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二章天上地下

第五十二章天上地下

满天繁星里有一条黑线,通往遥远而未知的.网
  
  黑线下端是上德峰,峰顶站着一位自那个世界归来的仙人。
  
  云海在星光下闪着银光,尸狗静静地站在云海上,就像浮出海面的礁石,给人一种不可撼动的感觉。
  
  井九抱着阿大站在最高处,居高临下看着那个仙人,平静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相信所有人都再也无法忘记这幕画面,无法忘记这一刻。
  
  白刃仙人看着井九,脸上出现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
  
  她的眼神一直淡然而温和,但那是一种居高临下的、俯瞰苍生的平静。
  
  在她的眼里,不管是水月庵主还是南忘这样的通天境大物,都是孩子,都是子民。
  
  直到这时候,她才终于流露出一丝真实情绪。
  
  不是因为井九这时候站得比她高,而是因为对方曾经与她站在同样的高度过。
  
  “你算到我会用真身回来?”她看着井九轻声问道。
  
  “算到这种可能,但我不希望看到这种可能,毕竟是你是前代的飞升者。身为修道者好不容易出去了为何要回来?不管你用什么理由……”井九望向云海下的群峰说道:“哪怕理由是这个世界,这依然是懦弱的行为。”
  
  白刃说道:“你修的是无情道,又怎知什么才是真正的勇气。”
  
  “为了这个世界而归来,放弃探索未知世界的可能,这便是勇气?如果真是这样,当年坠仙岛上那位谪仙为何要天天把自己灌醉?”井九说道:“不要忘了,你们是飞升者,是人族的代表,你们的懦弱便代表着人族的懦弱。”
  
  繁星在夜空里默默看着大地,人们默默看着那片云海,看着白衣飘飘的井九,心里生起极强烈的敬畏。
  
  除了他,有谁能够与归来的仙人如此平静对谈,甚至带着些居高临下的教训口吻?
  
  井九说道:“不过回来也好,当年你的偷袭让我不得不重来一次,今日我送你离开,也算了一段因果。”
  
  “就凭你?”白真人的声音从那团始终未散的云雾里透了出来,比平日里更加冷漠强硬,“即便我没算到隐峰另有出口,让你们逃了出来,可是那有什么意义?你与夜哮再强又如何是先人的对手,还是说你依然藏着什么手段?”
  
  这句话让那些刚刚因为隐峰长老从星光里归来而兴奋的青山弟子再次陷入惘然与沮丧之中。
  
  是啊,今天青山宗的对手是真正的仙人。
  
  那粒自天而降的光尘,直接震飞了那些仙剑,震伤了广元真人、南忘、赵腊月等青山强者。
  
  她只看了一眼,便让那顶青帘小轿染上了血……
  
  就算掌门真人与夜哮大人再强,就算那三位不知道具体辈份的前代师长境界再高,在仙人面前又有什么意义呢?
  
  今夜青山宗的强者就算尽数死在当场,也最多只能拖延一些时间,根本无法改变根本的局面,就算刀圣、禅子、布秋霄尽数来援也不行……
  
  现在的朝天大陆没有飞升者,便没有谁是白刃仙人的对手。
  
  而如果现在的朝天大陆有飞升者存在,他又怎么还会停留在这个世界里?
  
  只需要做最简单的推论,便可以知道白刃仙人在这个世界里是无敌的。
  
  那么有没有什么法宝或者阵法能够抗衡仙人?
  
  也许青山剑阵可以。
  
  但今天青山剑阵已经毁在了井九与太平的手下。
  
  中州派这次真的很能忍,哪怕已经准备好了请仙人归来,也一直没有出手,直到那对师兄弟真的分出胜负,并且打烂了所有家底——难道青山宗就像历史上所有那些强大至极的宗派一样,最终都会毁于内乱?
  
  那么现在青山宗还能做什么?
  
  ……
  
  ……
  
  云行峰里。
  
  平咏佳站在满天飞剑里,看着远处的上德峰,看着那个仙人,脸色苍白,害怕的浑身发抖。
  
  他的双手颤抖得更加厉害,不停释出剑意,想要把满天飞剑重新排列成阵。
  
  然而青山剑阵是历经无数代祖师才修成的绝世杀阵,他再如何天赋惊人,又如何能做得成这件事情?
  
  凌乱的剑意在崖石里与他的心里不停来回着,他越努力越绝望,最后无力地跪在了地上。
  
  ……
  
  ……
  
  “景阳,现在的你远不是我的对手,为少作杀孽,你便降了吧。”
  
  “夜哮君,你替人族镇守妖邪万年,功劳极大,我也不想杀你。”
  
  “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
  
  “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白刃的声音再次传遍整个朝天大陆。
  
  这是真正的仙音,永远那样淡然却又是那样的不容质疑。
  
  这便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这甚至不是无法战胜,而是根本无法触摸的境界。
  
  “是吗?”
  
  井九摸了摸怀里的阿大,把它放到尸狗的身上。
  
  他直起身体,看着白刃说道:“我不这样认为。”
  
  上德峰的最深处忽然传来一声闷响。
  
  光滑的黑色崖面上出现一道清楚的裂痕。
  
  现在的上德峰在白刃的仙家神通之下,已经坍缩成如一坨精铁般的存在,极为紧密,堪比法宝一般。
  
  就连仙阶飞剑都难以斩开,为何此时会出现一道裂痕?
  
  那道裂痕以极快的速度向着两侧延伸,越来越开,也越来越深。
  
  伴着恐怖的震动摩擦声响,无数黑色的碎粒从那道裂缝里喷射出来!
  
  咔嚓一声,上德峰就这样裂开了!
  
  白刃从峰顶消失,瞬间来到十余里的高空中,变成一粒光尘。
  
  不愧是归来的仙人,她的速度竟是比井九用幽冥仙剑时还要快上数倍之多!
  
  但她并不是这个世间身法最快的存在。
  
  上德峰的裂缝里生出一道雪线,以更加难以想象的速度向着夜空而去。
  
  一道极细的烟尘从雪线里分开,向着天光峰里而来。
  
  夜空里的云与水雾遇着那道雪线,尽数凝结成冰,还来不及飘落,便被雪线带动继续向前。
  
  满天繁星照耀着世间,那道雪线带着无数冰晶来到最高处,与那粒光尘相遇。
  
  轰的一声巨响,无数冰晶瞬间蒸发无踪,变成无数道光流,向着四面八方而去!
  
  夜穹震动不安,星光摇晃!
  
  一道恐怖的气浪从高空来到地面,变成狂暴的飓风。
  
  山崖骤然碎裂,无数古树倒塌,天地仿佛都要倒转一般。
  
  “孽畜敢尔!”
  
  夜空的狂暴光流里里响起白刃仙人的声音。
  
  仙音再次传遍整个朝天大陆。
  
  只不过这一次不再那般平静淡然,满是惊怒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