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 第六百二十五章:怀疑

第六百二十五章:怀疑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最新章节!
  
  在不远处的二楼,一人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怎么会这样?本王精心培养的杀手竟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女子。这裴家真是一个普通的农户吗?”
  
  旁边坐着一个摇着银扇的俊美公子。他看着英气逼人的裴玉雯,舔了舔嘴角,眼里满是痴迷。“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刚才说话的那人冷冷地看着这白衣公子。“长孙子逸,你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本王问你,你为何处处护着这个七王妃?这个七王妃是不是有问题
  
  ?”
  
  长孙子逸看着面前的三王爷,清冷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
  
  “表哥,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而已,为何你要浪费精力在她的身上?”“一个小小的女子就弄得你魂不守舍的,你让我怎么不关注她?你为了这么一个残花败柳,竟对老七下手,你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这可不是聪明的程国公世子应该做的事
  
  情。”
  
  听见‘残花败柳’这四个字,向来清俊的脸上露出冷冽的杀意。不过只一瞬间,那情绪消失得很快。“下面快结束了。你输了。”长孙子逸摇着扇子说道:“七王爷为了保护她,给她留了不少暗卫。你要是想做无畏的牺牲,以后可以经常让自己辛苦训练出来的杀手去七王
  
  爷作客,他应该会很喜欢的。”
  
  “哼!”三王爷握紧手心。“本王不甘心。好不容易把太子扳下来了。老七又成了眼中钉。本王什么时候才能荣登大宝?表弟,你向来聪明,快帮我想个法子。”
  
  长孙子逸的眼里闪过讥嘲的神色。刚才还大呼小叫的,现在又开始打亲情牌了。就这样的草包,要不是他这些年一直在旁边辅佐,别说储君之位,只怕连封王都不可能。
  
  罢了!谁让他现在还有利用价值呢?等没了利用价值,他再好好清理掉这些无用之人。
  
  街道上,闻讯赶来的禁卫军控制着整个局面。裴玉雯没有受伤,就是要急着带残月回去疗伤。清风和手下受了点轻伤。只是这些人太恶毒了,刀口上都抹了毒,他们也得回去解毒。至于刺客,本来留了两个活口,可
  
  是他们咬破藏在牙齿里的毒药死了。
  
  “王妃娘娘,你没事吧?”禁卫军统领是裴烨的人,现在特别担心裴玉雯有什么三长两短。
  
  裴玉雯摇头:“没事,多谢关心。只是我的丫环受了伤,还中了毒。”
  
  “我马上把她送去医馆。王妃娘娘先回府吧!街上不安全。”
  
  禁卫军统领说着,吩咐手下的人送裴玉雯回府。
  
  “把他们送回王府,我找人请御医过来治疗。他们中了毒,耽搁不起。我担心普通的大夫治不好。”
  
  “王妃娘娘说得有理。我马上就安排把他们送回王府,再派人去请御医。”
  
  裴玉雯见禁卫军统领这样配合,也不再多说什么。她也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会给他们添麻烦。指不定刺客还没有离开,要是她有什么闪失,这么多人也要跟着遭殃。
  
  回到王府不久,御医被请了过来。在御医的治疗下,清风等人脱离了危险。
  
  “雯儿。”端木墨言匆匆进门。
  
  裴玉雯刚折了几枝花,正在修剪那些花枝。听见端木墨言的声音,她拿着手里的芍药转过身来。
  
  “雯儿……”
  
  端木墨言紧紧地抱着她。
  
  “到底是谁想要伤害你?他们大可以冲着我来,为什么要伤害你?你有没有受伤?”
  
  裴玉雯拍了拍他的后背,笑道:“我没事啊!你看我还有心情插花,怎么会有事?残月也没事了。”
  
  “我一定要查出来是谁干的。”端木墨言松开她,吻了吻她的额头。“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害怕过。要是你有什么差池,我现在争取的那些还有什么意义?”
  
  “你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裴玉雯抱了抱他。“还没有吃饭吧?我让下人布菜。”
  
  “你陪我一起吃。”端木墨言抱着她坐下来,她坐在他的腿上。
  
  或许是惊魂未定,他的心脏跳得很快。她依偎在他的怀里,因为失去记忆而产生的隔阂也越来越少了。
  
  虽然记不得了,但是所有人都说他是她的丈夫。他这么疼爱她,关心她,想必夫妻的感情也很好。既然如此,没有记忆又有什么关系?
  
  夫妻两人在房间里腻歪了许久。直到裴玉雯叫上菜,外面的仆人才端着早就备好的饭菜进来。
  
  端木墨言看着比平时更加温顺的妻子,突然觉得失去记忆也没什么。没了那段过往,她的心里少了几分阴郁,整个人就像春日的娇花,美丽又温柔。
  
  “看着我做什么?难道看着我就能吃饱饭了吗?”裴玉雯给端木墨言夹菜。“尝尝这个吧!”
  
  夫妻两人腻歪着吃完饭,下人非常有眼力劲儿地撤了桌子,然后将门合了起来。
  
  端木墨言想抱裴玉雯,后者避开了。在端木墨言受伤的眼神中,裴玉雯让婢女准备热水沐浴。
  
  “你今天又在军营里呆了一天吧?这一身汗味,你不难受吗?”
  
  “那你帮我洗。”端木墨言见裴玉雯关心自己,又得寸进尺地要求。
  
  “我以前……有帮你洗?”裴玉雯用怀疑的眼神看着端木墨言。端木墨言眼神闪了闪,深情地看着她:“我沐浴从来不让婢女近身,都是雯儿亲自帮我洗的。你把以前的事情忘记了,那我们就多做一点以前的事情,说不定你很快就能想
  
  起来。”
  
  “是吗?我以前会帮你洗?怎么总觉得你在骗我?”裴玉雯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会呢?”端木墨言握着她的手。“下人已经把热水准备好了。走吧!雯儿帮我搓背。”
  
  裴玉雯被端木墨言拽到了屏风后面。在她的注视下,他大方地脱掉了衣服。
  
  裴玉雯转身,移开了视线。
  
  端木墨言见状,凑近了她的脸:“你不看我,怎么帮我搓背?”
  
  “你快脱,然后下水里去呆着。”裴玉雯挡住眼睛说道:“等会儿我再帮你搓。”
  
  “雯儿,我身上还有哪一处你没有看过,干嘛遮遮掩掩的?”端木墨言勾唇笑起来。他平时不爱笑,给人很冷的感觉。只有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他的笑容发自内心的温暖,让人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