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 第六百一十三章:质问

第六百一十三章:质问


  
      书房的门打开,长孙子逸走出来,后面跟着一个全身笼罩在紫色披风里的人。
  
      “准备马车,本世子要出府。”
  
      随从听了长孙子逸的吩咐立即准备好马车。在长孙子逸的示意下,车夫被留下来,随从代替车夫的位置。
  
      马车里,长孙子逸与裴玉雯面对面坐着。
  
      夜深人静。外面光线昏暗。长孙子逸一双眸子总是这样盯着裴玉雯,弄得她有些不舒服。
  
      裴玉雯拢了拢披风,侧头看着外面。
  
      砰!马车轱辘撞到了什么石头,整个马车一颤。裴玉雯的身子朝前面倒去。
  
      长孙子逸扶住她的肩膀,温柔地看着她:“没事吧?”
  
      “没事。谢谢。”裴玉雯坐起来。
  
      “你最近不要再出门了。要是让我知道的话,我答应的事情就会取消。”长孙子逸眸光冷淡。
  
      “嗯。”
  
      马车停下来,长孙子逸先行下车,再将手伸向裴玉雯。
  
      裴玉雯慢慢下来。这时候,长孙子逸手臂一揽,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再慢慢地放下。
  
      “雯儿。”长孙子逸用深沉复杂的眸子看着她。“你对我……可曾有一丝愧疚和不忍?”
  
      裴玉雯蹙眉。
  
      在这个时候她应该欺骗他,安抚他,免得他再受刺激。可是那样的话说不出口,她也不愿意做那样的事。“世人皆知你有多出色,没有一个朝阳郡主,对你来说反而是解脱。你可以随心所欲选择任何想选择的女人,可那个人不是我。其实我觉得所有的姻缘都是命中注定。我们本来应该是一对夫妻。然而就在快
  
      要成亲的前一刻,居然发生那样的事情。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有缘无份。我们的结果已经由老天爷注定,再多想也是惘然,所以何必谈那些呢?”
  
      “虽然知道你的回答不会是我想要的答案,还是想亲自听你说。你回去吧!更深露重,不要再乱走。”
  
      长孙子逸上了马车,最后一次朝她挥手。马车远走,最后消失在黑暗中。
  
      裴玉雯敲响房门。
  
      “王妃?”门卫惊讶地看着她。
  
      “嗯。”裴玉雯回到房间。刚进门,只见裴烨站在不远处。她一边脱披风一边说道:“你怎么在这里?”
  
      裴烨点燃烛火。他走向裴玉雯,疑惑地说道:“我刚才看见你从长孙子逸的马车里下来。怎么回事?”
  
      “与他谈了笔交易。”裴玉雯疲惫地取下发簪,将头上的发饰全部取下,披散着头发。“你这么晚找我有事吗?”
  
      “本来不放心你。结果来了后发现你不在。我就只有在这里等着了。”裴烨看着她。“你和长孙子逸有什么交易可谈的?这件事情我们会出面,你在家里安生养身体就是了。”
  
      “我知道的。”裴玉雯无奈。“你现在这幅样子,好像我红杏出墙似的。我就是和他谈笔交易而已。”
  
      “什么交易?”裴烨再次询问。
  
      “就是普通的交易。我让他不要对你姐夫用刑,给点时间给我们调查事情。交易就是给他一份情报。”
  
      给他做饭这样的条件就不好说了。毕竟裴烨本来就误会了,要是说出这样的交易,肯定会胡思乱想。
  
      “哦,那还行。他答应了?”裴烨听说是这样的交易,脸色缓和了些。
  
      “本来没有答应,我花费了很多口舌才劝服他。现在太子当政,三王爷其实也很被动,他是三王爷那派系的,当然也受制于太子。这个时候我们和他合作把太子拉下马,他总是会动心的。”
  
      “这样说也没错。”裴烨相信了。“不过接下来你还是应该好好调养身体,不要再乱走知道吗?”
  
      “哟,现在开始管你姐姐啦?当了朝廷命官就是不一样。这一身官威耍得,连你姐都被吓住了。”
  
      裴烨严肃的脸上露出笑意:“以前是你管我,现在也该我管你。女人只管在家里好生享受就行了。”
  
      “是。裴大人说得极是。以后小女子就靠裴大人照顾了。”裴玉雯认真地点头。
  
      “那也轮不到我,姐夫就是你最大的靠山。”裴烨认真地说道:“我相信姐夫可以成功的。”
  
      他们也没有退路。要是端木墨言没有当皇帝,无论是三王爷还是太子都不会放过他。毕竟他手里握着兵权。为了他们,也为了端木墨言,这皇位他们争定了。
  
      “小弟,既然你来了,姐姐也跟你说几句闲话。你有见过浩儿吗?从他出生到现在,你可曾见过他?”
  
      裴玉雯看着裴烨,眼里满是不赞同。“我知道你顾及环儿的心情。可是环儿不是那样小气的人。你与她说清楚。佳惠你可以不理会,浩儿是你的亲儿子,你不能不理的。大人之间的恩怨不应该牵扯到孩子。我们裴家的子孙没有那么命贱知道吗
  
      ?”
  
      “我一看见他就会想起当初做的错事。我不是牵怒他,而是不敢面对做错事情的自己。”裴烨垂眸轻叹:“不过我会努力适应的。你说得对,孩子是无辜的。如果不出意外,这应该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孩子。”
  
      “你知道就好。”裴玉雯道:“太晚了,回去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让他少受点罪。”
  
      “好,其他的事情由我来处理。”裴烨站起来,向裴玉雯告辞。“先走了,姐。”
  
      裴玉雯先去奶娘的房间看了孩子。小屁孩睡得很沉,那模样特别的安宁,还带着甜甜地笑容。
  
      看见小小的他,裴玉雯觉得整个人生都是圆满的。现在唯一缺的就是端木墨言的平安。只要他平安回来,她别的不想奢求。
  
      “霆儿乖,你爹会没事的,咱们一起等他回来。”
  
      “王妃,你……”奶娘听见响动赶过来查看,见到裴玉雯的身影,连忙行礼。“小世子很乖的,一点儿也没有哭闹。王妃放心,奴婢一定好生照顾小世子。王妃还是回房间歇着吧!”
  
      “嗯,这段时间就由你生好照顾他。有什么事情叫我。”裴玉雯毕竟刚生产不久,确实不宜劳累,接下来只有在房间里养着。她相信裴烨一定能处理好这些事情的。
  
      “清风……”裴玉雯刚躺下来,想到什么似的坐起来唤了一声清风。
  
      清风出现后,裴玉雯从枕头下面翻出一个令牌:“你把这个交给裴烨。再把黑面军的情况告诉她。至于其他的,就不要多说了。只说有什么问题让他来问我。”“是。"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