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重生最强小农民 > 第四百二十九章 粉末

第四百二十九章 粉末


  
  另一种是梦魇花的粉末,用来制约萧钥儿。梦魇花,可不是普通的灵草,它名声在外,是用来修炼蛊心丹的主料,只要一个人服食了蛊心丹。
  就会被别人控制。秦语没能炼制出蛊心丹,可梦魇花的粉末就足够了,萧钥儿再厉害也不可能是观天境,只需悄悄的让她吸入就能短暂的让她失神。
  上一此,他在龙吟秘境中得到了一本秘术《一眸杀神》,这是一种神魂类的秘法,配合着梦魇花的粉末,秦语有信心能把萧钥儿掌控在手心。“
  你这人真是不知死活。”青舒被秦语的蠢给气得够呛,自己也是好心一片,他竟然完全没听进去。“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少管闲事。”秦语淡淡的督了她一眼,这妞看着挺善良的,但他不想和她有什么牵扯,否则到时候有了感情就不好了。
  青舒气呼呼的走了,秦语给她的印象是不可理喻,以后她不会再说什么,他该怎么死是他的事,青舒只当自己的好心被狗给吃了。
  这一天很快就过去,到了黄昏时分,他正要休息,一阵轻碎的脚步声传来。秦语投头看去,入眼的是一个身披青纱的女子,她一头青丝飞扬,脸颊莹白无比,青纱中香肩削平,粉嫩的脖子下面,是一道锁。
  一沟壑隐约可见,而最让他流连忘返的是她的一双眸子,一个深蓝如海,另一个火红似天上的云彩。此女子,正是萧钥儿!不过她此时的气质和以前他认识的那个她迥然不同,甚至可以说是有天壤之别。“好久不见,我的驸马。
  ”萧钥儿来到了秦语的面前,伸出一根青葱玉指拂过他的肩膀,一丝异样的气息随之涌出,让秦语回过神来。“是啊,我的公主殿下,你准备请我共度晚餐吗?”秦语直视着她,对她的不同浑若为觉,反而带着一丝侵略性的看她。
  “是啊,我们走吧。”萧钥儿露出一丝的笑容,脸上又出现那个熟悉的小酒窝。秦语恍惚着被她拉走,像个木头人,两人在廊道上折转宫殿中铺金镶玉的,简直可以用奢华来形容。“
  晚餐在哪里?我们不是吃饭吗?”秦语目视一遍四周,果然不一般,这里竟是有一个隐形的法阵,如果不是他仔细观看根本就不会发现。“吃饭的事稍后再说,现在我想请你帮我做一件事。”
  萧钥儿指了指前面一个的位置,笑道:“这里有一块暖玉,你帮我拿着它。”秦语茫然的拿过那块玉,走向她所指的位置,那里正是法阵的中心所在。“坐下来。”“闭上眼睛。
  ”……在萧钥儿的引导下,秦语全无反抗的按照她的步骤做着一件件的事,直到那法阵被激活了,他手中的那一块暖玉亮起了道道神华。
  “哗拉”青纱滑落,她一身的空凉,只着一件薄薄的亵衣坐在了他的对面,她的一双手轻舞起来,一种神华透过那暖玉流到她的娇躯上,而同时秦语的身形微微颤抖着,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躯体中被分离而出。
  夺元!这是一个异常险恶的事,需得被夺元之人配合才行,否则很难达到目的。萧钥儿修炼的是轮回辟元功,这种功法的特性和它的名字一样,有一个个轮回,当它刚刚夺元完毕时,是她实力最强时刻,随后她又陷入一次轮回。
  本身的实力衰弱下去,经过在一段时间的潜伏以后,就可以再度的夺元。这所夺之元不是别的东西,而是秦语的阳元,这也相当于把他当成了炉鼎,如果任由事情这样发展下去,不用秦语自己行什么一日七次之事,他多半会****的。自从踏入这处宫殿的那一刻,秦语就被萧钥儿暗算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馨香,那是和她身上的味道非常相近的东西,一般人多半注意不到,就连秦语也中了招。一切是那么的顺利,萧钥儿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她吞噬阳元的速度加快了,秦语的身躯更是抖动得如筛子一般,一些汗水从他。
  的脸上溢出,随即滑落。“这,我感觉到一股可怖的阳元,如果把它吞噬完,我必然可以晋级到观天境……”某一刻,萧钥儿心中兴奋,差点就停止了夺元的过程,不过她的心性也不一般,很快就稳住了局面。轮回辟元功,需要的是两种源元,一种是阳元,就是处子之身的男人才存在之物,另一种。
  即阴元,作为一个洁身自爱的女子,萧钥儿身上能够源源不断的产生阴元,而缺乏的是关键的阳元,必须要找寻男人夺取,这一回秦语成了她的目标。至于刘玉,他的体质非常特殊,他的身上能够产生不少的阳元,相当于是一个纯阳。
  之体,他的作用不小,萧钥儿以后能够多次使用她。当然了,这轮回辟元功大成之后,就不再需要处子之身的男人了,而是可以直接汲取天地中的神华进行修炼,那比普通的阳元更加的高级。偏偏这个时候,出现了状况,让萧钥儿心急如。
  焚因为秦语的眼皮眨动着,有了睁开的迹象,这是以往所没有发生过的,真要让他醒来她的一切计划都要搁浅了,她布置了如此久的事情要将以失败告终。然而,萧钥儿自身也是脱不开身,似乎有一道丝线把她给拉住,让她无法从那个过程中分出手来。“呵呵”蓦地,秦语的眸子猛的睁开。
  他的眼中一束神彩直达萧钥儿的瞳孔中,瞬间而已就侵入了她的世界,她几乎没有作出任何的挣扎,就脑海一片混沌,思维都像是停止了。“去!”他震慑了她的心神,那只是第一步,就在同一的手一挥,一些粉末袭向她,很迅疾的钻入她的鼻孔中,让她娇躯都为之一震,眼中的神彩彻底的涣散开来。做完这一切,他才松了一口气,仔细的打量着自身,不觉刚刚短暂的时间内已经流了一身的汗。
  水,连衣服都浸湿了。从被制到反制,秦语只用了不到数个呼吸时间,他的动作太快了,几乎是刚刚从那种特殊的状态中脱离而出,就直接动手了,这当然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要归功于他非凡的意志力,还有一个是他之前做的各种准备。
  此种情形也在他的意料之内。“该是你的自然是你的,不是你的你不可能得到。”秦语督着这个半身光凉,仅是披着一薄薄亵衣的女子,他真的低估了她以至于今天差点栽在这里。
  这样一个女子就静静的坐在他的前面,他在纠结着要如何处置她才好,毕竟她不可能就这样把她如何,或者杀掉,那样一来的话自己就拿不到天书了,且这公主府中必然有未知级。
  数的强者坐镇。“你修炼的功法叫什么?它有什么特性?”秦语询问道,声音凝成一缕丝线直抵她的心间。“轮回辟元功,它的特点是……”“天书在哪?”“大汉王国的秘库。”“秘库在哪里那。
  里有什么防御力量?”“秘库在皇宫后花园的灵湖下面,它刻着特殊的法阵,唯有大汉王国的直系血脉之人的气血能激发,秘库里面有一些特殊的法阵,非常的难以破解。”……能问则。
  问,这是秦语此刻需要做的,他现在知道天书的重要性,在去取它之前起码要知悉那个地方的具体情形,但他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他不可能贸然出手。但是,在这里秦语还有另一个选择,那就是让萧钥儿去把天书盗出来,要达到这个目的比起临时控制她拿多了,他目前还没有一个好的方案。经过反复的思量,他得出一个不错的方法,既然想到了就去做,下一瞬间他的声音传出:“天书记录了一种神秘的突破法门,材地宝,可以化成非常精纯的元。
  力不过它需要用特殊的法门才能炼化。”“你需要天书,它上面的纯阳玉你只要稍微的炼化一丁点就能突破到观天境。”“严格来说,我不是真正的处子之身,所以你失败了。”秦语把一些东西强行的灌输给她,随即放松了对萧钥儿的控制。
  尽管这样做有点卑鄙,似乎是在给她洗脑,但为了能够得到天书,他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先试试这一招再说。如果之后萧钥儿真的去把天书偷出来,那么他就不用亲自去闯。
  那危险重重的地方了,为了能保障这事顺利的进行下去,秦语的给她的话是一方面,剩下的就要看她对于观天境的渴望到底有多强烈了,只要萧钥儿急于突破,她就会有所行动。“噗通”他倒下去,脸色非常的苍白,整个人看上去很是虚弱,陷入了昏迷,装成是一种阳元亏损的状态。没多。
  久萧钥儿就彻底的恢复了神智,她茫然的看着眼前的情形,打破了头颅也记不起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真的不是处子之身吗?”萧钥儿盯着倒在地上的秦语心中很是狐疑,不过念头只是一闪她知道自己这一次的努力失败了,当即有些鄙夷道:“真是一个废物,看来我要另想办法。
  ”随后,她长身而起,只一个转身就披上了衣裳,香风涌动,她消失在了宫殿的门口。就在秦语以为她走远时,她又突然返回了,一把抓起他的衣裳踏步而去,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被放在一个塌上,她头也不回的走掉。当房间中安静下来,秦语才这坐起,他眸子闪烁,心中思虑着整件事的前前后。
  萧钥儿多半不可能因为几句话而去盗天书,但他赌的是人性,她在没有办法晋级观天境时自然会往天书上面想。这就好比告诉一个人他明天就要死了,他不可能会信,但如果指出这个人身上的状况,然后告诉此人他即将死掉,。
  那么这人多半会变得恐慌无比,从而乱了分寸。秦语能够间接的去影响萧钥儿的心神,让她陷入一秦语竟好好的活着,这大大的出乎了青舒的预料,她本打算来这里收尸的,但现在觉得非常的尴尬,她同时也充满了好奇,他是如何做到。
  的?在以往,那些把公主请去之人,第二天只剩下一具尸体,没有任何的意外,而秦语至今却仍活蹦乱跳的,违反了常理。“还胡思乱想什么,不给我拿吃的来,想饿死我吗?”秦语。
  点了一下她的肩膀。青舒当即回过神来,闹了个大红脸,跺脚道:“哼,你等着,我撑死你!”话语说完,她娇躯扭动,消失在了秦语的视野中,没多久就拿来了许多的佳肴,秦语并未客气一顿风卷残云的。另一边的萧钥儿,却是陷入连绵的困惑中,她怎么也想不起昨天夺元的过程来了,或者说是那段记忆非常的混乱,她分不清其中哪些是真的。
  哪些又是假的,这些问题把她萦绕着,时刻在脑海从沸腾,彻底的和她的思续纠结在一起。“公主殿下,你怎么了?”在她的对面,一个银发的老妪似乎看出了什么,见她时不时颦蹙黛眉的样子非常心疼。“没什么,一会儿我们进宫吧,我好久没见过国君了。”萧钥儿摇摇头,把那些复杂的事情埋藏在心底。“那个小子为何没死?”冷不丁的。
  银发老妪却不吐出了这样一句话来,她虽未亲眼目睹整个过程,但一些事情还是知晓的。“他不是我要找的人,他已经破过身了。”萧钥儿不愿意多说,心情不太好,她做了那么。
  多的准备到头来却功亏一篑了,她在想是谁和秦语做了第一次,也许是她不认识的人,也许是那个云姬。老妪未再说什么,两人喝着茶等待时间的流逝。很快,已经过了早朝的时。
  间这会儿萧钥儿穿着整齐,全身一件大红的紫金锦袍,上绣龙鱼图案,百花在四周飘荡,而头上云鬓齐整,一滴明珠点缀在精致的额头上,它从一个紫金发带中腰中,一条金。
  纱轻扣,把妙蔓的腰肢勾勒而出,足上着一锦绣龙云鞋。当秦语见到她这副打扮时惊得不行,这妞儿乍看平时刁蛮任性的,但此刻穿齐戴整,活脱脱的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好漂亮……”一旁,青舒每次见到公主这身打扮都要赞美一番。萧钥儿轻移莲步,缓缓的走了过来。“跟我去皇宫,带你去见识见识。”她只是抛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去,秦语跟了过去,他不害怕去皇宫会被吃掉。麟马车已经备好,这一回秦语却是没有和她乘坐同一辆车子,而是被。
  塞进后面的车子中,一路上听着路人的惊叹,只半柱香时间,他们就见到了一片宏大无边的殿宇群,红墙连亘如长龙,殿宇霸气冲霄汉,这真的是一处人间仙境。麟马驶到宫门前,检查的人只见到公主的马车,再听她的声音就没为难了,放他们驶入皇宫。到了皇宫里面,像是闯入了秘境般,这里的元气浓郁成为了霜降,灵物多不胜数,让人惊呼不已。“果然不愧是大汉的皇宫!”秦语虽坐在车中但。
  感官早就延伸而出,这会儿轻易能够知晓这里的景色。但是,萧钥儿带他来皇宫可不是让他来赏花阅景来的,没过多久他就被丢在一处宫殿中,而萧钥儿独自继续往皇宫的深处进发。秦语坐下来,这里茶水糕点倒是伺候得周。
  他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降临。“公子,你不能乱走,公主说过让你在这里等待。”他刚走出外面,就被人拦下了。秦语只好退回去,假装不知道茅侧在哪里,这会儿他貌似哪里也去不了。……大汉皇宫的另一个地方,此时萧钥儿正拾级而上,攀到一座辉煌的宫殿处那。
  里是国君所在,就连那银发老妪也只能在下方望着,止步于此。“禀国君,公主殿下参见!”外面的太监看到萧钥儿的身马机灵起来。“哦,让她进来。”国君本正在批阅奏章,这会儿却是喜出望外了,停下那正在手边的事情。几乎同时。
  萧钥儿到了这御书房之中,她神态变得亲昵直接扑向国君,两人撞个满怀。“都这么大个人了,还是那么的孩子气,你太任性了。”大汉的国君轻责道,但眼睛却上下的大量着她。萧钥儿扭捏道:“哥哥,我永远是你的妹妹,妹妹在哥哥。
  面前总是这样子的啦,你还想让我做什么冷美人,冷落了哥哥吗?”国君一楞,看来她是对自己有点气了,这会儿却嗔怪自己‘冷落’了她。“哪里啊,我只不过是忙于国事,只要有时间就一定抽空配陪陪你的,要不你看看我这后宫的哪位贵妃和得来,你去找她们耍耍吧。”国君半带着调侃的语。
  气算了算了,她们都金贵得很,一不小心就磕着碰着了,到哥哥你这么告状,一是乱了后宫,二是扰了国事,我又是一个罪人了。”萧钥儿摇摇头,找那些娇弱的女子玩还不如。
  去找八大家族的娘子军。“那你要怎样才能原谅哥哥?”国君顿时没脾气了。“这可是哥哥你说的。”萧钥儿假意思量,半响之后突然挽着他的手臂,道:“哥哥,我听说老祖们都在研究一本天书,能否让我看看?”“这……”国君发现自己上当了。……秦语不住的往后面退,一个老者缓缓的逼近,一双。
  精目打量着他啧啧称奇,似乎要把他的皮肉拆开来看看。这老者是萧钥儿走了不久后到这里的,一开始说他骨骼清奇,想让秦语随同其去别的地方,传授他绝世神功等等,这下子。
  顿时让秦语不乐意了,明显看出这老东西不是个好人。“喂喂,你到底想干嘛?”秦语趴在墙角已经躲无可躲了。“哈哈”老者笑了一阵,这才道:“别害怕,我只是帮你检查一下那老杂毛骂骂咧咧的走了,也不再去管秦语,在他看来,秦语已。
  经没有了利用的价值,迟早要完。秦语暗自侥幸,他现在阳元亏损这么严重,按理说应该下不得塌才对,可他却能像个无事人一般吃喝拉撒,这当然是装出来的。早在。
  那天把反制萧钥儿时,秦语就服食了一种灵草,它没有别的作用,就是扰乱肌体状态,让他看上去伤了阳元,如此一来秦语不单单骗过了萧钥儿,连眼前的老杂毛也是悻悻而回。“现在这么闲,何必在这里荒废,去看看那灵湖……”这处宫。
  lingdiankanshu.com
  殿不是秦语的目的地,他要去后花园的灵湖所在,那里有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在此之前面,他打晕了一名仆从,化身成他的模样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还真别说,这大汉皇宫可真是够大的,就连一向感官出众的秦语也是绕了不少的弯子这。
  才推进不少,中途他也是几次遇到一些强者,他们来回的巡逻,越是到了灵湖附近,这种防备的力量也越强。“你是什么人,乱闯干嘛?这知道这里是禁一忌之地吗?”一队人终是和秦语碰上了,对方领头之人上来就是一顿教训的言语。
  “是是,我是公主的奴仆,我只是走错路了。”秦语低着头唯唯诺诺道。“赶紧滚!”那队人把他打发了趾高气扬的走掉,一副我是天下第一的样子,看着秦语都想吐了。没奈何,他只好找寻一条更加隐蔽的路线,小心翼翼的摸过去,终于让他临近了灵湖。前方,灵泉喷涌,元气聚儿不散,四周的灵。
  物密密麻麻的,秦语就趴在一片灵草丛中,但他的感官延伸而出,在仔细的探查周围的一切,作弊器更是无死角的在他的脑海中。
  留下了一幅影像,那是灵湖下面的情形。此时,萧钥儿正在陪着国君踏入秘库,未觉刚到秘库就自动的开启了,一名红光满面,头发苍白的老者从中走出。“老祖!”两人立即行礼,但那。
  老者仅是点了点头,直接冲天而起,一股庞大的威压笼罩向周围,那些灵物都齐齐的抖动着,像是经历一场暴风。“老祖宗这是在。
  干嘛?”萧钥儿心惊,老祖宗很少这样的异动,显然有什么东西惊扰到了他。国君一脸的凝重道:“多半是有人闯入,但我们什么也没发现,那人本领非小,我们当心一些。”如此的恐。
  怖情形,持续了仅不到十息的时间,但这短暂的时间里,所有人都凝神屏气,不敢发声,至于那些巡逻的人只当这是一种极象,根本就想不到是一名强者在探查。“吱嘎”一些灵木倒伏,瞬间就拔地而起,在空中碎裂成尘埃一。
  片空地被清理出来,但那里什么也没有,那老祖不信邪,再度反复了好几次,然后他才阴沉着脸停止了动作,降下身形来。“老祖,什么事?”萧钥儿笑着去挽老祖的手臂。如果是别人做这么的举动当然是找死,但国君知道她不在其中,因为老祖宗早疼爱她了,他们两个聚到一块,一个变。
  成了真正的老人,另一个则是化身一小女孩,天真无邪的。“不知道,但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窥视。”老祖宗平静下来,如果真的有人,他刚刚早被那人收拾了,但他却什么也没发现。见两人沉声不语,老祖宗向着秘库的门走去,出声。
  道:“我们先进去吧,有什么事情里面说。”“砰!”三人的身形步入其中,直到那秘库的门彻底关闭,外面似乎完全平静下来,然而在那些灵树的某个地方,秦语却是惊出一身的冷汗。刚刚实在是太惊险了,他只是试一下利用。
  作弊器去探测,他成功了,他的视野延伸到了灵湖的底下,看到了所谓的秘库,这是一种全新的手段,他无意中发现了,但这一次的误打误撞也差点让。(未完待续)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