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 第八百八十二章:瘟疫

第八百八十二章:瘟疫


      第八百八十二章:瘟疫
  
      耀城出事了。
  
      “死了很多人吗?”
  
      晚膳时,甄家所有人都在一起用膳。这一日与平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那气氛沉重极了。
  
      甄三老爷说出城里死了人的事情。刚才问话的是甄三夫人。
  
      “目前发现了十几个。可是这十几个人全身溃烂,看起来像是瘟疫。大夫们正在确诊,如果真是瘟疫”
  
      如果真是瘟疫,耀城的未来如何,谁又能知道?运气好的话,瘟疫受到控制,大家能够活下来。运气不好,全城都会覆灭。古往今来,每次出现瘟疫时,总会有无数生命消失。他们这次能够例外吗?
  
      “神医在咱们这里。”甄大夫人露出庆幸的神色。“如果神医不在,咱们还真没有多少生机。这小地方的大夫只会治小病小痛,哪里有这么高超的医术?可是神医在此,想必老天爷也是垂怜我们的。”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好歹给我们留了条生路。”甄老夫人是信佛的,当场念了句佛号。
  
      苏雯澜本来想在今天向大家提出离开耀城的事情,在这个时候也不能提了。一旦出现瘟疫,城门必封,只能进不能出。她根本出不去。
  
      “这几日咱们府里也得小心留意身边的人。一旦发现有人犯病,马上就要隔离起来。”甄二老爷沉声叮嘱。
  
      “是。”甄大夫人应道:“二叔放心,我们会小心的。”
  
      后宅的事情是女眷们要处理的。甄二老爷叮嘱,几妯娌就要放在心上。要不然真闹大了,倒霉的是他们自己。
  
      一顿饭吃得大家心里憋闷。饭菜几乎没动,大家也不知道怎么离开的,一个个失魂落魄的,都挺担心这件事。
  
      瘟疫的事情终究还是闹开了。从府里的下人嘴里得知,又有大量的人陆陆续续犯病。
  
      神医带着城里的大夫给病人们诊治。经过神医的确诊,的确是瘟疫。毕竟刚发了洪水,本来就是最容易出现病情的时候。这种事情在史书上有过好几次,也不只是他们遇见了。而那些人的结果都不是很好。
  
      百姓们就算再无知,也知道瘟疫的可怕。整个耀城人心惶惶。幸好文有秦黎辰,武有秦骁,这才没有动乱起来。
  
      “小姐,咱们府里也有人犯病了。”半夏将茶壶提起来,给苏雯澜倒了一杯茶水递过去。“那人的脸上没有脓包,但是身上有好几处。可是他居然还隐瞒着,与其他人同进同出好几天。刚才查出来,差点没叫其他人打死。”
  
      “这么严重吗?”苏雯澜蹙眉。“大夫人他们怎么处理的?”
  
      “已经派人把他赶到瘟疫病人的集中地。他用过的东西全部烧了。连他睡的那张床也烧掉了。不过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毕竟那人故意隐瞒,谁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被他传染?”半夏说道。
  
      “半夏,给我准备衣服,我要出门。”苏雯澜站起来。
  
      “小姐。”半夏颤抖。“你不会又要多管闲事吧?”
  
      “这不是多管闲事。”苏雯澜不悦。“如果任由疫病恶化下去,我们所有人都得死。这是闲事吗?”
  
      “可是你又不是大夫,干嘛逞强?上次你带着人去救百姓,那好歹还有人护着。现在这是瘟疫,谁能护着你?”
  
      半夏说什么也不赞同苏雯澜在这个时候出门。人越多的地方越危险。外面那些人看起来没有犯病,谁知道是不是也像那个仆人那样隐瞒了病情?要是让苏雯澜染上瘟疫,他们这些人都别想活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两个方子,好像与瘟疫有关。”苏雯澜说道:“就好像曾经遇见过类似的事情,然后把方子记在了脑海里。不过怎么可能?最近十年都没有出现过瘟疫,我以前怎么可能见过瘟疫呢?”
  
      “所以说,小姐一定是太操心这件事情,所以出现了臆想。小姐别冒险了。”半夏恳求道。
  
      淡竹从外面进来。听了两人的谈话,赞同半夏的话。
  
      “小姐,你就行行好,不要再为难我们两人了。这段时间跟着提心吊胆,我们两人整天都睡不着,就怕醒来后又看见小姐不见了。外面那些事情有男人们操心,咱们是女人,还是呆在安全的地方等消息吧!”
  
      “行了,我不出门就是了。”苏雯澜无奈。“帮我找两本书。这些书已经看完了。”
  
      “好勒。”只要不出门,别说两本书,就算把书房搬过来也行啊!
  
      半夏去找书,淡竹留下来看着苏雯澜。
  
      苏雯澜想着府里的几个小姐最近挺安静的。她倒是想和他们见见,但是这几个丫头被吓坏了,整天躲着不见人。
  
      “几位小姐还是不愿意出门吗?”
  
      “是。她们不像小姐那么爱操心。特别是三小姐,她的院子里有人昏迷了,她特别害怕,说了不见任何人。这两日的饭菜都是直接送到他房间里的。她也说不见小姐您。倒不是害怕小姐你传染她,而是害怕她传染您。”淡竹道。
  
      又过了几日。耀城的气氛更加凝重了。据说每日至少死二三十个人。
  
      苏雯澜根本没有办法静心看书。她满脑子都是那两个方子。不管成不成,至少要试试吧?说不定是真的呢?
  
      至于那两个方子的来源。既然解释不清,就当作是佛祖他老人家赐下来的,就是为了救人于苦难之中。
  
      “不行,我必须出去看看那些瘟疫病人。”苏雯澜扔掉手里的书。
  
      半夏和淡竹相视一眼。
  
      他们从对方的眼里看见了坚定。
  
      “小姐,你消消火,先喝杯茶吧?”半夏递来茶水。
  
      苏雯澜接过来一饮而尽。她说道:“你们也别劝我了。我已经打定主意。现在我就”
  
      她晃了晃脑袋,看着变成幻影的半夏和淡竹,语带恼怒:“你们下药?”
  
      “小姐,对不起,你别怪我们。外面太危险了,我们不能让你出去。”淡竹双手合十,做祈求状。“这是大夫人的意思。夫人说了,如果你执意出门,不管用什么手段也要留下你。”
  
      “大夫人正在陪徇少爷。你也知道的,徇少爷不能有任何闪失。所以大夫人下令,任何人不得进出咱们院子。每日会有下人把饭菜送到门口,再由我们的人去提。”
  
      苏雯澜已经听不见后面的话。她脑子一沉,整个人倒了下去。幸好旁边的半夏扶住了她。
  
      半夏和淡竹相视一眼。
  
      “小姐要是醒了,肯定饶不了我们。”
  
      “我们跟着小姐多年,还从来没有做过这样胆大妄为的事情。你看我的手,到现在还在抖。”
  
      两个婢女露出苦涩的笑容。
  
      苏雯澜陷入一片迷雾之中。
  
      她在那里走着,走了许久,还在原地打转。向来急脾气的她顿时怒了,干脆停了下来。
  
      “雯儿”
  
      “雯儿,你把我忘了吗?”
  
      耳边传来低沉沙哑的声音。
  
      听见那道声音,胸口闷闷的,有种想哭的感觉。
  
      “你是谁?为什么总是在梦中叫我?”苏雯澜看着四周。“躲着做什么?出来啊!”
  
      这时候,从迷雾中浮现一道高大的身影。那人背对着她。
  
      “你转过身。”苏雯澜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
  
      那人缓缓地转过身来。
  
      “你”
  
      当苏雯澜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半夏和淡竹跪在床边。
  
      她的身体还是无力,看见两个以下犯上的丫头,顿时没有好脸色。
  
      想到刚才的梦境。只差一点,她就能看见那个总是在梦里召唤她的人了。可惜,最终还是没有看见正脸。
  
      “不想我出门也行。拿笔墨过来,我念,你们写下方子,然后交给神医研究一下是不是可行。如果真的可行,好歹能救几条人命。”苏雯澜虚弱地说道:“这次的事情我不会就这样算了。不管你们出于什么原因,对主子下药是铁板钉钉的事情。我岂能饶了你们?”
  
      “对不起,小姐。”半夏和淡竹异口同声地请罪。
  
      淡竹站起来:“奴婢来写。小姐说得对,不管行不行,至少要试试。奴婢写完就交给神医研究一下。”
  
      “我睡了多久?”苏雯澜想坐起来,朝半夏说道:“扶我坐着。”
  
      “只睡了两个时辰。那药的剂量不大。”半夏越说越心虚。“奴婢只是不想你出门而已。”
  
      淡竹写下了苏雯澜说的两个方子,带着它走出去。为了弥补亏欠,她打算亲自把单子送过去。
  
      苏雯澜见方子送出去了,脸色好看了些。不过对谨小慎微的半夏还是置之不理。
  
      “小姐,这么晚了,淡竹怎么还没有回来啊?”半夏探向门口,面露担忧的神色。
  
      苏雯澜也有些担心。虽然气恼淡竹,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丫头,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怎么可能不关心她?
  
      “你去找管家打听一下。说不定她已经回府,只是被使唤到别的地方做事了。”苏雯澜说道。
  
      “是。”半夏走了出去。
  
      没过多久,半夏哭着跑回来。
  
      “小姐,淡竹她她也犯病了。”
  
      “所以,她现在也被关在隔离区?”苏雯澜蹙眉。“我交给她的方子呢?”
  
      “奴婢不知道。”半夏摇头。“奴婢只知道有人看见淡竹被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