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算死命 > 第三百六十九章无奈一夜

第三百六十九章无奈一夜

    张馨这么说让我有些诧异,不过她这么开口了,我下意识看了唐曼一眼,她也有些愣愣的,她低头看了桌子上被翻过来的杯子一眼,随后抬头看着张馨几秒,又微微低头,轻嗯了一声。
  
      “看你吃得很少,我做的不好吃?”张馨问。
  
      “不是的。”唐曼摇头。
  
      “少油,还有少辣,香菇也是烫熟了的,还有调味也是我自己配的,我想你应该喜欢吃的。”张馨道。
  
      “嗯,我喜欢吃。”
  
      唐曼点头夹了一点香菇到碗里,低头吃了起来,她跟平时一样细嚼慢咽的。
  
      我跟老岳继续喝酒,不过张馨这么说,这味道的确是跟别的地方不同,很鲜,而且味道浓而不咸,的确是有些特别的味道。
  
      我想继续做下去,生意会好起来的。
  
      “我给你下一碗清面吧,看你好像很久没吃东西了。”张馨道。
  
      “不了,已经够了。”唐曼摇头。
  
      “放心,面是我自己打,清油,而且不放肉。”张馨说着已经站起来朝小摊走去。
  
      很快就看到张馨忙活起来,老岳笑了笑,一脸羡慕,“我老婆做的面劲道,味正,那一口咬下去就想咬第二口,我平时都吃不上一碗啊……”
  
      他这么说,我自然撇头看了唐曼一眼,她低头看着自己碗里面的香菇,不再吃了,似乎真的听了老岳的话,想尝尝张馨的手工清面。
  
      我继续跟老岳喝酒,不一会的功夫就喝了三四瓶了,而这时候张馨的清面也端了过来,根根细面扭捏在一起,上面撒着香葱,清汤散发一股清香,用色香味俱全来说这碗面正好。
  
      放在了唐曼面前,张馨道,“你试试,看看现在的味道怎么样。”
  
      “嗯。”
  
      唐曼夹起来吃了一点,咀嚼了几下,动作轻缓起来,她无声了几秒,轻声道,“嗯,还是一样好吃。”
  
      “那就好,这碗份量不多,你可以吃得完的。”张馨点头。
  
      “嗯,我会吃完的。”
  
      唐曼点头慢慢吃了起来,我看得神色一动,张馨继续去清洗菜。
  
      我跟老岳则是看着唐曼吃面,闻着香啊,搞得我都想让张馨给我做一碗了,却听唐曼道,“你别看了,我要吃完这碗面。”
  
      呃,有些尴尬的收回目光,只能继续跟老岳聊天喝酒,没一会的功夫,唐曼真的把这一碗面吃完了,汤也喝了不少,我不禁看了看她的肚子,有点小鼓,她吃饱了。
  
      我看得有点好笑,看来她比我还饿得厉害。
  
      感觉吃得也差不多了,我准备结账,老岳摆手说不用了,说难得他老婆今天比较合群的跟他喝酒了,他比较开心,我跟他推搪了几下,也只能无奈的说了一声谢谢,唐曼在我身边没有说话。
  
      然而这时候,突然下起了雨来,老岳跟我说了一句慢走,就急着去收拾东西,他这才摆了几天,连一个大伞也没来的急准备。
  
      眼看雨越下越急,我正想说过去帮忙,唐曼已经走了过去,我自然跟着过去,唐曼开口问,“住得远吗?”
  
      张馨摇头,“不远。”
  
      “那我一起收拾行吗?”唐曼问。
  
      “这是粗活,你做不习惯的。”
  
      “可以的,我还是我。”
  
      唐曼说着已经开始帮张馨收拾起来,张馨愣了愣,随即的低头收拾起来。
  
      我跟老岳一起收拾桌子,我力气大一点,帮忙推车,到他们住的地方的时候,我们四个都成了落汤鸡。
  
      老岳他们租的地方有点四合院的感觉,虽说有些年代了,但空间大,也有地方摆放这些东西。
  
      将东西放好后,我准备着回去,但看到张馨拉着唐曼要让她去换一身衣服,说感冒了不好。
  
      唐曼犹豫起来,我以为唐曼不想去,所以就走过去替唐曼找一个借口,却听唐曼说,“等我一下,”,就跟着张馨进了里面。
  
      我一怔。
  
      我跟老岳都是大男人,脱了上衣就行了,坐在门口,看着雨越下越大,估计一时半会停不了了。
  
      过了没一会,我就看到唐曼穿着一套朴素的衣服走出来,张馨跟唐曼差不多高,穿着正好,脚下面还穿着毛茸茸的拖鞋,头发湿漉漉的,这打扮……我看了几眼,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倒真没看到唐曼穿这种衣服,也不是说穿着不好,她的气质穿大红色的衣服也没问题,但没见过所以觉得好笑。
  
      唐曼瞟了我一眼,“很好笑?我很喜欢。”
  
      好吧,她这么说了,我自然立马收起了笑容,这才发现唐曼的墨镜已经摘了下来,我脸色微变。
  
      二这时候张馨走出来,让老岳也带我去洗洗澡,说今天雨大了,就住在这里,反正房间也有。
  
      我看了张馨几眼,也没什么意见,在车上住一个晚上也行,但唐曼……如此一想,我看向唐曼,她脸色不变,在这里住一个晚上应该是张馨刚才跟她说了,而且她应该答应了。
  
      这又是让我没想到的,她将墨镜摘下来,这是一种面对了?
  
      老岳带我去洗澡的地方,我随便洗了一下,正好背包里面有衣服,也就穿上走出去。
  
      老岳把我带到一个房间,说晚上让我住这里,我点头。
  
      的确是在车上太累了,所以看到床就趟了上去,很快睡着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感觉门被打开了,也就突然惊醒。
  
      却见唐曼开门走了进来,我一脸诧异的问,“你进来干什么?”
  
      “我姐说没房间,让我也在这里住一个晚上,你睡你的,我看书。”
  
      唐曼淡淡的说着,就把门一关,在窗户边坐了下来,从她包里面拿出书,打开就低头看了起来。
  
      我无语加崩溃,这不会是老岳的主意吧?看我跟唐曼拉手了,所以以为我们两个是一对?
  
      这老岳说懂,这算懂?
  
      这唐曼在房间里我还怎么睡?我无奈的坐了起来。
  
      “我说了,你睡你的。”唐曼淡淡的声音传过来。
  
      “你在这里我还怎么睡?”
  
      我忍不住嘀咕,刚睡得香的时候,她把我惊醒了,差点冒冷汗,睡意全无了。
  
      “怎么不能睡?我又不杀你,你睡就是了。”唐曼道。
  
      我无语,她这么说我更加睡不着了,但喝了一点酒,脑袋晕晕的,不睡又有点难受,我无奈又趟了下来,翻来覆去的还是睡不着,只能又坐起来。
  
      “你又做什么?是赶我出去的意思?”唐曼撇头看着我道。
  
      我摇头,既然睡不着了,那就聊天算了,我便问刚才张馨跟她说了一些什么,我怎么感觉张馨对唐曼特别好,难道张馨看出唐曼就是她小时候分散的妹妹了?
  
      唐曼摇头,“没说什么,也没有问我生活方面的事,也没有提她生活,更加没提小时候的事,就说了一句以后可以常来。”
  
      呃,这可有点简单吧,张馨说这么简单的话,难道是我想多了?
  
      被她这么一说,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便问唐曼跟张馨小时候是怎么分散的,如果不分散唐曼又会是什么样子?
  
      唐曼沉默了一下,将书合了起来,问,“你真的想知道?”
  
      “当然。”我点头。
  
      安静了一分钟,唐曼才说了起来,“我跟我姐都是山里面的孩子,那一年突然下了一场大雨,造成了山体滑坡,我爸妈死了,村子里面的人都差不多死光了,没有吃的,我姐就拉着我去找大山外的亲戚,但在半路的时候,又遇到了山体滑坡,原本是我被冲下去的,但我姐把我甩到了一边,我就看到她被泥水冲走了,就这样。……”
  
      唐曼说得很简单,语气也平淡,但她平静的眼眸却微微波动起来。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