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 第九百零七章:异梦

第九百零七章:异梦


      第九百零七章:异梦
  
      秦骁想做什么?
  
      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想知道。
  
      见她愠怒的样子,他突然有些心虚。
  
      只要看见她不高兴,他的心里就有种毛毛的感觉。
  
      明明他也没有做什么,怎么在她面前就这样没有底气呢?
  
      “你收了秦黎辰的东西?”秦骁敛了心神,转移了话题。
  
      苏雯澜蹙眉:“你派人跟踪我?”
  
      “不,只是听见了秦黎辰和随从的谈话。”秦骁淡道:“听说是他亲手刻的玉簪。”
  
      苏雯澜这才知道秦骁发疯的原因。搞了半天,还是那只玉簪惹的麻烦。
  
      “我没想收下。”苏雯澜说道:“再说了,就算我收下了,你也没有权利对我这样无礼。”
  
      秦骁看着苏雯澜。
  
      虽然光线很暗,但是能够看见她的模样。
  
      此时的她满是不以为然。他肯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的心里没有他。
  
      他刚才孟浪的行为好像让她更加讨厌他了。这让秦骁的心里有些不舒服。
  
      “是我孟浪了。”秦骁看向小湖的方向。“这夜景如此安宁又美好,遗忘刚才的不快,就当欣赏美景吧!”
  
      苏雯澜察觉秦骁的情绪有些低沉。她突然觉得男人心也不容易琢磨。刚才还一幅霸道的样子,现在又一幅怏怏的情绪。她还没有说什么,他倒委屈上了。
  
      “风景极美,多谢世子。”苏雯澜柔声说道:“只是这种事情不要再发生了,要是被人发现,不仅我的闺誉受损,世子也会徒惹是非。”
  
      “好。下不为例。”秦骁坐了下来。“今天已经来了,就不要辜负这样的美景。坐下来欣赏一会儿如何?”
  
      苏雯澜看着银月倒映在湖中。虽然这个季节还看不见萤火虫,但是这个景色还是极美的。
  
      寂静无声。
  
      苏雯澜坐下来。
  
      秦骁看着身侧的人,眼里闪过柔和的神色。可是,苏雯澜没有看见。
  
      “我们不能在这里久呆。家里人会误会的。”苏雯澜扯着面前的杂草。“你今天也喝了不少酒,早些回去歇着为好。免得你的爹娘担心。”
  
      “我不会让你为难。”秦骁扯掉腰间的玉佩。“收着。”
  
      苏雯澜看了一眼,推开他的手:“我不收。”
  
      “你收了秦黎辰的东西,就必须收我的。是你说给我们机会,总不能厚此薄彼吧?”
  
      苏雯澜头痛。
  
      这件事情让她明白,千万不要随便收男人的东西。哪怕当时逼不得已,以后也得想办法还回去。
  
      “世子爷,你这个玉佩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秦骁不悦。“他的是玉,我的不是玉?”
  
      “你的也是玉,但是这枚玉佩跟着你多年。”苏雯澜说道:“它对你来说意义非凡。”
  
      “本世子想送给你,你收着就是。哪来这么多话?我还以为你不像那些扭扭捏捏的女子。”秦骁说道。
  
      “就算再豁达的女子,也不能随便收别人的东西。世子爷,你就不要让我为难了。”苏雯澜说道:“肃王世子的发簪我也会还回去的。这样也算公平了是吧?”
  
      “公平是公平,但是也不用太公平。你把他的发簪还回去,把我的玉佩收下来。”秦骁说着,不由她分说,将玉佩戴在她的腰间。“你若收下,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要不然,我明天就堂而皇之的送礼物去苏府。”
  
      苏雯澜恼道:“哪有人这样强迫别人收下礼物的?”
  
      “如果不这样做,你会收吗?”秦骁轻笑。“你就当我是无赖好了。反正我从来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秦骁。”苏雯澜转头看着他。“你若是能够护我们苏家周全,劝服你爹娘用正妻之礼来娶我,你送什么礼物我都收了。要是做不到,就别使这些花招。那样只会让人觉得你轻薄无礼,没有诚意。”
  
      “我会来的。”秦骁蹙眉。
  
      他当然会去。
  
      既然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就没有想过放弃她。只是现在平阳王府的处境也很艰难,他也不想害她。
  
      “在平阳王府可以上门提亲之前,你我不要单独见面了。”苏雯澜说道:“请送我回去吧!”
  
      秦骁沉默了一会儿。
  
      不要单独见面。
  
      也就是说,不要和她有任何牵扯。
  
      “我送你回去。”秦骁吹了一道口哨,那马儿奔腾而来。“上马吧!刚才失礼了,我不会再冒犯你。现在你骑马,我为你牵马。”
  
      “多谢。”苏雯澜说道。“世子爷,你对我们苏家的恩情,我苏家不会忘记的。其他的,就看我们的缘份了。”
  
      当秦骁把苏雯澜送回苏府时,守在门口的苏家仆人总算是松了口气。
  
      苏雯澜回头,秦骁的身影已经彻底地消失。想着刚才说的话,她有些后悔。
  
      她是不是对他太残忍了?
  
      不过,他们家一堆的麻烦事情,苏家也是这样。现在不是他们儿女情长的时候。就算对他有好感,她也不想现在谈这些。还是先把身上的麻烦解决清楚了再说吧!
  
      平阳王府。秦骁刚进院门,只见随从林盛迎了过来。
  
      “世子,王妃在你房里呢!”
  
      “这么晚了,母妃为何还没有休息?”秦骁一边说着一边大步走进院子。
  
      还没有推门进去,就听见从里面传出平阳王妃的声音。
  
      “你也知道这么晚了吗?刚才去哪里了?父王和母妃不在身边,你就这样胡来了吗?枉我和你父王这么相信你。”平阳王妃的声音里带着怒意。
  
      “母妃,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这么晚了,你也早些休息。”秦骁推门进去,对里面的平阳王妃拱手作揖。
  
      “骁儿,你刚才去见谁了?”平阳王妃没有被他随便的几句话搪塞。
  
      “一个朋友。”秦骁在对面坐了下来,端起茶水喝着。
  
      “世子爷,这茶水都凉了,奴婢重新去沏了茶水过来。”旁边的大丫环恭敬地说道。
  
      秦骁挥了挥手:“不用了。正好我也想喝点冷的。”
  
      说完又对平阳王妃说道:“你平时也不管儿子的去处,今日怎么管起来了?莫不是有人在你面前嚼舌根?”
  
      平阳王妃面色黯然:“儿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就不服母妃的管教。如果是别的事情也就罢了,母妃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可是事关你的姻缘,母妃绝对不会让你胡来。”
  
      “母妃,到底谁给你说了什么?我只是见了一个朋友,怎么就变成与姻缘有关了?”秦骁蹙眉。
  
      “有人给母妃说你心仪一个姑娘,那个姑娘的家族被皇上记了一过,以后不会有什么好前景。难道这是诓我的?虽然送信的人也不怀好意,但是我相信无风不起浪。如果没有这样的事情,也不会传到我的耳里。骁儿,你从小到大没有让父王和母妃操过心,这次你不会犯糊涂吧?”
  
      秦骁眼眸微沉。到底是什么人?秦黎辰吗?要不然,刚回京的父王和母妃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得到消息?
  
      “母妃你不用担心,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秦骁说道:“这么晚了,你快回房歇着吧!”
  
      “骁儿”
  
      “母妃,我已经不是三岁稚童,想做什么,要做什么,我心里有数。”秦骁加重了语气。“明天还有差事要办。母妃不想休息,儿子想休息了。”
  
      “行吧!既然你不承认,母妃也不多说。不过要是让母妃知道是哪个狐媚子勾搭了你,绝对饶不了她。”长得柔柔弱弱的平阳王妃一旦生起气来,那神情与秦骁倒是有几分相似。只是美人生气,那模样还是娇艳无比。
  
      平阳王妃走后,秦骁马上把林盛叫过来问话。
  
      “世子爷,你别问属下,属下几乎和你形影不离,王妃得到谁的消息,属下是完全不知情。”林盛道。
  
      “不知情难道不知道打听清楚?”秦骁挥手。“明天我要知道结果。”
  
      “是。”林盛看着秦骁。“世子爷,你的玉佩呢?那可是代表你身份的玉佩?拥有那枚玉佩,可以调动平阳城的一半兵马。”
  
      秦骁想着苏雯澜满脸嫌弃的样子,心里如同被泼了一桶冰水。
  
      “这么晚了,你不困?”秦骁打发了林盛,没有提玉佩的这件事情。
  
      玉佩当然是已经塞给苏雯澜了。她不收,难道他不知道塞给她吗?秦黎辰的玉簪都能塞给她,他的玉佩也可以。
  
      这个时候她应该已经看见玉佩了吧?只怕仍然是那幅不想要的嫌弃模样。多少人想要这枚玉佩,她倒好,如此嫌弃。要是让她知道这枚玉佩的价值,不知道会不会气得直接砸在他的头上?
  
      苏府。苏雯澜翻来覆去地看着从腰带夹层里翻出来的玉佩,灯光下的容颜满是纠结。
  
      这个家伙
  
      “小姐,这枚玉佩是世子爷送的吧?”淡竹递来蜂蜜水。
  
      苏雯澜将玉佩收起来:“他落下的。改天我还给他。”
  
      “这枚玉佩平时挂在世子爷的腰间,那得多巧才会落到小姐的腰带夹层里?”淡竹笑道。“小姐就是喜欢口是心非。就算收了世子爷的玉佩,这里也没有别人,你紧张什么?”
  
      “你不懂。”苏雯澜锁住了匣子。“我和他之间隔着千山万水,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谁知道呢?还是避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