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 第九百六十五章:反击

第九百六十五章:反击

    黑衣人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淡道:“告诉平阳王世子,他要是再不出手,下次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今天要不是他赶得及时,就算秦黎辰顾及苏雯澜的颜面不敢做到最后一步,那也不会什么也不做。他到的时候,秦黎辰已经对她出手。女子的名节何其重要,要是传出去,苏雯澜不嫁给他,还能嫁给谁?那时候木已成舟,一切皆是妄想。就算秦骁还愿意再娶,苏雯澜会嫁吗?以她的性格,只怕最终要弄个鱼死网破。
  
      “你放心。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暗卫可以预料自己会是什么下场。
  
      主子对苏小姐有多重视,连刚加入的暗卫都知道,更别说他这个老人。要是苏小姐今天出了什么差错,只怕他就算是死了也难辞其咎。幸好这个神秘人救了苏小姐。不过,就算如此,他犯的错也必须承担,绝对不会姑息自己。
  
      黑衣人把苏雯澜交给暗卫。
  
      暗卫带着苏雯澜离开。
  
      这时候,另一人出现在黑衣人的身侧。
  
      “爷,追来了。”
  
      “甩开。”
  
      “是。”
  
      当苏雯澜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淡竹和半夏在旁边陪伴着她。
  
      “小姐,你总算醒了。要是再不醒过来,奴婢就算冒着杀头的危险也要带你离开这里。”半夏流着泪说道。
  
      “我怎么了?”刚才不是在秦黎辰的房间吗?
  
      她和他下棋,然后就越来越困,最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奴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暗卫把你送回来,叮嘱我们好好照顾你。他说他要去向世子爷领罪。”
  
      苏雯澜坐起来:“半夏,看看我的脉搏有没有什么异常。”
  
      “是。”半夏走过来,为她把脉。“没有异常。”
  
      “那就奇怪了。我就算再困,也不至于在下棋的时候睡着啊!而且暗卫说去领罪,明显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雯澜想下床,却发现身体软得不行。她蹙眉:“我要见平阳王世子。”
  
      “奴婢想办法联系他。”半夏说道:“不过小姐,为什么不问肃王世子呢?”
  
      “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情,那必和他有关。他怎么会老实告诉我呢?”更何况那个男人看似温雅,其实满嘴的谎言。从他的嘴里是听不见一句真话的。与其浪费时间在他的身上,还不如找最可靠的那个人。
  
      苏雯澜发现自己对秦骁的信任比想象中的还要多。在遇见事情的时候,她想到的第一个人也是他。
  
      半夏出去联系秦骁。然而在这个时候,一件事情正在悄然发生。
  
      皇帝带着手下的人匆匆赶到后宫。守在门口的小太监正想行礼,却被皇帝制止了。
  
      那脚下虚浮,双眸浮肿,一看就肾虚的男人踉踉跄跄的走进宫殿里,听着从里面传来的声音。
  
      砰!他狠狠踢开大门。
  
      紫帐下,两道交缠的身影纠缠不清。暧昧的声音从里面隐隐约约传出来。
  
      “贱人!”皇帝气极,夺过旁边太监手里的拂尘,怒气冲冲地走过去。
  
      掀开帘子,看见的却是自己心爱的宠妃正和侍卫亲热的画面。
  
      与此同时,在某个地方,手下向对面的主子汇报道:“世子爷,失手了。”
  
      对面的男人,也就是秦骁蹙眉:“怎么回事?”
  
      “原本计划好好的,可是肃王世子的身边有个高手。这个高手一直隐藏着,直到今天才现身。”
  
      秦骁嗤了一声:“便宜他了。”
  
      “现在打草惊蛇,肃王世子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秦骁捶了一下旁边的墙壁,眼神冷漠:“他敢不要脸的对澜儿下手,早就料到我不会放过他。”
  
      “接下来怎么做?”
  
      “我与他的战火已经开了。接下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当然是不死不休。”
  
      咻咻!一道身影出现在秦骁的面前。
  
      “半夏那丫头传出话来,说是苏小姐要见你。”
  
      来人是林盛。
  
      秦骁眼眸含笑:“这傻丫头终于知道怕了。”
  
      “世子爷别吓苏小姐了。瞧她的样子,好像心情特别不好。这次找世子爷,肯定也是想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暗七怎么样了?”
  
      “正在受罚。换了暗五来保护苏小姐。”林盛道。
  
      “暗七向来谨慎,这次是我们自己身边有奸细,这才让暗七上了当。”刚才汇报任务的暗卫为受罚的兄弟说情。
  
      “不管是什么原因,他没有保护好是事实。”林盛冷道:“要不是突然出现的黑衣人,苏小姐已经遇害。”
  
      “是。”
  
      砰!坚硬的东西砸在秦越的脑门上。鲜血顺着脑袋流淌下来。
  
      秦越跪在那里,垂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秦黎辰阴沉地看着秦越:“真是没用。让你办件事情,就是这样给我办的?我手里最有用的棋子就这样毁了。”
  
      “属下知罪。可是对方下手太狠。他们是冲着世子爷你来的。要是不放弃棋子,世子爷就会被算计。”
  
      “我不想听这些解释。”秦黎辰冷道:“现在我损失了一颗棋子,你再给我安一颗在皇帝身边。”
  
      “是。”秦越轻吐一口气。
  
      鲜血染红了脸颊。他顾不得擦拭。现在见秦黎辰消了气,这才用衣袖擦拭血渍。
  
      “秦越,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十五年。”秦越重新垂下头。
  
      “是啊!十五年了。”秦黎辰淡道:“所以,你应该是最了解我的人。”
  
      “属下不敢说了解世子。属下只是奴才,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秦越,澜儿肯定会知道这件事情。我不能再让她有犹豫的机会。”秦黎辰的眼里闪过暗光。“听说下个月十五号就是良辰吉日。我要在那个日子娶她进门。”
  
      秦越蹙眉:“世子说可以,那就可以。属下会和世子一起想办法的。”
  
      “你派人打听一下澜儿现在在做什么?”秦骁肯定不会放过这个‘中伤’他的机会。
  
      “是。”wavv
  
      苏雯澜在做什么呢?
  
      这个时候,她已经从秦骁的嘴里知道了秦黎辰做过的事情。
  
      下药,轻薄,无论哪一条都不是苏雯澜能够接受的。此时她的眼里满是厌恶,恨不得彻底摆脱那个男人的阴影。
  
      “谢谢你,我知道了。”苏雯澜说道。
  
      “就这样?”秦骁惊讶地看着她。
  
      “要不然呢?我现在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个消息,实在没有心情说其他的。”苏雯澜蹙眉。“我需要捋一捋。”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