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 第八百八十五章:偷听

第八百八十五章:偷听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最新章节!
  
  第八百八十五章:偷听
  
  林盛将脸贴在墙上,整张脸都变形了,结果什么也听不见。他又换了其他位置,结果还是听不见。
  
  他看了一眼秦骁,见后者还是那幅无所谓的样子,便悄悄的出了门。
  
  躲在门外,趴在门上听着,终于听见了一点声音。然而刚听了两句,只见大门打开,他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秦越双臂抱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林兄,你这是做什么?”
  
  林盛一本正经的爬起来,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满脸正色地说道:“我听说世子受伤了,想知道你们要不要帮忙。现在天色又太晚了,贸然来打扰你们又不好,所以想先听听你们睡没有。哈哈……咦,苏小姐也在呢?”
  
  苏雯澜淡笑:“是啊!不过正如你所说,天色太晚,我应该回去了。”
  
  林盛连连点头:“对。这么晚了,苏小姐还是赶快回府吧!正好在下没有什么事,不如就送小姐回去。”
  
  “有我在,哪里需要麻烦林兄?”秦越说道:“你还是回去伺候你家主子吧!”
  
  “秦兄说得就不对了。你家世子爷受伤了,需要有人照顾。我们家世子爷好好的,晚上都不用人伺候的。”林盛笑得温和。“苏小姐,这边请。”
  
  秦越瞪着林盛的身影。苏雯澜前脚离开,林盛后脚跟了过去。秦越有心想要上前,但是想到林盛的话,又觉得有道理。世子爷现在受了伤,正是需要保护的时候。如果在这个时候再遇见刺客,世子爷肯定避不开。所以只有算了。
  
  “世子爷,你早些休息。属下听说苏小姐准备回京了。你得赶快养好伤,这样才能和苏小姐同行。”
  
  秦黎辰眼眸闪了闪:“消息可靠?”
  
  “绝对可靠。甄府里面有……”他们的人。秦越没有说完,但是他相信秦黎辰已经懂起他的意思。
  
  林盛将苏雯澜送回苏府。他本来想回自己的客房休息,见秦骁的房间还有烛火,便推门走了进去。
  
  “世子爷,属下幸不辱命,已经把苏小姐送回去了。”
  
  秦骁抬眸扫他一眼:“幸不辱命?我什么时候吩咐过你?”
  
  “世子爷嘴里没说,但是心里是有说的。属下听得真真的,绝对没假。”林盛嬉笑。
  
  “看来你精力不错。明天去阳城打探消息。”秦骁放下手里的书。
  
  林盛神情哀怨:“世子爷,你根本就是以怨报德。我不服。”
  
  “不服?”秦骁眼眸微眯。“最近调查的那个人进了蕊院。你长得还行,不如派你去蕊院潜伏?”
  
  林盛连忙摆手,谄媚地说道:“不不不,属下觉得阳城离这里有些远,总不能留给世子爷去办这件事情。属下还是挺适合跑腿的。”
  
  开玩笑!蕊院那种地方简直是正常男人的噩梦。只要想到他要打扮得花姿招展,还要负责伺候那些肥头大耳的男人,心里就一阵恶心。就算不是肥头大耳的男人,也是各种恶心的男人。那就是个比青楼还要恶心的地方。
  
  秦骁看着林盛出门。他站起来,走到窗前。
  
  苏雯澜来这里看秦黎辰,这说明两人之间的亲事是互相满意的。得出这样的结论,他的心里有些别扭。
  
  嗤!不过是个有点意思的女人。有什么好介意的?想他堂堂平阳王世子还愁没有妻子?所以,没必要放在心上。
  
  第二日,甄家的人知道秦黎辰受伤的事。甄老夫人作主,派人把秦黎辰接到府里来住。正好神医也在府里,直接让神医帮他看诊,也不用搬来搬去那么麻烦。
  
  林盛知道这件事情后,又对秦骁发了一顿牢骚,被秦骁发派到外面做事了。
  
  苏雯澜回京的事情提上日程。经过甄家众人的挽留,她又推迟了半个月。下个月初,她便带着仆人先走。
  
  甄氏不放心甄老夫人和甄老太爷,听从苏雯澜的安排留在了甄家。现在的京城除了子女和年迈的苏老夫人也没有什么让她留恋的。要不是苏雯澜和苏徇必须回京城,她宁愿带着两个孩子留在耀城。在这里,天高皇帝远,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另外这里的百姓都格外敬重他们。他们在这里会过得非常舒心。
  
  “世子爷,你总是这样让着我,我会骄傲的。”苏雯澜放下手里的棋子,朝对面的秦黎辰说道。
  
  秦黎辰轻笑:“不是故意让着澜儿妹妹,而是伤口疼得利害,有些注意力不集中。下次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那算了吧!你伤口疼,那就好生养着,别陪我下棋了。”苏雯澜说道:“过了这么多天,怎么还疼?”
  
  “昨天拆开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旁边的桌角,又让伤口裂开了。”秦黎辰无奈。
  
  “你这伤口是谁包扎的?秦越吗?”瞧那包扎的样子有些毁他的形象。
  
  秦黎辰摇头:“再猜。”
  
  苏雯澜想了想:“总不会是府里的下人吧?”
  
  秦黎辰轻咳一声:“是我自己。”
  
  说完,他不自在地摸了摸脸颊。
  
  苏雯澜察觉他的耳朵都红了,顿时格外惊讶。
  
  她看了看他受伤的地方,蹙眉:“你受了伤,右手给左手包扎,难怪包扎得不严实。怎么不吩咐下人?”
  
  “澜儿妹妹,可以帮我重新包扎一下吗?”秦黎辰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苏雯澜。
  
  苏雯澜想了想,答应下来:“好吧!”
  
  她回头对半夏说道:“准备好干净的布条,白酒,还有世子爷平时上的药。”
  
  “是。”
  
  半夏的动作很利落,没过多久就把东西搬来了。
  
  苏雯澜已经拆开歪歪斜斜的旧布条,看见了秦黎辰受伤的地方。正如他所说,伤口再次撕裂,还有血珠冒出来。
  
  她先清理了伤口,再用白酒给他消毒。上了药之后,小心翼翼地绑住他受伤的地方。
  
  “多谢。”秦黎辰动了动。“现在舒服多了。”
  
  “怎么可能舒服?白酒只会让你的伤口更痛。”苏雯澜看着他。“不下了。改天你伤口好了再下。”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我会找澜儿妹妹履行承诺的。”秦黎辰的眼里满是光芒。
  
  秦骁走进来,看见两人坐得很近,忽略了心里的那点不痛快。他在不远处停下来,对秦黎辰说道:“指使你手下的人抓到了。”
  
  秦黎辰眼眸微眯:“多谢兄长。”
  
  此时的秦黎辰一改刚才的温润,整个人就像是拔出来的剑,杀气腾腾。
  
  苏雯澜不舒服地摸了摸手臂。
  
  “澜儿妹妹,我先失陪了。”秦黎辰收敛杀意,又变回那个温润公子。“你马上就要回京城了,明天或者后天,我们去耀城附近走走如何?听说耀城有许多好山好水的美景。可惜这段时间总是忙忙碌碌的,都没有陪你游玩。”
  
  “不用了吧?”苏雯澜拒绝。“我想陪外祖父和外祖母。再说了,在回去的路上可以慢慢欣赏。”
  
  “我只是想要陪伴澜儿妹妹。澜儿妹妹不能赏脸吗?”秦黎辰期待地看着她。“澜儿妹妹好无情。”
  
  秦骁听不下去了。他再次催促:“肃王世子,审训不等人。如果那人受不了严刑咬舌自尽,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而苏大小姐又不会跑。你这么急做什么?”
  
  苏雯澜笑了笑:“对啊,我又不会跑,过两天再说吧!”
  
  “好,我就当你答应了。”秦黎辰笑道。“那我先忙。澜儿妹妹,回见。”
  
  苏雯澜:“……”
  
  她没有答应。
  
  察觉到旁边人的打量,苏雯澜侧过头:“怎么了?”
  
  秦骁淡道:“听说大多数女人喜欢欲擒故纵。刚才你是真的想拒绝,还是欲擒故纵?”
  
  苏雯澜嘴角抽了抽:“你认为呢?”
  
  “我从你的眼神里看出了不乐意。可是你并没有严词拒绝他。也就是说,你不排斥与他出门。”秦骁淡淡地说道。
  
  “说得对。”苏雯澜点头。“肃王世子并不是一个让人讨厌的人。与他聊天会让人很愉快。”
  
  而与秦骁聊天,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冷场。更甚者,遇见这个人,她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
  
  她总是介意他的目光,顾及他的喜好和心情。与他在一起,她会变得不像自己。而这一切,她不知道原因。
  
  “是吗?看来你们的喜事将就。本世子是不是应该讨杯喜酒喝?”秦骁捏紧拳头。
  
  闷。
  
  心脏特别闷。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
  
  苏雯澜沉默了一下,淡道:“借你吉言。如果世子爷不急着离开的话,应该能喝上这杯喜酒吧?”
  
  “本世子不急。”秦骁转身走出去。“那苏大小姐可得好好准备。要是太少的话,只怕不够我喝的。”
  
  苏雯澜看着秦骁的身影消失。她蹙眉说道:“这人干嘛呢?吃了炮仗了?”
  
  半夏从外面走进来,疑惑地说道:“小姐,平阳王世子怎么了?奴婢看见他的脸色都快要赶上锅底灰了。”
  
  苏雯澜听见这新闻的比喻,一时被逗笑了。
  
  想到秦骁那样的脸色,还真是非常形象。只是,他有什么好气的?莫名其妙的男人。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