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算死命 > 第三百零八章异常的鬼门关

第三百零八章异常的鬼门关

    ()很快纸人拿着冥币在很深的草丛里面走去,其中一只鬼差眼睛一亮,急忙给另外一个鬼差使了一个眼色,两只鬼差不动声色的朝冥币走去,趁这个空挡,我们三个自然马上跑了过去。
  
      跟着这群鬼魂后面,做着一样的动作,茫然,而且低着头,很快这两只鬼差将冥币一分,又不动声色的走了过来,好像刚才捡钱的事没有发生一样,继续的将我们压送到鬼门关,我们三个自然松了一口气。
  
      前面的鬼魂不少都是穿着寿衣,而有一些就是穿着死之前的衣服,上面还有致命血迹,看上去五花八门的,这两只鬼差也没怎么看的样子,这些鬼魂也没有跑的意思,井然有序的跟着前面走。
  
      当然他们之间不会有任何交流,就是在走。
  
      展之前已经过了,愿意跟鬼差进鬼门关的,都是愿意去投胎的,自然不会跑了。
  
      跟着他们走了一会,我就可以看到这条为什么叫鬼路了,因为地上好像洒了荧光粉一样,在黑夜里散发着淡淡荧光,一路延伸到边尽头,颇为诡异。
  
      很快就能看到远处竖着几根巨大的石柱子,十分古朴的样子,很重的阴气围绕着,而石柱子中间,上面一块巨大的牌匾悬空,这牌匾看上去黑光围绕,十分的阴森,质地应该就是做棺材用的木材,只不过被染成了漆黑之色。
  
      上面真是写着“鬼门关”三个大字,这字迹跟篆差不多,但扭扭曲曲的,颇为怪异。
  
      越来越靠近这鬼门关,感觉那种毛骨悚然的阴气也越重了几分,好像强冷气对着吹一样,冷意从脚底蔓延至全身。
  
      我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展和尹芳一丝异色都没有,他们估计见过这鬼门关,所以不像我这般心中惊讶不停。
  
      而这时候,缓缓的,我身后也上了不少的鬼魂,正好将我们三个夹在了中间,倒算是更加的将我们隐藏在其中,毕竟混水摸鱼,水越多,水越混,那么鱼自然越难捉了。
  
      不过走了一会,展突然凑在我们耳边道,“心一点,今的鬼门好像不太对劲。”
  
      展突然这么,我跟尹芳自然不动声色的看了过去,我们现在算是很靠近鬼门关了,我都隐约看到一只牛头与马头,应该就是所谓的牛头马面,除了这牛头马面之外,还有十二只手持狼牙棒的恶鬼,个个青面獠牙,好不狰狞。
  
      一般来,怎么这里会出现这种看守恶鬼呢?看来真的不太正常啊,难道地府接到通知,我们三个要去要孟婆汤?特意派这些恶鬼来蹲守我们三个?
  
      越来越靠近鬼门关,现在不能话了,我心里面也算是越来越紧张,毕竟突然不正常,这谁也会担心的。
  
      这时候,展飞快的塞给我跟尹芳各一张黄符,我打开一看,上面没有符文,但是有一个印章,是一个“鹤”字,应该是展师傅云鹤真人的亲笔信。
  
      一般来进鬼门关的所有鬼都要登记的,生死簿上死了的人才能走进鬼门关。
  
      没死的,但已经魂魄出窍的是不能进去的,但手持阳间正道的高人介绍信的,那么就可以免去这个程序,因为地府有很多官员都是道士死后鬼魂所做,道士见道士,那自然要给一点薄面了。
  
      云鹤真人在阳间的名头之大,整个阳间能比上的,也就茅山正宗的掌门苍道人,苗疆蛊王柳中庸这两人能与之比拟,可见其声望之高了,有云鹤真人的介绍信,那么通过牛头马面这一关应该问题不大了。
  
      很快前面的队伍停了下来,因为已经开始检查了,一个接着一个的,我看到检查的是好话的马面,算是松了口气,而刚正不阿的牛头,一双灯泡大的牛眼睛冷冷盯着我们这鬼魂。
  
      这是第一次看到牛头马面,这两个我以前不断听过的鬼物,比我想像中的还要魁梧,气息应该就是无限期接近鬼仙的存在了。
  
      牛头不断的冷冷扫视着,我压根不敢看他,只能微低着头,这种感觉真跟读书考试作弊差不了多少的,紧张,异常的紧张。
  
      眼看上面一只一只鬼魂被检查过去,也很快到我们三个了,我看到牛头马面的目光都朝我们三个看过来,马面左手拿着一本生死簿,左手拿着一只红色的毛笔,过一个就在一个地方划一道。
  
      前面一只鬼魂过去后,就到展了,马面问展的名字,展异常镇定,他面无表情的将手中的黄符拿了出来,马面当即面色一变,牛头也走了过来。
  
      马面将展手中的黄符接下来,与牛头低声着什么,反正我隐约听到的是,“虽这介绍信不假,有云鹤真人的特殊印章,但非常时期还是要心一点……”
  
      我算是听明白了,为什么今这鬼门关会戒备如此森严了,牛头口中的“非常时期”是指什么?难道有什么事要发生吗??
  
      我抬头看着鬼门关里面,里面阴气很多,能见度很低,压根看不到什么,只能隐约看到两排发光的东西在地上,应该就是所谓的千年开花的彼岸花了。
  
      而且站在两边的十二只恶鬼不断的在巡视什么,一副警惕至极的样子。
  
      牛头马面商量好之后,马面走了过来,盯着展问,“云鹤真人与本鬼差有过几面之缘,他的名头也是阳间最响亮的几个人之一,他的面子本鬼差自然会给,但现在情况特殊,本鬼差想问的是你的名字。”
  
      展木然摇头,“不记得了。”
  
      马面当即眉头一皱,牛头盯着展看了一会,冷冷的摆了摆手,展了一声谢谢就率先走了进去。
  
      他也表现得太淡定了。
  
      接下来是尹芳,她也拿出一张黄符,马面与牛头眉头紧锁,盯着尹芳看了一会,也问了刚才同样的话,尹芳也不记得了,牛头马面也再给云鹤真人一个面子,摆手让她进去了。
  
      所谓事不过三,我都能听到自己紧张的心跳了,牛头马面四只大眼睛盯着我,当我将黄符拿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个目光一凝的盯着我了。
  
      “你们三个是一起死的?”牛头盯着我问。
  
      我木然点头。
  
      牛头靠近我,他的牛鼻子吸了吸,眉头皱得更深,我背后冷汗都冒出来了,好像作弊要被发现了一样。
  
      同时我感觉身体一凉,一股冷意从我口袋里面散发出来,是果果在给我散发鬼气。
  
      牛头闻了几下后,马面走了过来,看了我一眼道,“算了,云鹤真人是阎王爷内定的阴大帝,以后可是我们的顶头上司,再给他一个面子。”
  
      牛头沉吟了一下点头,他摆了摆手,我神色不变的走了进去。
  
      在我跨进鬼门关的瞬间,我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才发现浑身已经湿透了,暗自苦笑了一声赶紧的朝展和尹芳走去。
  
      过了这鬼门关算是过了一大关了,接下来就没有盘查了,经过彼岸花,走到奈何桥,看到望乡台,然后找孟婆要一碗孟婆汤就行了。
  
      不过我现在好奇的是,我们三个通过了,那么这十二恶鬼来这里把守什么?还是只是临时检查,而牛头口中所的特殊时期又指什么?
  
      然而我走进去没几步,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在我身后响起,“那只刚过去的鬼魂等等!”
  
      我听得心中一惊,因为这个声音就是牛头的,难道他识破我了??(http://)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