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 第五百五十五章:找人

第五百五十五章:找人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最新章节!
  
  所谓的回府疗伤,不是回定国公府,而是七王府。毕竟他是为裴玉雯受的伤,要是直接把他送回定国公府,还不知道怎么向定国公交代。当然,其实他也没有必要向他交代什么。
  
  端木墨言向来恩怨分明。讨厌长孙子逸是一回事,见到他为裴玉雯受伤总不能不闻不问。
  
  长孙子逸看着裴玉雯小鸟依人般地依偎在端木墨言的怀里,眼里一片沉痛。
  
  疼痛让他麻木了。他闭着眼睛不再看他们。
  
  “言,小妹还在夏知宏的手里。要是不早些救出她,只怕会出事。”
  
  “我本来在议政殿和皇帝议事,暗卫说你这里出事了,便匆匆赶了过来。不过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把前因后果给我说一遍。我来分析一下夏知宏会将人藏到哪里去。”
  
  “好。”裴玉雯便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人还在宫里。我马上派人找。”端木墨言摸了摸她的脸颊。“你离开太久了,先回太后身边去。如果太后问起你妹妹,你想办法搪塞过去。”
  
  “嗯。”裴玉雯也知道突然消失几个人太引人怀疑了。不过,裴玉灵也没有交好的朋友。只要没有人关注她,问起她的可能性不大。
  
  裴玉雯先找个地方换好衣服,在暗卫的保护下回到了后花园。此时正在唱武松打虎的戏。
  
  凌佳琪依在太后的身侧,不时说着什么。太后配合地笑着,一幅宠溺的样子。那个画面很美好。然而有几分真有几分假,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吧!
  
  裴玉雯回想起以前发生的事情。那时候的太后看着她的眼神也是这样慈祥。那么,她对她又有几分真心呢?
  
  “唔……”裴玉雯的脑袋突然刺痛了一下。
  
  脑海里有一个画面,可是只闪了一下就消失了。
  
  刚才有一瞬间,她好像看见了那个害死她的人。可惜,只是一个零碎的片段,最终又化为碎片。
  
  “曦王妃回来了。”凌佳琪突然叫住裴玉雯。“刚才姨祖母让我点戏,我想着你点的戏最受姨祖母的喜欢了,本来想找你帮忙的,没想到你不在。你去哪里了?怎么去那么久?”裴玉雯的脸上本来有两处伤口的。端木墨言的暗卫擅长易容,便把那两道伤口抹掉了。现在她除了身上的衣服换了一套,无论是头发还是其他方面的都和刚才一模一样,不知道实情的绝对想不到她刚才经
  
  历了什么事情。
  
  “如果我说迷路了你信吗?”裴玉雯半真半假地笑道:“皇宫太大了,我看花了眼,差点就找不回来了。凌小姐第一次入宫,可不要一个人到处乱跑,要不然也容易惹上这样的苦恼。”
  
  “说得是。不过姨祖母最疼我了,给我安排了好几个宫女和嬷嬷,怎么会让我迷路呢?”凌佳琪对太后撒娇道:“姨祖母,你也给曦王妃安排几个嬷嬷和宫女吧!她好歹也是王妃,迷路好丢人。”
  
  裴玉雯轻笑:“迷路没有什么好丢人的。多谢凌小姐的关心。”
  
  “看见你们这样相谈甚欢,哀家真是高兴。佳琪在这里没有朋友,以后经常和曦王妃玩吧!”
  
  “嗯,佳琪听姨祖母的。”
  
  裴玉雯淡笑不语。
  
  “对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怎么不见华夫人?”孟清宁淡淡地笑了笑。
  
  “二妹昨晚凉了肚子。”裴玉雯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多谢十皇妃的关心了。”
  
  “这是应该的。本皇妃欣赏华夫人,当然特别关心她。本皇妃也会继续关心下去。”
  
  至于这个关心的意思,大家都是聪明人,心照不宣。
  
  孟清宁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傻子才会相信她是真的关心。瞧她的样子,更像是想把裴家姐妹吞进肚子里。
  
  后宫里的女人最无聊。几句阴阳怪气的话就能说半天。裴玉雯听着,却不打算理会。
  
  她在等端木墨言的消息。
  
  灵儿在哪里?能找到她吗?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让她怎么面对家里人?她这辈子都无法心安。
  
  她不能坐以待毙。
  
  裴玉雯站起来,趁着其他人没有注意走到旁边的花盆前。她低低地说了几句话,再走了回来。
  
  从离开到回来,总共不过几个呼吸时间。就算有人发现她的举动,也不明白她在做什么。
  
  又听了一会儿戏。
  
  就在太后被凌佳琪哄得大笑时,从远处传来喧闹的声音。
  
  “走水了……走水了……走水了……”
  
  太后脸上的笑容沉了下来,愠怒地说道:“来人,快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过多久,有人汇报:“回禀太后娘娘,皇后娘娘的宫殿走水了。”
  
  “什么?”刚才还是一幅与她无关的皇后猛地站起来,向来雍容华贵的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
  
  “回娘娘的话,您的宫殿走水了。现在皇上和正在议政的大臣都朝那里赶了过去。”
  
  “别唱了。”太后朝戏台上厉喝一声。
  
  正在唱戏的小生们连忙退到幕后。
  
  所有人都站起来,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等着太后吩咐。
  
  “我们也过去瞧瞧。好好的怎么会走水?皇后,你是怎么管理六宫的?”
  
  皇后气恼。她管理六宫跟走水有什么关系?难道随便出什么意外都跟她治理不好六宫有关?太后想要抢夺她的权利可以明说,不用把她当成傻子。
  
  “是。母后教训得是。”皇后心里再多不满,也不敢明里和太后扛上。谁让她是太后呢?
  
  一行人浩浩荡荡赶到皇后的宫殿。而刚到皇后宫殿的门口时,只见皇帝带着几个大臣正走过来。
  
  妃嫔们用各种甜美的声音请安:“见过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连个正眼都没有瞧那些妃嫔,而是对太后说道:“惊动母后了,是儿臣治下不严。”
  
  “你的责任是前朝,后宫的事情不归你管。今日打扰了你的正事已经不该,说这些话那就更不该了。知道你忙,这点小事有哀家盯着,你不用分心这些。”太后心疼地看着皇帝。
  
  皇帝连忙说:“儿臣不敢让母后忧心。”
  
  从里面传出救火的声音。太监和宫女们不停地提水进来灭火。
  
  皇帝请太后去外面等着,其他人也不要靠近宫殿。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救火的阵营,火势终于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熄灭了。“谢天谢地。总算是虚惊一场。”贵妃拍着胸脯说道:“皇后娘娘,以后你可得小心了。好好的一个宫殿变成这幅样子,又得花不少银子修葺。咱们还有许多灾民等着救灾呢!银子必须用在刀刃上。瞧瞧这宫
  
  殿烧成这样,又有不少灾民吃不上饭了。”
  
  皇后气得不行。敢情她是故意烧宫殿玩,然后让外面那些贱民没有饭吃?真当她这么无聊吗?
  
  “妹妹说得极是。本宫最近一直在想怎么帮助那些灾民。这不,本宫终于想到了。既然外面有那么多灾民还吃不饱饭,那我们这些后宫的女人就该表表心意了。本宫愿意捐出十万两白银做灾款。”
  
  贵妃和其他妃嫔一听,顿时把嘴都气歪了。
  
  皇后这一招够狠。
  
  她出十万两银子,其他人应该出多少?如果太少,一定会被人嘲笑。如果太多,那也是被当作冤大头。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等一下……”贵妃叫住一个小宫女。“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小宫女扑通一声跪下来,朝众人磕头:“奴婢什么也不知道。”
  
  本来贵妃也没有看清楚什么,只是见那个小宫女鬼鬼祟祟的,所以叫住了她。现在见她这样心虚,那就更加确定小宫女有问题了。
  
  “来人,看看她拿着的是什么?”
  
  贵妃身边的嬷嬷大步走过去,从小宫女的手里抢了过来。
  
  “哎哟……”嬷嬷咋咋呼呼地叫了一声。“真是……”
  
  她没有把东西交给贵妃,而是交给太后身边的嬷嬷。
  
  太后的心腹嬷嬷看了一眼东西,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她用手帕把东西盖起来,走到太后的身边,俯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太后脸色难看。她狠狠地瞪着皇后,冷笑:“好一个不知廉耻的皇后!”
  
  “母后,你先不要生气。发生了什么事情?”皇帝问道。
  
  太后脸色一沉,对嬷嬷说道:“把东西交给皇上,让他看看他那个皇后做的好事情。”
  
  皇帝掀开手帕看了一眼。再抬头看向皇后时,眼里满是厌恶。
  
  “既然皇后的宫殿被烧毁严重,那就搬到静心殿。现在灾患严重,就不要浪费银子修葺宫殿了。”皇帝说完,拂袖离开。
  
  皇后整个人处于呆滞状态。从始至终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大家的表情都变得这样奇怪?
  
  “皇上,臣妾犯了什么错?那个贱婢拿的又是什么东西?臣妾什么也不知道。就算要让臣妾死,也要给臣妾一个明白的死法吧?”皇后挡在皇帝的面前,伤心欲绝地喊冤。
  
  皇帝将一个东西扔到皇后的脸上。砰的一声,一个木制的东西掉了下来。当着所有人的面,那东西就落在地上。轰!皇后面色惊恐,惊慌地看着皇帝。