,还是有其他原因。”
  
      估计跟唐曼的分析差不多,我沉默了一下,认真的看着唐曼问,“那如果陈三刀刚才现身了,他出三刀,你有几成把握接下?”
  
      唐曼摇头,“不知道,大概五六成吧,也许高一点,也许低一点,一切交手才知道。”
  
      “别,别跟他交手。”
  
      我凝重的摇头,一向自信的唐曼居然亲口这么说,五六成?几率太低了。
  
      陈三刀三刀全部出完,没有人可以抵挡,也就是说三刀一出,任何人都要死。
  
      那唐曼也有一半的机会要死?我不想这样,非常不想。
  
      唐曼带我过来的,我怎么让她受伤回去?甚至死?不能,绝对不能!
  
      唐曼一怔,随即轻声问,“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你为我受伤了。”
  
      “可我有五六成的机会接下来的,而且我之前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太低了,不要接,也不准接。”
  
      我摇头,算是很少这么强硬的跟她说话,让她愣了愣,几秒后,她点头,“好吧,你说不接就不接。”
  
      我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那我们去吃饭吧,要不我先找个地方住,然后我花钱去厨房做?”
  
      唐曼“嗯”了一声。
  
      走到马路边,拦了一辆的士去市区,随便找一个酒店,陈氏家族的人找到我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我只需要等到明天晚上就行了。
  
      按照刚才这么分析,陈家一定会过来找我,那么我今天晚上要好好研究一下怎么解除这次危机了。
  
      到了市区,也已经是晚上了,随便找了一家酒店,开了两间房,唐曼先上去,我就去酒店的厨房,给钱做几个菜端上去。
  
      做也很快,我端上去敲门,唐曼一手开门,一手在整理湿漉漉的头发,她刚洗澡了。
  
      我进去后将饭菜一放,唐曼就先将头发挽起来坐下来吃。
  
      她在中午的时候,因为是文雨请,所以她并没有吃多少,也可以说只是象征性的吃了一点,所以现在吃我做的,也吃得跟平时一样多。
  
      没说话的将饭吃完,我准备回去休息一下,而这时候,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接听之后才知道是文雨的,唐曼微微抬头,似乎听到了手机里面的声音,听出了是文雨的,然后她继续低头整理自己的头发。
  
      文雨问我有没有事,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想跟唐曼通电话,我一怔,她居然主动找唐曼?
  
      我心中奇怪的将手机递给了唐曼,她接下来,放在耳边,里面就传出文雨细微的声音,我也听不到是说什么。
  
      唐曼没有说话的听了一会后,将手机递给我,继续整理她的头发。
  
      这文雨已经知道唐曼是谁了,还主动找她?这女人怎么想的?
  
      我接下来,我问了一下文雨今天在风楼的情况,也就是风先生在做什么,文雨知道得不多,但也告诉我了。
  
      她说风先生并没有准备钱之类的,而是一直与柳中庸呆在一起,其余的就不知道了。
  
      我听得诧异起来,那时候我就看出风先生已经有对策了,估计切入点肯定在那个黑衣人身上,他与柳中庸在一起,估计在研究那些尸体,一边找陈家的证据,同时也一边放了黑衣人这条小鱼,引出更大的鱼。
  
      这说起来复杂,但有蛊王柳中庸的帮忙,不是难事,我想最多今天明天,风先生就会知道陈家有一个族人参与了刺杀他的行动,然后他就要开始对陈家的疯狂报复了。
  
      再简单的说了几句,文雨就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再见之类的话,就挂断了电话,我愣了愣。
  
      收起电话,我沉吟起来,事情跟我想得差不多,但也困难很多,柳中庸是个巨大的难题,毕竟他身上还有一只蛊仙,风先生花代价让他出手,他肯定也会,毕竟他因为我母亲拒绝他了,让他随便结婚了,他心里面也恨陈家吧。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了多久,唐曼头发已经整理好了,她走过来说去一个地方,我问是哪里,她说是我母亲以前经常去的地方,我点头,反正想了这么久,已经睡不着了,去我母亲以前去的地方看看也好。
  
      我跟唐曼走出去,直接坐车到了一个地方,是一个风景区,夜景非常漂亮,也十分安静,三十年前这里肯定不是这样,但大致的景色没有变多少,所以我也看得一阵入神,想着那时候我母亲估计十多岁的时候来这里,如今我也来了,心中也是感慨万分。
  
      逛了很久,我跟唐曼在一个地方坐了下来,看着远处的月亮,今天因为在陈家的怒火已经散去了,心中舒畅了,也是因为唐曼带我来这里,如此一想,我下意识撇头朝唐曼看去,她目光平静的看着月亮,似乎也入神了。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