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 第八百四十七章:妥协

第八百四十七章:妥协

第八百四十七章:妥协
  
  陆文博搂住陈雪琴,紧紧地抱.网
  
  他拍着她的后背,轻轻地叹道:“傻丫头。”
  
  陈雪琴原本就觉得委屈,听了他这充满怜惜的称呼,只觉更加难受了。
  
  她依偎在他的怀里,眼泪巴哒巴哒地流下来。不时传出的抽泣声让陆文博知道她的情绪,又恰到好处的不会引起他的反感,只会让他心生怜惜。
  
  “不会让你委屈两天的。”陆文博温柔地说道:“我知道委屈了你。可是我这样做也是为了我们的未来。如果这件事情办成了,你嫁过去就是四品官的夫人,以后还有更大的靠山让你依靠,那不是很好吗?”
  
  陈雪琴嗯了一声。
  
  “我爹娘他们不一定会同意。你总得让他们松口。毕竟这关乎我们陈家声誉的问题。”
  
  “世伯和伯母那里我也会去交代。不过我最关心的还是你的心情。如果没有让你放心,我也会再想办法的。只是那位贵人催促得太紧了,再耽搁下去怕引起他的不悦,我思来想去,在没有什么好办法的时候,只有找你商量。既然暂时没有别的办法,能不能用上这最笨却最有效的办法?”
  
  陆文博说得非常的好听。所谓的‘我会想办法的’,看似多么的体贴,又多么的照顾陈雪琴的心情。然而要是真的这样,他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他既然来到这里,就是打定主意用这个方法了。毕竟连续去了几次苏府,第一次还能见到人,后面连人影都见不到一个。他被逼得无法,只有听从苏雯澜的安排。
  
  “我听你的。你也是为我们的未来着想。我总不能拖你的后腿。只是爹娘那里你得好好说。”陈雪琴用充满信任的眼神看着陆文博。
  
  陆文博见她点头,马上高兴起来。他再三保证道:“你放心,只要三天时间,让外面传三天时间的闲话就好。”
  
  搞定了陈雪琴,陆文博马上去找陈大人和陈夫人。陈大人出门应酬了,府里只有陈夫人。陆文博说明来意。陈夫人可是个利害的。听了陆文博的话,完全没有经过陈大人同意就答应了这件事情。
  
  只是几句闲言闲语而已,他们不承认就是了。被说几句闲话就能让未来的女婿升一品官职,这可是划算的买卖。
  
  消息传进苏府时,那已经是第二天晌午。苏雯澜刚用了午膳,正与两位妹妹处理府里仆人之间争执的小事情,就有下面的丫环把外面的传言传入她的耳内。苏雪瑜和苏慕玉看向苏雯澜。
  
  “姐,你不是说他不可能退亲吗?”苏雪瑜说道:“看来真的退了。”
  
  “是吗?”苏雯澜轻笑:“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想,那还真是容易上当受骗。”
  
  “难道不是真的?”苏慕玉也觉得奇怪。
  
  “等着看吧!好戏在后面。”苏雯澜说完,继续处置跪在面前的小丫环。“府里严禁内斗,你们竟在府里撕打。我不管原因为何,又是谁的错,今日给你们一次机会,每人罚银一月,下次再犯,直接发卖出去。”
  
  “多谢大小姐开恩。”两个小丫环颤颤地说道。
  
  “我苏府以军律治家,所有的家奴都要遵守我们的规矩。如若不然……”苏雯澜凉凉地看着小丫环。“放在军营里,那是可以直接斩杀了事。”
  
  原本就吓得不行的小丫环更是索索发抖。
  
  其他围观的仆人更是不敢吭声。
  
  大小姐的治家之严远比当初的两位夫人。这让他们不敢再有轻视之心。毕竟他们只是奴仆,被杀了也没人作主。
  
  “大小姐,陆府公子求见。”宗伯匆匆找到苏雯澜。“老奴本来想赶他离开,可是他说大小姐承诺过他,只要他退了亲就可以见到她。”
  
  苏雯澜淡淡地笑道:“我确实说过这样的话。你告诉他,枫叶红了,本小姐想要赏景,邀他明日共赏。”
  
  “姐。”苏雪瑜瞪着她。“你还真见他?”
  
  “他为我安排了一场大戏,把全城的百姓都当作傻子戏弄。我总得配合他一下,让他不至于唱得无聊。”苏雯澜拍了拍苏雪瑜的肩膀。“别紧张。我会有其他安排的。”
  
  第二日,苏府的马车驶往郊外。
  
  京城外枫叶最好看的地方就是西山。苏雯澜与陆文博曾经来过这里,所以她没有说具体的地方,陆文博必然能够猜到。
  
  马车出了城门,只见一匹马快速地赶上他们的马车。
  
  “澜儿。”陆文博惊喜地叫着她。“你终于出府了。”
  
  苏雯澜慵懒地靠在车壁上,听了外面的声音连头也不曾露一下。
  
  “陆公子,你想让别人知道你与我们小姐见面吗?你不要脸,我们小姐还要脸呢?”半夏掀开帘子,不悦地看着他。
  
  陆文博面色一僵,讨好地说道:“是我考虑不周。那我在后面慢慢行驶,你们先行。”
  
  “这还差不多。”半夏冷哼,放下车帘。
  
  马车停在西山,苏雯澜在半夏的陪同下上了山腰的凉亭处。
  
  陆文博走过来,脱下自己的披风盖在她的身上。
  
  “不用了。”苏雯澜推开他的手。“男女授受不清。陆公子有什么话直接说吧!我们不适合长久呆着。”
  
  “澜儿,我已经退亲了。”陆文博面露哀怨。“你还是不愿意原谅我吗?”
  
  苏雯澜用惊奇的眼神打量着陆文博:“你退不退亲与我有什么关系?你们两情相悦,好像我是棒打鸳鸯的坏人。”
  
  “我倾慕的是你。”陆文博看着她。“我从来没有喜欢过陈雪琴。”
  
  “是吗?可是陈雪琴告诉我,你们早在我们还有婚约的时候就私定终身了。”苏雯澜冷笑:“她还说,你从始至终喜欢的只有她。你还对她说我刁蛮任性,目中无人,空有一张脸却没有内涵,根本就是草包一个。”
  
  陆文博脸色大变。
  
  这些话……
  
  他确实说过。
  
  难道陈雪琴真的对她透露了一切?
  
  真是一个蠢女人!
  
  把这些话说出来对她有什么好处,除了能解解气。现在倒好,明明只差最后一步,居然又被她破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