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美漫之道门修士 > 第九百三十九章 药人

第九百三十九章 药人

    ?艾丽卡洗澡的时候很用力,虽然说今天晚上成功的将人给救出来,但是一想到地下室里面那些密密麻麻的笼子和针管,她就感到一阵不寒而栗,再加上那些男女被抽干血液后脸色苍白的模样,她总是忍不住感觉身上沾上了什么脏东西,所以洗澡的时候,用的不仅是滚烫的热水,擦洗自己身子的时候,也非常的用力。
  
      一个小时后,又好好的泡了一会热水澡,感觉总算是将身上的脏东西都抽干的艾丽卡总算是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而这个时候,她恰好看见凌霄坐在沙发上,紧皱着眉头看着一瓶鲜红的血液。
  
      这瓶东西里面血液来源艾丽卡再是清楚不过了,从那些男女身上抽出的血液,会先进入一台搅拌离心机,经过离心沉淀之后的血浆才会被输送进入了苏生鼎内。
  
      在村上信将苏生鼎带走之前,他切断了从搅拌离心机输送进入苏生鼎的管路,而从管路里继续流进了血液则是被凌霄可以收集了起来,最后只形成了那么一瓶。
  
      “怎么了,这瓶血浆有什么问题吗?”擦着头发,艾丽卡凑在凌霄身边坐了下来。
  
      凌霄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伸手拿起瓶子拔开瓶盖,将瓶口放在艾丽卡的鼻子下,同时说道:“你闻一下。”
  
      “什么!”艾丽卡疑惑间小心的在瓶口闻了一下,紧跟着,一股极其香甜的气息直接窜入了艾丽卡的鼻孔中,让她一时间忍不住想要大吸一口。
  
      可就在这个时候,凌霄猛的盖上的瓶盖,同时抓住她的双手,紧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你有什么感觉?”
  
      “感觉,能有什么感……”艾丽卡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一股无比的燥热从她体内冒了出来,紧跟着,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红线,双手猛的向外一挣,于此同时,艾丽卡整个身子猛的向前一扑,大嘴张开,狠狠的咬向近在咫尺的凌霄,一对银牙发出“咯咯”的咬合声,看起来极为的疯狂、凶残。
  
      但是她的这一切突然举动,都被早有准备的凌霄给及时制止住了,两只手被凌霄左手死死摁住,同时右手食指点在了她的眉心处,一下子艾丽卡就无法再动弹了。
  
      紧跟着,一股清凉的气息从凌霄手指投入到艾丽卡的体内,她蒙蒙中感受到这一股气息,整个人瞬间就清醒了过来,体内的燥热也在这个急速的消退了下去。
  
      看了凌霄一眼,下一刻,艾丽卡就直接瘫倒在了凌霄的怀里,同时有气无力的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是这瓶血浆的问题。”凌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艾丽卡的反应证实了他藏在心底的一个猜测,然后凌霄才继续说道:“艾丽卡,你以前听没听说过“药人”这个词?”
  
      “药人?”艾丽卡眨了眨眼睛,想了半天,等稍微恢复一点力气,才开口说道:“药人我倒是没听过,不过我听说过职业试药人,你说的是这个吗?”
  
      职业试药人主要是体验新药的安全性,并为确定合理的给药剂量提供依据,而一种新药在批准生产使用前必须经过四期临床试验,危险最大的一期试验除了正常的适应症病人之外,通常还需要30至50名健康人。
  
      由于每次试验可得两三千元的高额报酬,所以有专门一批人以此为生,而这些人也被称为职业试药人。
  
      凌霄知道艾丽卡说的是什么,他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只是沾上了一点边而已,真正的药人是从小精心培养,在体内灌注特殊的药物,持续几年到十几年,然后在某一日通过放血的方式,将要人体内的药素给抽解出来。如果要炼制某种药物的话,可以将多种不同形式的药人血液直接进行融合,这样成功的几率要更大一些。准确的说,它们是培养某种特殊药物的人肉培养皿。”
  
      “所以说地下室的那些人就是药人?”艾丽卡有些难以相信的看着凌霄。
  
      “差不多吧,我仔细看过了,那些孩子们体内被灌注特殊药物的时间长短不一,有的超过了十几年,有的却仅仅只有几个月。”凌霄稍微沉吟片刻,然后才接着说道:“似乎他们所需要的药人,需要有特定的身体条件,并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够符合的,所以应该是找到一个人,便将他体内灌注不同的药物。”
  
      艾丽卡皱了皱眉头,说道:“你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些人被抽出血液的时间不只是仅仅的这么几天。”
  
      “没错。”凌霄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连我也看走眼了,手合会应该是将这批人养上一段时间,然后再抽上三四天血液,抽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停止再养上一段时间,然后再抽,即便是我们今天不出手,他们这批人怕也能活下来,当然,如果有一个两个倒霉也说不定。”
  
      听完凌霄最后一句,艾丽卡脸上的神色并没有因此而好看多少,沉默了老半天。
  
      凌霄摇了摇头,将艾丽卡揽入自己怀里,这才开口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总算是发现了手合会的阴谋。”
  
      “是吗?”艾丽卡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我们只是发现了他们在用药人抽血而已,那么他们抽取这些血液究竟想干什么?我们还是一无所知。”
  
      “怎么能说是一无所知呢!”凌霄深吸一口气,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他们之所以要抽取这种血液,然后混杂在一起,唯一的目的只有可能是想要召唤黑空。而我们唯一不知道的,就是他们具体打算怎么做?”
  
      “黑空!”艾丽卡怔怔的看着凌霄,半天之后才点了点头,说道:“嗯,你说的没错,他们的目的一直以来都是召唤黑空,上一次被棍叟杀死的那个小孩,也是很可能黑空的载体之一。”
  
      “对了,这件事我让你通知马特,你通知了没有?”凌霄突然想起了他的交代。
  
      “我已经通知过了。”艾丽卡应了一声之后,说道:“马特在医院和警方那里都有自己的人脉,救人的事情他也揽得过去,如果有什么新的消息传来,他会立刻通知我们。”
  
      “这样就好,好吧,我们也早点休息吧,明天或许就会有什么结果出来。”凌霄准备站起来,但这个时候,艾丽卡的双手却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媚眼如丝的说道:“抱我!”
  
      消息比凌霄想得还要来得快,就在半夜时分,马特·默多克已经焦急的打来了电话。
  
      那25名男女全部都活了下来,但苏醒过来的却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斯坦·吉普森的儿子丹尼尔。他时而清醒,时而昏厥,可现在为止,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但是从实验室拿到的他们毒化检查结果显示,他们的血液中,有八种不同的不明有机物质,这也从另一方面佐证了凌霄药人的说法。
  
      而且根据医生检查发现,他们的抽血过程非常谨慎,有条理,而整个抽血过程很可能持续了数个月的时间。
  
      实际上医院的一些医生也得出了同凌霄差不多的结论,他们怀疑这些孩子们本来就是被用来培养身体中的某些物质,就像人体化学养殖场一样,有需要时就切开抽血。
  
      事实上还不止如此,这些孩子们每个人手上的指纹都被磨掉了,除了斯坦·吉布森认出他的儿子丹尼尔之外,其他的24名男女的身份都无法得到确认,一时间事情变得棘手了起来。
  
      虽然说这件事情引起了医院和警方的高度重视,但唯一的好处是这件事情并没有被媒体所知晓,整件事情被控制在一个非常小的范围内,这样也有利于警方接下来的调查,然而还不等这天晚上过去,就又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