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 第八百九十五章:狼狈

第八百九十五章:狼狈

    苏雯澜坐在马车里,手里拿着一本古诗词看着。突然马车颠簸一下,她快速抓住旁边的窗口,这才没有摔出去。
  
      淡竹掀开帘子,语带埋怨:“怎么回事?”
  
      车夫连忙说道:“淡竹姑娘勿恼,突然有一辆马车挡了我们的道,这才惊了马匹。”
  
      苏雯澜已经看见对面的马车。而马车里的人也用阴冷的眼神看着她。见到那人,苏雯澜嘴角上扬。
  
      “原来是陆府的小姐。有一段时间没见了,陆小姐还是这样娇美可人,看来日子过得不错。”
  
      陆文博娶了陈雪琴,按理说陈家与陆家已经联姻,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过她刚回京城就收到手下人的汇报,陆文博被莫名其妙的贬官,还连累了陈家的人,现在两家互看不顺眼,从姻亲变成了仇人。
  
      陆秋吟死死地盯着对面的苏雯澜。为什么那个女人还是这样美?为什么没有依靠,她还是这样淡然?
  
      “是啊!这么久没见,还以为表妹出了什么事呢!现在看你好端端的活着,表姐真是无比欣慰。”
  
      苏雯澜轻轻地笑了:“表姐的年纪比我大,你都活着,我怎么可能出事?不过表姐,现在在大街上,你确定要在这里我谈论‘谁生谁死’的问题?我倒是不介意,只怕四周的百姓非常介意。”
  
      “陆妹妹,前面的可是苏府的妹妹?”从后面传来一道柔弱的声音。“难得在这里遇见,不如一起聚聚?”
  
      陆秋吟听见那人的话,眼里满是不甘。然而对那个人,她却不敢有任何埋怨,就像当初对苏雯澜一样。
  
      “表妹听见了。郡主邀请你聚聚呢!你不会不赏脸吧?”陆秋吟冷笑。
  
      “郡主亲自邀请,我当然不会不给面子。只是很不凑巧,我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办,现在非常赶时间。”苏雯澜说完,放下帘子,对外面的车夫说道:“要是还有不开眼的在前面拦着,那就挥一鞭子。苏府的马是吃素的吗?”
  
      “是。”车夫得了苏雯澜的吩咐,马上挥了一鞭子。
  
      马儿受惊,以极快的速度奔跑起来。前面陆秋吟以及那个郡主的马车受到惊吓,差点发出混乱的惨剧。
  
      陆秋吟气得不行,咒骂道:“怎么没让她死在外面?”
  
      话刚说出来,只见本来稳定下来的马儿再次癫狂起来。嘶!嘶嘶!马儿发出凄惨的叫声。
  
      “啊……”陆秋吟紧紧地抓住旁边的婢女。
  
      婢女抱着陆秋吟,在马车里打着滚。
  
      “小姐,马受惊了,一时之间控制不住。要不……要不……还是跳下去吧!”车夫在外面喊道。
  
      “你快点想办法。现在跳下去,你是想让本小姐变成瘸子吗?”陆秋吟尖叫。
  
      四周的百姓纷纷避让。
  
      那个郡主的马车也快速避开。
  
      整个大街上,陆秋吟的马儿癫狂失控,没有人敢靠近这里半分。
  
      “郡主,要不要帮忙?”婢女问道。
  
      庆王府的郡主秦娇淡淡地说道:“这种小喽啰,值得本小姐废这个时间?”
  
      “是。”
  
      秦娇看着外面的混乱,不耐烦地开口:“我们先走。”
  
      就在秦娇的马车离开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骑在陆秋吟失控的马匹身上。他紧紧地抓着马绳,以绝对的实力控制住了马儿,让那癫狂的马停下来。
  
      陆秋吟已经颠得失去神智。直到马儿停下来许久,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反而是那个婢女摇醒了她。
  
      “小姐,已经停下来了。”
  
      陆秋吟应了一声:“嗯。”
  
      “小姐,是外面那位公子救了我们。”婢女撩开帘子。
  
      陆秋吟抬头,正好看见一个蓝衣公子从马背上翻跃下来。那动作利索矫健,整个人意气风发,格外的俊美。
  
      苏雯澜的马车出了城门。今日她去寺庙里上香,顺便添点香火钱,给苏老夫人祈福。
  
      苏老夫人原本就信佛,自从她大难不死之后,对菩萨和佛祖就更加敬重了。今日她还想得到方丈大师的经书。
  
      “小姐,前面有马车陷进坑里了。”车夫在外面说道。
  
      “派两个人去看看。”苏雯澜开口。
  
      从旁边走过去两个护院。没过多久,那两个护院回来了。
  
      “小姐,属下已经帮助那位夫人把马车弄了出来。现在他们已经无碍。”
  
      “好。”苏雯澜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继续赶路吧!”
  
      抵达寺庙,前来迎接她的还是上次的小师傅。
  
      今日她不是为了一灯大师而来,所以没有打扰他的清修。
  
      捐了香火钱,拜了佛,又求了一卷经书。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刚才的小师傅匆匆走过来,对苏雯澜说道:“女施主请留步。可否请女施主帮个忙?”
  
      “小师傅,你有什么事情直说!如果是我能帮的,一定不会拒绝。”苏雯澜还没有见过小师傅这样紧张的样子。
  
      “是这样的。刚才来拜佛的夫人突然要生产了。我们这寺庙里只有和尚,哪里懂得这些?现在能够求助的只有女施主你了。你和你的婢女好歹是女子,能够帮上那位夫人的忙。”小师傅露出为难的神情。
  
      “你们寺庙不是有懂得医术的大师吗?”苏雯澜愕然。
  
      “悟道师兄倒是懂得医术,但是毕竟是女子,怎么能……还请女施主帮这个忙。阿弥陀佛。”
  
      “我和我的婢女都不懂这些。不过,悟道师父在外面指点我们,我们打个下手吧!你们这寺庙也挺高的,这个时候下山找稳婆也来不及了。”苏雯澜看向小师傅。
  
      “多谢多谢。女施主今日行的善,他日必得善果。”
  
      后院里。从一间客房里传出凄厉的叫声。
  
      “啊……”
  
      “夫人,你忍着点,别叫这么大声。”
  
      “好痛……灵儿,好痛啊……”
  
      “夫人,你把力气用完了,等会儿哪有力气生产?”
  
      苏雯澜和淡竹一前一后走进去。那个叫灵儿的婢女回头看过来,见到苏雯澜主仆,眼里的光芒消失。
  
      “你们是谁?”
  
      “小师傅说这里有位夫人要生产,让我们过来帮忙。寺庙里的大师傅不方便为女人接生。”淡竹道:“悟道大师会在外面指点我们。其他事情还得靠我们三个人。这是我的主子,她姓苏。我叫淡竹。”
  
      “刚才我们在路上遇见一点小麻烦,正好有人帮了我们。难道就是你们吗?”灵儿问道。
  
      “应该是。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淡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夫人。“我们去准备热水吧!”
  
      “好。”灵儿看向苏雯澜。“这位小姐,你一个人可以吗?”
  
      “虽然我没有亲自为别人接过生,但是也听说过女子生产的事情。以你夫人这样的情况,她还没有那么快生产。你们只管去做准备,我会留在这里看着她。”苏雯澜朝灵儿点头。“现在悟道大师正在做准备,很快就会过来。”
  
      躺在床上的夫人刚才还叫唤得挺大声,自从苏雯澜出现后,她便有所保留,不敢像刚才那样放纵。
  
      “我们聊聊天吧!”苏雯澜坐在床边。“我叫苏雯澜,苏府的小姐。夫人怎么称呼?”
  
      “我姓金。”金夫人虚弱地说道:“这是我第三个孩子。前面两个都没有生出来,这个终于坚持到生产。我很感谢佛祖,所以想在生产之前拜拜佛,求佛祖让我能够平安生长。”
  
      “一定可以的。”苏雯澜拉着金夫人的手掌。“他能够感受到你的心情,一定会平安地生出来,平安的长大。”
  
      “真希望是个女儿,像姑娘这样好看,还像姑娘这样善良。”金夫人笑了笑,眼里的紧张消退了不少。
  
      “苏小姐。”从门外传来悟道大师的声音。“金夫人的情况如何?请你揭开她的衣服看看产道情况……”
  
      苏雯澜看向金夫人:“可以吗?”
  
      “麻烦姑娘。这种事情让你一个没有出嫁的小姑娘来做已经很为难你,我有什么不可以的?”金夫人喘着粗气。
  
      苏雯澜撩开金夫人的衣服,看了一下产道。她如实给外面的悟道大师说明情况。
  
      灵儿和淡竹打着下手,苏雯澜与悟道大师配合。持续四个时辰,那惹人怜爱的小子呱呱落地。
  
      “是个儿子。”苏雯澜捧着红通通的小家伙,朝金夫人说道。
  
      “可是……我感觉……肚子里还在动。”金夫人露出痛苦的表情。
  
      “不会还有吧?”旁边的灵儿说道:“夫人的肚子异于常人,可是大夫没有说是双胞啊!”
  
      “你们两个照顾好小公子,我来看看……”苏雯澜把刚生下来的小孩递给灵儿。灵儿用干净的毛巾包起来。
  
      她又看向产道,甚至按照悟道大师的提示压了一下肚子。
  
      “啊……”金夫人大叫:“还有一个……他要出来了。”
  
      “夫人不要紧张。现在已经生了一个,后面这个就快了。”悟道大师连忙开解。
  
      “可是,她的气息越来越弱。”苏雯澜探了一下金夫人的鼻息,又见她面色不对,不由得紧张起来。“脸色发白,眼神涣散,这是要昏过去的前兆。大师,有没有人参?”
  
      “我这就叫师弟去取人参。”悟道大师说完,朝外面喊了一声。“悟心师弟,赶快去库房把人参取来。”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