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 第七百五十四章:女婿

第七百五十四章:女婿


      此时端木墨言已经到了房门外,正好听见林氏说的话。
  
      管家在旁边尴尬得不行,硬着头皮冲里面说道:“都不是。是您正儿八经的女婿来了。”
  
      房间内一阵寂静。
  
      沉默半晌,林氏赌气说道:“他来做什么?我不见。就说我休息了。”
  
      小林氏的声音响起:“娘,现在是大白天呢!”
  
      “大白天不能休息吗?我身体弱,需要静养。”林氏带着脾气说道:“他这样贵重的人,来咱们家做什么?”
  
      端木墨言从来没有见过林氏这样使性子。他不但没有一点不耐烦,反而有些笑意。
  
      “娘……”端木墨言开口。“墨言知道娘在生气。你先听墨言解释一下再生气也不迟。”
  
      林氏没想到端木墨言已经到了门外,还把他们的谈话听了进去。她有些脸红,不过想到端木霆受的委屈,那点不自在又消失了。
  
      咔擦!小林氏打开门,朝门口的端木墨言恭敬地行礼:“见过陛下。”
  
      “大嫂不要多礼。以前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不用这样见外。”端木墨言认真地说道:“雯儿要是看见你们向我行礼,只怕会责怪我。到时候一个月不理我,我岂不是很可怜?”
  
      “陛下这样贵重的身份,到时候三宫六院任你差使,哪需要看我们雯儿的脸色?”
  
      提起裴玉雯,林氏又使性子了。
  
      端木墨言走进房间,朝林氏正式行了一个礼:“娘。”
  
      林氏侧了一下,不受他的礼。
  
      虽然她不懂宫廷规矩,但是知道端木墨言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受这样的礼?那不是惹人说闲话吗?
  
      “皇上,娘只是太心疼太子殿下了。殿下这么小,皇上怎么狠得下心这样对他?”
  
      端木墨言对小林氏解释道:“其实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有人在跟着霆儿。霆儿私自出宫,朕觉得应该给他一点教训,否则以后再出这样的事情,只怕会酿成大祸。”
  
      端木霆本来有些畏惧端木墨言。现在见威严的父皇在外祖母的面前温和得不行,胆子又大起来了。
  
      “这样说来,我这些日子受的苦,你都是看在眼里的?那你为什么不救我?我被欺负得可惨了。那些乞丐抢了我的银子,还抢我的衣服,让我什么也没有。我不想讨饭,他们还打我。我想找外祖母,可是那些乞丐守在那里不许我离开那条街。要不是外祖母正好出来买东西,我还得继续饿肚子,继续被他们打。”
  
      端木墨言平静地看着端木霆。
  
      “乞丐是我吩咐的,让他们不让你离开那条街。你既然敢离宫出走,就应该做好各种心理准备。仅凭小宫女的一句话就这样肆意妄为,这就是冲动要付出的代价。”
  
      “你让乞丐打他?”林氏站起来,气愤地瞪着他。“这就是你教育的方法?如果身为太子就要背负这些,那他这个太子不当了。皇上马上就有三宫六院,想生多少儿子都可以。就把这宝贵的位置让给那些人吧!”
  
      小林氏愕然地看着林氏。她从来没有见过林氏这样犀利的样子。在这一刻,她仿佛看见了愤怒的裴玉雯。
  
      “娘……”端木墨言无法理解林氏的想法。“就算他不做太子,只是一个普通的皇子,背负的也比别人多。”
  
      “那他不做皇子,只做我裴家的孩子。”林氏哽咽。“什么江山社稷,别压在他的身上。他还小呢!”
  
      端木霆愣愣地看着哭泣的林氏。他拉着她的手,摇晃着手臂:“外祖母别哭,我不累的。真的。我就是想娘了,这才跑出来的。要是娘在的话,让我读多少书,练多久的弓箭都是可以的。”
  
      “霆儿。”小林氏看着懂事的端木霆,心疼得不行。“真是委屈你了。”
  
      端木墨言看着抱头痛哭的几人,心里有些无奈,又有些羡慕。
  
      在他小时候,每日担心的是第二天能不能活下去。他想过这么辛苦的生活,可是根本没有机会。他想背负重担,也没有这个机会。现在他把机会双手送到端木霆的面前,可是在众人眼里这是折磨。
  
      这小子真是幸福啊!那么多人心疼他。就算有一天他坐在这个位置上,那也是有始以来最幸福的‘孤家寡人’。
  
      从来没有一个皇帝是被‘爱’包裹着长大的。想必他会成为第一个用‘爱’浇灌而成的君王。
  
      “霆儿是个男孩子,身为男人,注定要经历风霜。在安全的环境下长大的幼崽根本就没有危机意识,甚至连活下去的能力都没有。我只是想要让他懂得怎么保护自己。”端木墨言继续说道:“当然,我这次的行动确实有些过激。娘放心,我下次会留意的。别再说换个太子的话了,霆儿是我的长子,也会是唯一的太子。”
  
      几人抱着哭够了,终于冷静下来。而此时林氏回想着刚才说过的话,老脸满是难堪。
  
      “娘,你不生气了吧?这次原谅墨言,以后我会注意的。”
  
      “霆儿还小。雯儿十月怀胎生下的他,他从小到大就没有离开过娘。现在娘不在身边,你就叫人欺负他,雯儿知道会多伤心。刚才给他洗澡的时候,他的身上有许多的伤痕。你这个当爹的也是狠得下心。”
  
      “我给下面的人说过只是吓吓他,不会真的对他动手。按理说不会留下很多痕迹才对。”
  
      端木霆撇嘴:“其实那伤痕是我饿得太狠了,从一个经过的富家少爷手里抢东西吃被打的。”
  
      “……”众人看着他,集体无语。
  
      “以你的性子,这种事情就算是饿死了也做不出来。那富家少爷是谁?”端木墨言淡淡地看着他。
  
      端木霆摸了摸脸颊。
  
      “不要撒谎。”端木墨言冷哼。“我要是想调查,你以为查不出来?”
  
      端木霆嘟嘴,瞪着他说道:“就是上次在宫里遇见的那个胖子。”
  
      “你和他在池塘边打了一架的那个张谦?”端木墨言仿佛想到什么,眼里闪过笑意。
  
      “你不要笑。我肯定能打过他的。他就是比我高大,以后我也会长得比他高的。”端木霆感觉被嘲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